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另一个慕婳?
    慕婳缓步向回走,命妇中冲出一人,她穿戴整齐的一品诰命服饰,端庄富贵,她脚步很快满脸满眼的担心。

    “你等着我!慕婳,等着我的命令。”

    耳边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低咛,慕婳轻轻嗯了一声,步伐稍顿,侧头狐疑般看向沐国公夫人方向。

    “婳婳,你看什么?”

    杨柳等人随后跑过来,拉住慕婳的手,喜悦兴奋的说道:“我们赢了,赢了!”

    慕婳被众人簇拥着,脸上亦露出兴奋之色,“快向皇上和太后娘娘谢恩吧。”

    “正当如此。”

    杨柳并没察觉不妥,谢莹稍稍皱了皱眉随即释然。

    获胜的喜悦太强烈,她们以前的辛苦今日终是得到回报,在比赛时,每个人都拼尽全力,她们有理由高兴,亦可享受此时的荣耀。

    一向话很少的慕婳突然话多了不少,同杨柳兴奋般说着,当然每一个女孩子话都很多,倒是不显得慕婳有不妥之处。

    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命妇和朝臣多是露出微笑,还是年轻啊,不够沉稳,能见到皇上和太后足以让她们兴奋了。

    “公子爷。”书童眼见柳三郎一直盯着沐国公夫人那边,“慕小姐即将登上二楼,拜见陛下和太后娘娘。”

    以前公子爷不是一直盼着慕婳见到皇上么?

    重要的第一次会面,公子爷关心沐世子,还有嘉敏县主……莫非公子爷对嘉敏县主有了好感?

    不应该啊,同慕小姐相识相知后,就没见公子爷再对哪个女孩子多看一眼。

    柳三郎待人依然是温柔的,可对女孩子的温柔是不带一丝暖意。

    “怎么样,快让我看看。”沐国公夫人抓住沐世子流血不止的手,眼泪差一点落下来:“你……竟然用拳头去接?怎么不知躲开?”

    “不能躲!”

    十指连心,何况他手上皮肉翻开,沐世子疼得心头猛颤,“儿子一旦躲开,别人会瞧不起儿子,更会处处针对儿子,还会影响妹妹……只是儿子没想到慕婳竟然敢伤我?”

    “母亲,她太无情,太狠毒,是打算废了哥哥啊。”

    嘉敏县主强行忍住眼泪,在众人面前,不能哭泣,她是太子妃,不能似柔弱的女孩子只知道哭,哽咽道:“我不甘心放过她,哥哥才是国公府的顶梁柱,是母亲的依靠,以后我也要依靠哥哥,慕婳迷惑父亲还不够,她打算废了我和哥哥,霸占沐国公府。”

    “她想得美!”沐国公夫人给儿子包裹伤口,“一会儿让太医帮你看看,我只能简单处理一二,回府后我再给一些外伤药。”

    她不可能带外伤药等物入宫,“慕婳以后……以后会是你的助力,她今日伤了你,不给你妹妹面子,我让她一辈子给你们做牛做马。”

    声音很轻,沐国公夫人怕人听了去,嘴唇微微一张一合。

    嘉敏县主紧蹙的眉间多了一抹喜色。

    沐世子冷哼道:“我不需要,让她滚得远远的。”

    “……公子爷。”

    “做牛做马?!”

    柳三郎打开手中的折扇子,唰得一声,又合上了,黑瞳好似占了整个眼白,黑得惊人,似在酝酿席卷一切的风暴。

    ******

    慕婳随着内侍登上二楼,同一群女孩子跪在皇上和太后娘娘面前,山呼万岁之后,又向今日过寿的太后娘娘歌功颂德一番。

    太后娘娘雍容华贵,皇后娘娘端庄贤淑,两人面带慈爱的笑容,和慕婳等人交流几句。

    丝毫看不出她们曾经更看好京城的女孩子和嘉敏县主。

    慕婳眼睑低垂,手指轻轻扣着眼前的地面,恭谨极了,没有抬头去看任何人。

    太后先是同杨柳等说了几句,无外乎夸奖她们打球很出色,“哀家年轻时,单以球技来说都赶不上你。”

    “太后娘娘谬赞了,民女只会点雕虫小技,万万不敢同娘娘相比。”

    “哀家是太后,正因为地位尊贵,哀家这点胸襟还是有的,说你们马球打得好,不用谦虚怕哀家不高兴,你们的确比哀家当年要好,拼搏争胜的劲头让哀家都隐隐服气。”

    太后娘娘眼角皱纹深了一些,扶着椅子扶手,身体微微前倾,扫过被表扬而显得兴奋的杨柳等人,唯有在垂头的女孩子身上停顿片刻,“慕婳,你抬头。”

    皇后娘娘小手指翘起,“臣妾也想仔细看看她呢,听说是个美人,方才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一个女孩子竟是力气惊人,把沐世子都伤到了。”

    “不是她伤的。”太后娘娘声音一如既往平和慈爱,“沐世子应该能躲开,因为男人的尊严不肯让,她方才那一脚,哀家看着高兴,是该让男人明白,有时候他们啊,死要面子,活受罪!”

    坐在一旁的皇帝漫不经心旋转手中的折扇,淡淡回了一句:“朕同娘娘难得一致,朕非常欣赏慕婳的性情,嘉敏县主拿球砸人,就要承担后果。有仇有怨当面解决,朕最为不喜当面姐妹般相处融洽,背后耍手段,捅刀子。”

    皇后左右为难,只能让慕婳快点过来,心头已是对引动皇帝和太后暗战的慕婳不喜到极点,脸上的笑容越发真挚,“果然是个美人,水灵灵的,长得真是好。”

    太后眯起眸子认真打量缓步走过来的慕婳,“看这丫头就是个有福气的。”

    慕婳屈膝行礼,优雅大方,对太后娘娘亦是恭敬异常,太后娘娘主动拽住慕婳的手,“真是个好丫头,以前光听你的名,见了面才知晓你是个低调本分的。”丝毫不加掩饰对慕婳的赞赏。

    皇上紧了紧手中的折扇,倒是同望过来的柳三郎如出一辙,两人的目光亦碰到一处,不约而同再一次捏紧扇子。

    皇帝嘴角翘了翘,

    皇后低声同太后说起,“您看,皇上似乎很高兴。”太后愕然,朝皇上看去,随后又拽着慕婳的手腕,“哀家就喜欢本分的丫头,以后记得时常入宫陪陪哀家。”

    慕婳再一次屈膝谢过,声音很轻恭敬的说道:“臣女随时等着太后娘娘召见,愿意侍奉太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