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互砸
    皇上心头拂过一抹遗憾,对慕婳身为女孩子的遗憾。

    “大材小用,当是朕之无能。”

    “皇兄又说了什么?”

    红莲长公主靠近皇帝,立起耳朵认真倾听,听不真切具体话语,只听到后半句,“您哪都好,就是太温柔,太爱自责,是您的责任,不是您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

    做皇帝做到皇兄这样的不多,她心疼皇兄了。

    面对强势专横,又偏爱掌握权利的生母太后娘娘,皇兄反抗便是不孝,这些年他过得本就很憋屈,皇上又是慢吞温柔的人,尽量让很多人满意,他真不适合做皇帝。

    太后瞄了一眼面带心疼之色的长公主,默默叹息一声,单纯的丫头,你皇兄若是好欺负的人,魏王妃何至于无法入宫?

    到底是太后娘娘身边长大的,无论是魏王妃,还是魏王,她都多了几分真心疼爱。

    魏王是皇上最亲近的兄弟,亦是她攥在手中的木偶。

    “哀家还是认为嘉敏和小七能赢,毕竟实力上……”

    太后娘娘鯁住了,瞬间打脸,真疼啊。

    重新开球后,方才还勇猛无比的京城女孩子一个个好似不会打球了,注意力明显不够集中,再无方才气吞山河的锐气锋芒,相反她们的对手好似吃了助兴的秘药,配合默契,击球有力,迅速有效的传递,轻而易举攻破对手的球门。

    当,当,当,比分迅速追上,随着太后娘娘面色越发阴郁,宛城姑娘们将要夺取最后的胜利。

    慕婳依然还是游走不定的人,依然不显眼,然她精准的口令往往能取得奇效。

    比分反超后,京城小姐彻底急躁起来,各自为政,再无配合可言,无论是七公主,还是嘉敏县主都压不住焦躁的队友。

    “爹,这是……”

    沐大少觉得眼前局面有点熟悉,沐国公得意般轻笑,“你妹子最擅长的战法,那丫头鬼得很。”不机灵,不懂兵法变通,少将军又岂能名扬天下。

    一场马球赛,竟然被她玩出花样来,京城女孩子只怕到最后还不知道自己输在何处。

    毕竟她们从各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

    沐大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果然,他没有看错,“可惜了。”

    “可惜什么?”沐国公狠狠给了儿子一下子,眼睛卡巴卡巴望向四周,所有人的激情都被宛城女孩子反败为胜,以弱胜强点燃。

    人们同情弱者,更愿意看到实力弱的一方在逆境中崛起,“我同你说过,你妹妹是女孩子,帝国还需她征战,是你们的耻辱!”

    难道他还忍心看着女儿整日混在军营,带着一身的伤出征拼杀?

    输了?!

    嘉敏县主弄不明白明明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她们到底是怎么输的,明明该是支持她们的人为何为宛城女孩子喝彩欢呼,她们这些备受追捧,是家里掌上明珠的人反倒成了阴险的小人。

    慕婳……一定是她做的,找不到失败的原因,但她能找到幕后黑手。

    最后时刻,京城女孩子已经无心恋战,怎么都赢不了,不如就这般拖到比赛结束,显然对方也很默契没有上前来争球。

    从新开球后,她们感到周围人的目光不对劲,不再是欣赏,而是嘲笑,嘲笑她们只能依靠下作手段取胜,心头有了杂念,她们又岂能专心马球比赛。

    每一次她们击球都会哆嗦,行动自然比不上对手。

    慕婳唇边噙着浅笑,从未受过风霜洗礼的花骨朵,心里承受能力自然很差。

    “把球给我。”嘉敏县主扭动腰肢,狠狠把传到自己马前的球击打出去,发泄一般,亦是带着她满腔的愤怒。

    她那双清澈的眸子宛若燃烧着熊熊烈火,吞噬面前的敌人。

    马球直冲慕婳,嘉敏县主想要砸掉慕婳唇边得意。

    “婳婳,小心。”

    杨柳等人没想到嘉敏县主会拿求砸人,慕婳正侧对着马球飞来的方向,很难躲闪开的,而且嘉敏县主突然袭击,明显带着伤人的心思……慕婳反手撩起马球杆,砰,轻轻卸掉马球力道,手腕微抖,马球竟然奇迹般在马球杆上旋转。

    沐国公等人眼睛快飞出眼眶了,还能这么玩?!

    太后娘娘瞪大眼睛,在慕婳面前,谁敢说自己擅长打马球。

    嘉敏县主冲动之后,有点后悔,正想着一旦慕婳被马球击中摔下马去,她该如何说才能取信于人一切都是意外,并非她有意报复。

    慕婳手臂抬起,旋转的马球飞在空中,马球杆随后狠狠抽在马球上,“还给你,嘉敏县主!”

    马球宛若从天边急坠下来的飞火流星,向嘉敏县主狠狠砸去,席卷的气流愣是让嘉敏县主的马不会移动分毫,嘉敏县主想躲已经来不及了,绝望闭上了眼睛。

    砰,从看台上飞出的飞箭正好射中马球,马球稍稍偏离方向,从嘉敏县主脸旁飞过,嘉敏县主只觉得脸庞被利风刮得很疼,这只是飞过,真要挨上了,她怕是得被砸没半条命。

    飞箭是谁射来的?

    是谁救了他?!

    慕婳看着落在地上的飞箭,上面还刻着字,似笑非笑的说道:“有哥哥就是好啊,关键时候总能派上用场,不过下一次,我会更用力一些,让沐世子无能为力。”

    “陛下,臣一时着急,擅自射箭救下妹妹,还望陛下恕罪。”

    沐世子扔掉弓箭,跪伏下来,奢华的世子朝服衬得他玉树临风,矜贵俊美,“臣绝无伤人之心,只是不忍见妹妹被马球所伤,臣的妹子是来参加马球比赛,并非来做靶子的。”

    “你这话,我很不爱听。”

    木齐穿着盔甲大步走来,身后的猩猩红披风抖动,他脸上还残留着几道血痕,正缓缓渗出鲜血,官靴上亦有几许尚未干涸的血迹,他整个人显得格外凶悍。

    他刚刚赶到,并不了解马球场上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他的宝贝女儿拿球砸嘉敏县主,随后被沐世子一箭挡下了,分不清状况谁对谁错?不要紧,任何想针对他女儿的人,都不是好人!

    “马球比赛难免磕碰到,你妹妹怕受伤,何必来马球场上显眼?”

    皇上分不清喜怒,淡淡的说道:“嘉敏县主先用马球砸你女儿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