<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絮叨的慕婳
    “他匆忙赶过来,连身上的血腥气息都没清洗,局面肯定不是太好,不知山海关总兵有没有脱离险境,那些刺客到底是谁派来的。”

    慕婳轻声说着:“山海关总兵杨耀能攻善守,关外的鞑子最恨他了,几次领兵出征都让鞑子蛮夷打败,上次鞑子小王子纠集多个部族征伐山海关,围攻半月有余,愣是没能攻破关隘,虽然山海关易守难攻,但是杨总兵运筹帷幄,怕是无法坚守。”

    柳三郎抬起眼睑,慕婳毫无异样,继续絮絮叨叨说着。

    “婳儿。”

    “嗯。”

    慕婳下意识回了一句,婳儿是个什么鬼?!

    “你是不是不舒服?”柳三郎靠近慕婳,被浓密眼睫覆盖亮若星子的眸子一眨不眨看着她,莫名慕婳心头猛然一跳,侧头佯装镇定说道:“没有,我没有不舒服。”

    柳三郎并没有拿自己的手去试慕婳额头的温度,毕竟是在皇宫,人多眼杂,无论是慕婳,还是他都很吸引旁人的注意。

    皇上要纳慕婳入宫的消息,柳三郎不仅听一个人提过,了解慕婳和伯父,他是不信的,然伯父对慕婳的特别不同,又让他起了疑心。

    可一切都没有慕婳重要.

    柳三郎所知道的慕婳,从来不会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面对旁人的挑衅,她要不不理会人,不愿意同女孩子计较,要不就是对三小姐一般,不逞口舌之利,只动拳头。

    方才慕婳同嘉敏县主交锋时,说得就太多了。

    慕婳最后没有留有余地给了沐世子沉重一击,之前同嘉敏县主言语交锋也没吃亏,但不是慕婳平时的处事风格,说得比打得多。

    尤其是慕婳面见太后娘娘时锋芒完全内敛,沉默温顺,那更不是慕婳!

    柳三郎眯起眸子,说道:“我受木叔叔关照,让我照顾你,你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光明正大打着木齐的旗号,慕婳记得柳三郎情绪不是外露的,看似儒雅端方,对人天生带了三分警觉,不亲不近,现在他木叔叔喊得那叫一个响亮亲近,宛若他们相熟相知多年,他对木叔叔亲近若亲人。

    “你们才见过几面?”

    “没听过一见如故吗?”

    柳三郎给了慕婳一个少见多怪的目光,“我同木叔叔就是一见如故,如何我都不能让木叔叔失望,太后娘娘寿宴,你同我坐在一起。”

    慕婳刚想反对,柳三郎理直气壮的说道:“以前我们是远亲不如近邻,我要照顾芳邻,如今得木叔叔交代,我根不能让你被欺负了去……”

    “只有我欺负别人,谁敢欺负我?”

    慕婳对他的厚脸皮有点没辙了,脚步随着柳三郎移动到一处风景优雅的亭台前,下意识跟着柳三郎进靠近池水的亭台歇息,水波荡漾,荷香阵阵,慕婳舒服般喃咛,弥漫蒸腾的水汽好似涌进脑中,“你同我一起坐的话,就要坐在女孩子中间了,万花丛中一点……嗯,不能说绿,对男人来说,最不喜绿色了。”

    语调是难得的放松亲近。

    柳三郎觉得慕婳此时的反常未必不好,只要掌握能让慕婳反常的原因,他愿意时不时被慕婳调侃,只为看她放松调皮的笑容,哪怕磨叽多话的慕婳也有可爱的一面。

    “魏王妃入宫了,她肯定不会给我好脸色看。”柳三郎佯装出害怕为难,低声道:“你既然不愿意让我保护,不如你来保护我。”

    “你多大的脸?!”

    “我脸大吗?”柳三郎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到底哪里大了?他们都说我长得极好,英俊昳丽。”

    慕婳轻轻推了柳三郎一把,挨得太近了,这是第几次她对他的靠近毫无察觉?

    靠着八角凉亭的柱子,慕婳轻声说道:“皇上这一巴掌挨得很疼,太后娘娘为了一个魏王妃,真要让自己的亲生儿子没脸?这是亲生母亲该做的……算了,我觉得母亲是最复杂的,有的母亲可以为儿女付出一切,生命亦在所不惜。曾经我听过,一个孩子即将从高处落下,他的母亲快速报过去接住了掉落下的孩子,据推测,那名母亲当时奔跑速度根本就是人不可能达到的。”

    柳三郎眸子深谙,认真听慕婳说下去。

    “也有的母亲为儿子抛弃利用亲生女儿。”

    感到柳三郎心疼的目光,慕婳看着盛开的荷花,“我从未后悔过当日的选择,无论是顶替兄长,还是最后战死疆场,我说得也是我记得的一个故事,生母把女儿卖给瘸子或是老光棍,只为拿着女儿的聘礼给儿子讨一房媳妇,为供儿子读书,女儿早早劳作耕田,早早出嫁。在灾荒时,最先卖掉的永远是女儿,易子而食……被送出去的也多是女孩。”

    同那些不幸的女孩子相比,前世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她主动选择的,沐国公夫人其实并没有替她做出任何的决定,除了她的灵魂被困住十年……沐国公夫人怕做恶梦吧。

    当日战死时,她并没有怨恨兄长和沐国公夫人。

    倘若当时就能投胎的话,反而她会忘记前世的一切,再不认识沐国公夫人。

    偏偏正是沐国公夫人让慕婳有了重生的奇遇,最后还恢复了一些遥远的记忆,突然多出一些阅历,“我始终相信,老天爷是长眼睛的,嗯,起码我得到苍天的垂爱。”

    慕婳眼睛微微眨动,“倘若我是魏王妃,才不会去管魏王有几个儿子。”

    柳三郎高高挑起眉梢,做出倾听的样子,慕婳笑盈盈的说道:“魏王妃得太后娘娘宠爱,我若是她就借着这份不知有多深的宠爱,先把自己所生的女儿立为魏王世子。”

    “……郡主为世子?”柳三郎喃喃重复一遍,合起的扇子敲了一下手心,眸子亮晶晶的,“好主意,真是好主意!”

    “太后娘娘能从宫女走到今日,差一点登基称帝,绝不是似今日我所见的老太太,她不是不疼陛下和长公主,而是无法放弃权利,毕竟尝过权利滋味的人,很难交出一切,安安分分养老。”

    慕婳对太后有股说不出的惋惜,“她所坚持的信念和治国理念,落伍了。”那把枪火的出现,证明唯有皇上才是最适合的人。

    ps唠叨的慕婳,还是很可爱的,今日继续三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