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赢了
    ,为您提供精彩www.yuehuatai.com

    无庸公公老练般低垂脑袋,“您高兴就好。”

    太后娘娘突然笑道:“皇上相信慕婳能赢?”

    没有再提册立太子的事,好似方才她就不曾提过这件事,兴致勃勃问起皇帝为何看好慕婳能赢,“皇帝是不是给了她什么便利?方才哀家看到她正同喂马的内侍说话,哀家记得那是御马监的人吧。”

    内廷二十四衙门,御马监仅次于司礼监,而御马监亦是皇上最先掌握的内廷衙门,御马监的掌印公公同皇上身边的无庸公公是老乡,也是从皇上身边调拨过去的。

    “皇宫的奴才都是朕的人,御马监,司礼监等等,哪一处的奴才不是臣服于朕?”

    皇帝变了个姿势,自由自在舒展身躯,他并非发福的中年男人,怎样都很好看,有股慵懒的味道,“倘若朕助慕婳一臂之力,一会的马球比赛还有得看?朕可不希望看到一边倒的比赛。”

    突然他语气转为凌冽,“当然朕也不希望有人在朕眼皮子底下针对慕婳。”

    二皇子嘴唇抿成一道线,目不转睛望着已经排队准备击球的女孩子,京城闺秀因为嘉敏县主嗜红,多是穿着艳丽的红衣,在阳光下,她们如同火焰一般,明亮灼热。

    不是所有人能穿出红衣的精髓,嘉敏县主除外,红衣红唇,乌发俏脸,她美得耀眼,美得惊心动魄。

    相反同她对面的慕婳要平淡许多。

    京城的小姐无论从梳妆,所骑的宝马,以及马球棍等用具都比宛城女孩子高出不知一个档次,同对手相比,宛城来得女孩子更像是乡下丫头,毫不出挑。

    她们表现出更旺盛的精力,相反宛城的小姐除了慕婳从容之外,或多或少都显得拘谨紧张。

    已经没有人认为宛城小姐能赢下比赛。

    慕婳除外!

    “不行。”慕婳摇头,说道:“决胜挑边是规矩,不能破坏。”

    嘉敏县主到底没有让人重新修正草坪,轻笑道:“我们挑边,你们先开球,掌握主动,先发制人,双方都不吃亏,很公平。”

    慕婳眸子晶晶亮,衬得她所带的珍珠格外明亮,眉宇间英气逼人,珍珠的光华令她有了几分明艳的味道。

    “我不反对你们先开球,因为啊。”慕婳回头向紧张兮兮的队友灿烂一笑,“马球很快就会被我夺回来,你们相信吗?”

    “相信!”

    杨柳率先响应慕婳,抬起马球杆,心头有底气许多,婳婳同男子打球都是稳赢的那个,只要她们做好该做的事,不托婳婳后腿,她们纵然不如京城闺秀,也不可能输掉比赛。

    慕婳值得信任,亦值得她们追随!

    沐国公手盖住了酸涩的眸子,不能哭,不能落泪,他着实忍不住,明明人已经不是那人了,给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他虽然同女儿赌气,但每次他都会在女儿出征时,偷偷去过去送女儿出征,只有最后一次,他实实在是气极了,才没有跟过去,那竟是他同她的永别。

    沐大少身手揽住父亲的肩膀,胸口激荡着,就是这样,少将军就是这样一句话就能让人心甘情愿追随……所有人相信她,哪怕她把他们带上了死路。

    慕婳再次面向嘉敏县主,“怎么样?你们想好了没?是开球决胜,还是直接让你们开球。”

    “慕小姐,你以为我怕了你?”嘉敏县主淡笑渐渐散去,气势凛冽,自信的说道:“开球决定只是让你们更难看罢了,我真真是一片好心。”

    慕婳反倒笑容依旧灿烂,散漫的说道:“上一个瞧不起我的人,至今不敢再入打马球。听嘉敏县主的意思,好似嘉敏县主才是在京城书院赢下三关的人。”

    身边的人强忍住喷笑的冲动,连京城小姐都在低头忍笑。

    打人不打脸,京城书院是慕婳成名之地,却是嘉敏县主最不愿意提起的失落之地,她在书院门口一败涂地。

    慕婳偏偏挑了嘉敏县主最疼的地方,再次捅上一刀。

    “马球是马球,书院时,慕小姐是最后闯过三关,未必就能在马球上赢我一头。何况慕小姐总是把以前的事挂在嘴边,怕是不妥吧。”

    “嗯。”

    慕婳郑重的点头,“总比没有出风头的事可说,只能把沐家祖上挂在嘴边强一些。”

    “噗嗤。”

    “我忍不住了。”

    一个女孩子喷笑,引起更多人共鸣,一时之间几乎所有人都在笑。

    嘉敏县主脸一阵红,一阵白,紧了紧缰绳,怒道:“既然慕婳坚持,我们决胜挑边!”

    等得就是这句话!

    慕婳从来不会拒绝这些小手段,若是她只知道一味冲杀,前世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追随者,更不可能战功显赫,从无败绩。

    她们都觉得勇闯三关是慕婳的最高成就,以为慕婳可以吹一辈子,其实真正了解她的人,明白只是小事,慕婳做过更加惊天动地的大事,以后亦还会做出一些惊掉人下巴的事。

    柳三郎是拿着皇上的令牌进宫来的,他身边站着魏王殿下,引得不少人侧目。

    “三郎……”魏王欲言又止,“我同你娘的事……”

    “魏王殿下不如去宛城亲自同母亲说,我今日入宫,只是来看球的,无话同殿下说。”

    魏王沉默良久,重重叹息一声,“我先去给太后娘娘拜寿,一会儿再来看你。”

    他快步离去,转而登上二楼。

    柳三郎掩藏起唇边的嘲讽,没有魏王妃,魏王也做不了主!

    裁判拿着马球站在慕婳和嘉敏县主之间,嘉敏县主屏气凝神,如临大敌,慕婳笑容盈盈,放松自在,裁判低声道:“谁先击中马球,谁就先选边或是先开球。”

    他高高抛起马球,嘉敏县主几乎同时举起马球杆,很好,碰到了马球了,还没等她得意,胯下听话的马匹突然侧步,她离着马球远了一寸,刹那间,慕婳的马球杆碰到嘉敏县主的马球杆,只是轻轻一碰,嘉敏县主便感到手臂发麻,勉强握住马球杆。

    慕婳已经击中马球,飞起的马球顺利落入一旁的高悬的球门。

    只是电光火石已经决出胜负,周围人甚至看不清慕婳怎么赢的。

    慕婳用马球杆指着东边,“我们选这边!”手机用户请浏览m.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