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原谅你了
    沐世子睚眦欲裂,有拿嘉敏县主比作杀人犯的?

    他妹妹可是太子妃!

    名声不能蒙受任何损失。

    这次木齐伸出胳膊挡住沐世子,“咱们的较量还没结束,沐世子这是要去哪?我没想到竟然同沐世子有交手的一日。”

    沐世子色厉内荏道:“木大人休同本世子套近乎,本世子同你没什么好说的。”

    木齐抬头看了一眼皇上,两人目光交汇在一处,木齐暗暗点头,虽是挡着沐世子去路,却也没有再同沐世子交手相斗。

    慕婳同嘉敏县主对峙,对慕婳拿杀人犯比喻自己,嘉敏县主着实辩驳不了,记得沐国公夫人的叮嘱,她好不容才接近慕婳,影响慕婳,绝不能轻易拂袖而去。

    “想让我原谅你?很简单,根本不用你方才说那么话。”

    慕婳脚步略显虚悬,轻笑道:“别说我欺负你,我起码不会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在比赛尚未结束时,用意气之争为借口突然用马球砸向对手。”

    “慕小姐想要如何?”嘉敏县主轻咬嘴唇,“只要不太过分的要求,我都答应你。”

    “又来一个认为我缺银子,遇见困难只能求助的人。嘉敏县主同程澄大学士是不是有姻亲?你们很默契呢。”

    慕婳指了指木齐,“你不知道我父亲是神机营指挥使么?皇上最信任的臣子,嘉敏县主觉得我需要求助于你?而且我能请京城百姓,你能吗?你比我有钱吗?”

    嘉敏县主深吸一口气,慕婳丝毫没留面子,继续慢悠悠说道:“既然你做不到,能不能有点规矩,在我没提出如何原谅你之前,别自作聪明的抢答,你知不知道你着急堵我的话,显得你向我道歉很没有诚心。”

    “不是我想教训你,而是你太不争气了!”

    慕婳宛若长辈对后辈一般失望的摇头,“你们沐家祖宗也会伤心吧,怎么养出你来呢。”

    终究意难平,慕婳远没有自己想得洒脱,嘉敏县主送上门来,她当然不会客气,同沐国公夫人他们早已经恩断义绝。

    沐国公看天,看地,欣赏脚底下的小草,就是不看对峙的慕婳和嘉敏县主,沐大少亦向后站了站,佝偻身子,不想惹人注意。

    他从来不觉得成为太子妃的哥哥值得骄傲,太子离着皇位还有一步之遥,历来被废的太子妃也不是一个两个,还有的太子妃好不容熬到丈夫登基,结果丈夫登基后册封的皇后却不是原本的太子妃!

    “你想如何?直说便是。”

    嘉敏县主忍住眼泪,等到自己成为太子妃,一定要让慕婳跪在自己脚边!

    “你站在原地,我向你击打马球,你能躲过,算你运气好,躲不过,受伤生死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嘉敏县主明白自己绝对躲不过,而且慕婳那么大的力气,挨上马球真有可能吐血死去。

    “不乐意?那你颠颠跑过来求我原谅做什么?耍我玩?”

    慕婳身体微不可见晃悠了一下,多了几分怒气,嘉敏县主左右为难,本以为拿话能糊弄住慕婳,慕婳的刁钻超乎她意料之外,亦心生警惕。

    “我……”

    “本世子愿意代替我妹妹挨慕小姐的马球。”

    沐世子挺身而出,一字一顿的问道:“可以吗?!”

    “不……”木齐那个行字还没出口,慕婳冷冰冰说道:“可以!”

    沐世子眸子暗了一分,推开挡路的木齐,一步一步走向慕婳,他主动伸手把嘉敏县主拉到自己身后,做出保护之姿,从容不迫的说道:“我就站在此处,慕小姐尽管拿马球砸我。”

    “这里有点近,我施展不开,不能尽全力。”慕婳认真掂量距离,随意说道:“沐世子不妨站远一点。”

    沐世子默默点头,拉着嘉敏县主推开十几步,扬声问道:“可以了吗?”

    嘉敏县主小声道:“哥哥不必替我挡着,今日是太后娘娘寿宴,慕婳有天大的怒气也得憋着,不能见血,伤人性命。”

    “慕婳不敢伤我!”莫名沐世子有这份自信,回头向嘉敏县主浅笑,“你是即将做太子妃的人,不该被慕婳纠缠上,眼光要放长远一点,你同她较劲,只会抬高她的身份。何况慕婳鲁莽暴躁,谁也无法保证,她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了你。你的命比她精贵十倍百倍,她拿命换你受伤,我同娘亲会心疼死的。”

    “你且站远一点。”

    “哥哥当心,我……我亦不会忘记今日。”

    嘉敏县主快步离开,提着帕子盖住泪水盈盈的眸子。

    “好一处兄妹情深!”柳三郎喃喃说道,拢在袖口的拳头上青筋暴起,他们这是拿针在戳她的心。

    “公子爷。”

    “从方才到现在,我只能……只能站在这里看着。”

    书童心惊胆战的低声道:“这是皇宫,公子爷千万别冲动。”

    柳三郎慢慢闭上眸子,再睁开时深邃的眸子好似多了什么,更加幽深黑暗。

    二楼上的皇上握紧围栏,修剪齐整干净的指甲几乎陷进木头纹路中,围栏并不是光滑的,木头纹路深浅不一,指甲被纹路刮住,断掉……手指染血,皇上毫无知觉,好似看着慕婳,又好似看着远处皇宫的楼阁亭台。

    慕婳退开足够远的距离,脚尖一点,马球便飞起,她眼角余光扫过沐国公夫人,唇边扯出一抹渗人的冷笑,没有用马球杆,她翻身凌空一脚正好踢中马球,马球好似被她踢变了型,宛若飞火流星冲向沐世子。

    沐世子后退一步,冷静抬起拳头,单是躲闪,弱了他的气势,他到底是沐国公世子,在疆场上扬名立万的将军。

    只是硬接的话,慕婳力气又大,不容易接下来。

    急速飞来的马球让他无法再思索,运用内劲,拳头好似大了一分,拳头上的带着猛虎护手在阳光下散发着银亮的光芒,砰,马球和拳头撞到一起,沐世子身体晃了晃,接住了?!

    嘉敏县主喜笑颜开,然而护手断裂,落在地上,沐世子的拳头亦是鲜血淋淋,皮肉翻起。

    慕婳勾起嘴角,转身道:“我原谅你方才的冒犯,嘉敏县主。”

    ps今日依然三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