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章 帝后矛盾
    太后娘娘对温顺恭谨的慕婳更加喜爱,叫人去端寿桃福饼。

    很快宫女端来精心准备的寿桃。

    “这几个是哀家亲自捏的,旁人哀家都舍不得,单单赏了你。”

    慕婳又要跪下谢恩,太后拉住她的胳膊,笑道:“不必跪来跪去,哀家今日受了不少的跪拜礼,不缺你这一次。哀家是看重你大方沉稳,锋芒内敛,可不喜欢你太过恭谨温顺。”

    “皇上,你觉得呢?”

    太后笑盈盈看了皇帝一眼。

    慕婳隐隐感到不对劲,偏偏又察觉不出哪不妥,如同木偶一般被太后牵着,低垂的眉紧紧皱起,太后同皇上说什么,她都没有在意。

    “木齐,把你女儿领下去。”皇帝合起折扇,向木齐挥了挥,“你不管快过来,娘娘可是要把你女儿抢走了。”

    “皇上!”

    太后娘娘笑嗔道:“哀家只是喜欢慕婳,何时想从臣子手中抢女儿了?”

    木齐赶忙上楼,向皇上深深一礼后,快步走过去,“婳婳,同爹回去。”

    慕婳按了一下太阳穴,眸子依然璀璨明亮,轻轻挣脱太后娘娘,走到木齐跟前,“一会太后娘娘寿宴就要开始了,我早同杨柳她们说过,一起参加寿宴,不能同你一起出宫,有太后娘娘照应,你不必担心。”

    太后满意点点头,“一会儿就让慕婳同嘉敏坐在一起,她们两个小姑娘都是好的,在马球场上是对手,在哀家面前就是好姐妹,有误会也能说开。”

    皇后赶忙道:“女孩子之间总少不了好强争胜,前一会儿她们恨不得争个高下,转过身却又和好了。慕婳,你该多同嘉敏县主学学,你会更得太后娘娘欢心,对你……以后在宫中也有好处。”

    “臣女无需在宫中得好处。”木齐把慕婳挡在自己身后,眸子阴沉,毫无畏惧看向皇后,“臣女有臣护着,足够了。”

    “放肆!”

    皇后凤眸隐含怒气,“木齐,你可是在同本宫说话?”

    “臣只想让您知道,臣不是拿女儿换荣华富贵的人。”木齐比皇后还显得怒火中烧,“臣亏待她多年,好不容易找回她,臣百般宠爱她还来不及,不想她入宫侍奉贵人们,而且婳婳的脾气秉性也不适合,皇后娘娘把心思用在别家女孩子身上,臣女无需您操心。”

    太后娘娘眸光亮得极是惊人,“皇上真是提拔得好臣子啊。”不咸不淡的话语却有浓浓的嘲讽和不满。

    “朕就是看中他不畏权势,不易被旁人威胁打动这一点。”皇上毫不掩饰对木齐的赞赏,“神机营指挥使只需忠诚朕一人,无需讨好巴结任何人。”

    皇后心尖一颤。

    皇上手中的扇子玩出了花样,慵懒般说道:“寿宴还不开始?朕都饿了。”

    木齐一拽慕婳,“你同我坐一起,别听不相干的人胡说。”慕婳只来得及向杨柳打了个没事的眼色,便被木齐带下了二楼。

    太后不咸不淡的说道:“让皇上饿到了,是哀家的不是。离着吉时开宴席还有个把时辰,皇上先用两块寿桃垫垫肚子,毕竟哀家过大寿的时辰都是钦天监算过的,不好不敬上苍,改动时辰。哀家今日还能坐在此处,享受皇帝的孝顺,多亏上苍开恩去年没有把哀家这条命收回去。”

    皇上继续把玩扇子,唇边噙着淡淡的嘲讽,当见到柳三郎跑到慕婳跟前,被木齐眼睛不是眼睛,百般嫌弃对待时,皇上拿扇子挡住唇边的笑容,温润的眸子笑弯成月芽,“你去同木齐说一声,狠狠教训柳三郎!不用给朕留情面。”

    “……遵旨。”

    无庸公公不敢去看太后娘娘的脸色,低头快速跑下二楼,身后传来皇上漫不经心的话语:“既是苍天恩泽母后,朕宁可忍饥挨饿也不能坏了您的吉时,点心寿桃,朕不敢用,万一母后因为朕破坏吉时,您因此凤体欠佳,朕当不起不孝之名。”

    太后娘娘深吸一口气,胸口的火热降下不少,意味深长说道:“其实哀家见皇帝长大成人,已经无憾了,如今皇上不需哀家,而哀家也无需担心皇上再被朝臣们欺骗蒙蔽。哀家便是故去了,也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哀家为先帝养出个好儿子,好皇帝!”

    “哀家的儿子已经不是刚刚登基时,被朝臣的奏折惊得六神无主不懂如何批复,被蛮夷进犯的军情吓得只能躲在哀家身后。”

    太后娘娘抿了一口茶水,欣慰的说道:“哀家总算能把这些年的心血交到皇儿手上,往后哀家只是安详富贵的老太婆,哀家劳累多年,想歇息了。”

    “皇后,长公主。”

    “在,臣妾在。”

    “扶着哀家先去歇息一会儿,等寿宴开始,咱们再过去。”

    “……是。”

    皇后看了一眼皇上,扶住太后娘娘起身。

    “长公主!”太后把另外一只手腕递过去,笑着说道:“咱们母女分别多年,你就没有话同哀家说?”

    红莲长公主楞了片刻,扶起太后娘娘的手腕,轻声说道:“皇兄是孝顺您的,他是皇上,志向不小……”

    “哀家也没说他不孝。”

    太后娘娘被搀扶着走下二楼,缓缓向慈宁宫走去。朝臣和命妇亦有不少跟了过去,说是提前向太后娘娘拜寿。

    皇帝撑着下颚,环视略显空旷的四周,勾起嘴角:“朕还以为可以避免,到底逃不掉,朕不想见血漫京城。”

    “皇上,方才太后娘娘传旨,让魏王妃入宫。护送传旨公公得是凤卫,奴才怕是拦不住。”

    “……今日是她寿日,这一巴掌朕挨了!”

    *****

    木齐警告般瞥了柳三郎一眼,低声道:“皇上让我教训你,这道口谕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同你说……”

    “意味我又多了一位可敬的长辈,小子一定谨遵木叔叔教训。”

    木齐鯁了一下,低声说道:“你先帮我看着点婳婳,今日状况复杂,你们两个小辈别瞎搅和。”

    柳三郎点点头,木齐不放心看了女儿一眼,狠心转身再次上了二楼,站在皇上身边回禀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