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实力不足?计谋凑
    长公主同太后娘娘对视,两双相似的眸子激烈碰撞,目光交汇处似迸发蔓延出耀目的火花。

    她们是至亲母女,本是世上最亲近的人,然而这对天底下最尊贵的母女很少能平心静气好商好量的时候,意见总是相左,又都听不进对方的话。

    天家无骨肉,亦无亲情。

    二楼上气氛凝重,人人噤若寒蝉。

    挑起争端的皇后娘娘心惊胆寒,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匆忙起身,站在太后娘娘身侧,随时准备跪下请罪。

    皇帝眼角余光扫过皇后,心头颇不是滋味,重重叹息打破她们之间的对视:“归根到底还是朕不争气,朕没用啊。”

    “皇兄……”

    红莲长公主顾不上同太后较劲,这次她回宫后,明显感到皇兄不容易,在太后压制下,在朝臣反对中,毅然决然推行新政,尽力让帝国变得更好,她亦感到皇兄对自己的维护疼惜。

    “我同母后的纠纷意见不合同皇兄关系不大。”

    太后娘娘亦有所缓和,在权利之争上,她不会让步,但皇帝是她亲生儿子,对往日温和听话的儿子警惕亦有疼爱。

    “倘若朕能让女孩子施展抱负和所学,她们就不会只在马球上争胜。”

    皇帝唇边多了一抹苦笑,声音低沉:“似太后和皇妹出众的女子本不该弱于男儿,本该在朝政上施展才华,朕却无法让你们堂而皇之站在朝廷上,马球终究是玩乐小道,拼劲全力不过是取悦朕或是太后罢了。”

    “慕婳……她不该在马球比赛上。”

    最后这句话声音更低,不注意倾听,怕是不知皇上到底说了什么。

    太后母女同时沉默,她们有今日,多亏是在皇宫,或是生在皇家,否则她们就是再有本事,也只能在家里相夫教子。

    “你们是不是太欺负人了?真以为没有好马,你们就能赢?”

    慕婳清冷的声音再一次打破二楼上的寂静,太后回神看向赛场,“怎么回事?”

    她不过是错神片刻,比分竟然被拉开了,焦灼的场面也演变成一边倒,京城女孩占据上风。

    宛城女孩子所骑的马速度慢了下来,无论怎么抽打,马就是跑不快,好似随时都会倒地睡觉。

    嘉敏县主抿着嘴角,示意身边的人说话。

    “你们没有管好自己的马,反倒赖在我们头上?是不是输不起啊。”

    “就是,我们可没本事在皇宫动手脚。”

    “何况我们的马同你们都是一起进宫的,我们从未亲手喂过马,反倒是慕婳你,刚才还跑去喂马……”

    说话的女孩子眼见马球向自己面门飞来,惊叫着闪开回避,险险躲过去,马球重重砸在看台上,砰,看台上被砸出一个坑,马球瘪了下去,再无法使用。

    这是多大的力气?!

    满场震惊,无人出声。

    慕婳抬起马球杆,“暂停,换球。”

    不管旁人如何,慕婳纵马向场边走去,马蹄啪嗒啪嗒踏草坪,整个球场只有慕婳一个活物。

    皇上直接起身,手扶着围栏,深邃且温柔的目光充斥毫无遮掩的欣赏赞许,将慕婳的容貌尽收眼中,“暂停一刻钟。”

    “遵旨。”

    无庸公公亲自下了二楼,小跑过去通知双方的女孩子。

    有了皇上的旨意,便是嘉敏县主和七公主都不敢再多说什么,她们凑在一起,小声且不平的嘟囔,“打不过就赖咱们动手脚,慕婳就这点能耐了。”

    她们还觉得冤枉呢,虽然赢下比赛会很艰难,让慕婳这么一搅和,就算她们最后赢了,亦少不了被人诟病,再加上开球前重新修整场地,她们脸面丢了个彻底。

    “可恶,我们明明可以堂堂正正的赢下比赛。”

    “宛城的乡巴佬已经坚持不住了!”

    京城的小姐到底要比杨柳她们高上一头,这种差距不是战术和精神上可以弥补的。

    “婳婳,我们马被动了手脚?”

    “她们倒是装得无辜,怕输给我们,就用下三滥的手段,还说自己是名门贵女。”

    慕婳挨个看了马,手在马的下腹轻轻点了点。

    杨柳焦急的问道:“还能不能用?”

    “干脆捅破此事,求皇上借我们宝马,皇上的马,她们总不会也动了手脚。”

    无庸公公就站在慕婳身边,眸光闪了闪,说道:“倘若慕小姐向皇上承奏,皇上肯定会答应下来,长公主殿下也不愿见您受委屈。”

    慕婳正蹲着监察马腹,抬眼同无庸公公对视片刻,似是而非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无庸公公眸子沉下去,笑容却越发谦和,“咱家就拿慕小姐这句话回禀陛下?”

    慕婳点点头,无庸公公行礼后,快速返回二楼。

    “婳婳,为何不让我们换马?”

    “驾生不如驾熟,这些马虽然赶不上皇宫所饲养的宝马,它们同你们已经熟悉了,你们亦熟悉它们的习性。”

    慕婳撸着马匹鬃毛,柔声道:“马也是有灵性的,你们一起在日头下训练,因为它们体力不支就放弃它们,它们会很难过。”

    杨柳等人好似看到自己的马眼湿润了,各自上前安抚自己的坐骑。

    “它们还有余力,同它们一起赢下比赛,一起接受陛下和太后娘娘的褒奖,不好吗?”

    慕婳扯起嘴角,眼角余光扫过马厩方向,喂马的内侍已被带走了,她也不算是冤枉旁人,毕竟他们的确在她的马上动了手脚!

    京城小姐们攻击太猛,杨柳等人消耗太多,马也累了……慕婳身体靠着坐骑,轻声同坐骑耳语着,“我有点欺负人嘞。”

    从开始到现在,慕婳几乎每一步都在算计,如何降低京城女孩子所具有的优势。

    实力不足,计谋凑。

    前世今生她都不是只知好勇斗狠的人。

    皇上听到回禀后,楞了片刻,哈哈大笑,“说得太好,办得也漂亮。”

    “皇兄……”红莲长公主纳闷急了,抱怨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慕婳丫头是不是同您说了什么?”

    “她说。”皇上停顿片刻,扬起嘴角:“让皇妹看一场战事。”

    ps继续三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