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谁是太子妃
    皇帝和皇后一左一右陪在太后娘娘身边,皇后身穿凤袍,头上的凤冠压得很低,显得很有一国之母的气势,正恭敬小心同太后娘娘说笑。

    太后娘娘是今日寿星,衣服首饰都是新式样,乌黑的发鬓,面容白皙,精神饱满,看上去只有五十岁上下的样子,显得很是年轻,不像是今日欢度六十大寿的老太太。

    慕婳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被站在太后娘娘身边,身材瘦削,面容隐隐透着病弱的中年男子吸引住全部的目光。

    皇上用上次遥见时不大一样。

    今日皇上没有穿正式龙袍,只穿轻便的袍子,梳起的头发挽成发髻,用一根点翠金簪固定,少了为帝王的威严贵重,多了几分的温和气息。

    皇上的双眼好似两块温润的暖玉,清澈却又非常明亮,没有帝王的傲慢和强势,却是令人信服,感到和蔼可亲。

    他有一种旁人没有的气质,好似包容万物,包容整个帝国,以及生活在他治下的子民们。

    柳三郎虽然也是温柔雅致的少年,但他同皇上这种骨子里的温柔包容完全不一样。

    皇上的胸襟气魄怕是世上难找的。

    只有真正自信的人才会有此宽广的胸襟。

    前世没有以少将军的身份入京拜见陛下,慕婳隐隐有几分遗憾,她是有机会的,但是想到将来不好让兄长恢复身份,她几次拒绝皇上的召见。

    换做其他帝王,早就怀疑她有不臣之心,拥兵自重了,朝廷上不是没有御史这么说,然而皇上一直相信少将军,顶着很大非议和议论,继续拨给她军需粮饷。

    虽然没能满足她所有的需求,但她知道皇上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当时太后娘娘手中还握着玉玺,皇上在百姓心中只是坐在龙椅上的傀儡罢了。

    换一个皇帝,被太后压制十几年,一朝掌握至高无上的权利,肯定会大肆发泄一通,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当今对朝臣一视同仁,宽容爱护,除了剔除几个无能平庸且贪婪之辈,皇帝并没有做太多的改变。

    即便是后党,皇上依然重用了。

    皇上的眼界绝不是仅仅局限在朝堂党争之上,他看到了整个帝国,或是天空覆盖下的土地。

    倘若前世的她能活下来,她会在皇上的支持下,打下多少的领土?打造出怎样强大无比的帝国?

    只是想一想,慕婳就觉得热血沸腾,原来……她的热血还未冷去。

    慕婳碰上皇上如沐春风般的目光,皇上轻轻扯起嘴角,眸子越发柔和温柔,慕婳莫名感到一抹心慌,连忙垂下头。

    高台上,皇上手扶着围栏,身体微微前倾,嘴角翘起愉悦的弧度,缓缓说道:“平身。”

    “谢主隆恩。”

    哪怕今日是太后娘娘寿宴,她才是主角,众人也只会向陛下叩拜。

    太后娘娘眸子深沉上几分,“皇帝仿佛很高兴?”

    皇上漫步尽心的说道:“国富民强,太平盛世,朕当然很高兴。”

    远处的女孩子已经转身同负责喂马的内侍说着什么,她一如当日在京城书院远远见到的身姿挺拔,沉稳豁达,并没没受木齐和沐国公争先示好争宠的影响。

    她还是那个聪明自立,骄傲耀眼的女孩子。

    皇上自然记得她拍自己马屁时的狡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亦是他心中所愿,并为之奋斗付出一切。

    “皇上看什么呢?也给哀家说说。”

    太后娘娘笑容慈爱,丝毫看不出昨日才同皇上争执了一番:

    “看到面前这些漂亮年轻的女孩子,哀家都仿佛回到年轻时候,曾经哀家也似她们年轻漂亮,如今哀家却只能坐在此处看她们打马球了。”

    皇后浅笑道:“她们如同花骨朵,看着就讨喜。她们出身都是顶顶好的,礼数也周全,教养极好,不如选几个进宫……”

    “皇后若是喜欢,可召她们入宫陪伴。”

    皇帝坐在龙椅上,手肘撑着扶手,淡淡说道:“不必打着朕的名义,后宫的妃嫔已经足够朕享用了。”

    “臣妾的意思是……”

    皇后提起沉重奢华的凤裙,下跪道:“臣妾不敢违逆陛下,只是看她们年轻漂亮,有她们陪伴,陛下也会开心一点。”

    她方才见皇上的目光落在闺秀身上,这才由此建议,最近有不少人在她耳边吹风,皇上对慕婳动了心思,皇后想着与其让皇上最后提出来,不如她主动一点让慕婳入宫,省得慕婳被皇上养在宫外,她鞭长莫及,只能眼看着慕婳的风头越来越强。

    太后娘娘端着茶盏,宛若没见到跪在皇帝腿边的皇后,轻声问道:“一会儿把嘉敏叫过来,她几日不曾入宫,哀家挺记挂她。”

    “红莲,一会儿你也见见她。”

    太后娘娘对坐在自己侧后方的女儿说道:“她是哀家选定的太子妃。”

    皇后震惊望向太后娘娘,一脸不可置信,隐隐听到二皇子和皇长子在太后面前卖乖,太后亦有逼皇帝立储的心思,今日太后竟然直接说出来了。

    不可能只有太子妃,而无太子!

    红莲长公主刚想开口缓和皇兄和母亲之间的尴尬,太后娘娘向皇上挑起眉梢,“哀家也不要皇帝准备寿礼,不如今日就定下太子吧,无论是皇长子,还是二皇子,哀家都没意见,全由皇帝做主。”

    皇上托着下巴,漫不经心说道:“您把立储事关国本的选择交给朕,朕这病弱的身子怕是承受不起,朕一向听您的指示,今日又是您的寿日,朕不敢让您不开心,不如您说立谁,朕立刻下旨册谁为储君。”

    站在不远处的皇长子和二皇子努力压制激动,勉强站直身体,期盼能从皇祖母口中说出自己的名字。

    “皇帝,册立太子是你的事,岂可儿戏?”

    太后发觉,皇帝的目光依然看向准备打球的闺秀,好似册立太子远没看打马球重要。

    “哎呀,比赛要开始了。”皇帝玩味般对侍奉在自己身边的无庸公公道:“朕打赌,太子妃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