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七十章 不择手段
    胡言乱语的御史已经被拽走了,没有人去关心惹恼皇上的御史死活,这一次皇上明显不会再宽容臣子,上至首辅,下至寻常官员有了统一的认识,皇上已经开始着手按照自己的心意改变朝局。

    皇上渐渐有了一国之君的独断专行。

    朝臣绝对不能再似以前‘怠慢’‘轻视’病弱的皇帝了。

    慕婳第一次入宫,有些地方的景色的确让她惊艳。

    不愧是皇宫,皇上住的地方,以天下人供养一人,皇上能享受到的必是不凡。

    只是慕婳本身对建筑不是很在意,前世她是将军,所有心血都用在征战上,她征战时都是住帐篷,睡在马上都有过,皇宫园林再大再奢华,皇上也只能睡一张床。

    今生慕婳觉得自己住的宅邸已经很不错了,没有必要同天下第一贵人皇帝比。

    住多大的院子,操多大的心,皇上的位置可不好坐,尤其是皇上还是个有远大抱负的人,做明君比当昏君辛苦多了。

    残存遥远的记忆中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才是奇迹,慕婳倒不是嘉敏县主想得同宛城闺秀不一样,主要是她的眼界要比所有女孩子更开阔,阅历更深。

    慕婳这份淡定从容,享受起内侍殷勤侍奉时的平静,不拘谨,令京城小姐们暗暗好奇,回想她们第一次入宫时,谁不是紧张得手足无措?

    就算她们入宫多次,今日还是会小心谨慎,生怕走错一步,远不如第一次入宫,又长在关外的慕婳潇洒大气。

    以前见过慕婳的女孩子更加好奇,慕婳丢人的记忆渐渐淡去,她们眼前只留下如今的慕婳,衣衫不奢华,首饰没几件,略施脂粉,慕婳在宛城女孩子中不是最惹眼的一个,只要扫到慕婳,就再难以移开目光了。

    来到专门开辟出来的马球场,因太后娘娘喜欢打马球,又是在马球场同先帝初遇的,此处马球场修整保养得很好,除了正面搭起的两层高小楼外,四周亦是搭建了两层台阶,用来观看马球比赛。

    今日四周多是站着入宫的命妇,以及收到邀请的番邦使节,皇上和太后娘娘等重要的人还没有到。

    马球场四周插着龙旗,绣在旗上的金龙随风翻滚,好似活了一般。

    “婳婳,我有点紧张。”

    杨柳拽住慕婳,声音有些颤抖,“你看,已经这么多人了,一会儿人还会更多,有他们看着,我连马球杆都拿不住了。”

    宛城的女孩子脸庞变白得不仅杨柳一个,几乎每个人都很紧张,她们曾想过在太后娘娘面前展现本事,让太后娘娘记住她们,可是真正来到皇宫,她们才发现皇宫比想象得还要大,看她们打球的人更多,身份都很贵重。

    那些勋贵重臣,她们一辈子都不会再碰到。

    慕婳笑道:“你们可以把看你们打球的人当做大白菜,就当你们在一群大白菜面前打球。”

    “还能这样?”

    “他们身份再贵重,如今也只能如同白菜一般看着你们打球,你们才是真正的活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除了战胜对手外,你们不需要考虑任何事。”

    杨柳等人虽然还很紧张,但心情好上一些,有人默念着大白菜,大白菜。

    慕婳让她们各自去做准备,她自己一人走进马球场,低头看着一会将要进行比赛的场地,虽都是草地,但有些地方……还是有所不同。

    她蹲下身,伸手试探草坪,眸子缓缓眯起。

    “慕小姐。”

    看到眼前的影子,慕婳抬头又底下,继续研究草坪。

    嘉敏县主好奇般哈腰,靠近慕婳,关切的问道:“草坪有问题?用不用我叫人来修整一番?”

    “在宫里,我认识一些人。”

    慕婳继续拨弄着草坪,对嘉敏县主视若无睹,好似嘉敏县主不如一块草场要紧,一旦慕婳忽略一人,一点脸面都不给人留。

    嘉敏县主僵硬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挡住想要为她出头的京城小姐,嘉敏县主笑容尽量和美,“既然慕小姐正忙着,我就不打扰了。”

    慕婳依然沉默。

    嘉敏县主说道:“一会儿比赛,慕小姐最好拼劲全力,我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球场如同战场,我在西北长大,身体流淌着沐家的血液,为胜利绝不退后!”

    慕婳缓缓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嘉敏县主很漂亮,气势十足,英姿飒爽,亦有几分女孩子身上不常见的战意。

    见到嘉敏县主的人都会被她打动。

    然而慕婳却只是轻轻扫过而已,平淡无奇。

    “一会儿马球比赛,是击球挑边?”

    “已经挑好了,上半场我们在东边。”嘉敏县主身边的女孩子抢先说道,言语中多了几分傲慢,“挑选哪边,你们都输定了。”

    慕婳眸子闪了闪,越过嘉敏县主和京城小姐们时,低声道:“你们若是不想输得太惨,最好把草坪恢复原样。我身体里没有流沐家的血,没有沐家祖上为胜利不择手段,实话同你们说,马球比赛挑边时,永远是我先挑。”

    “你只能接我挑剩下的!”

    这句话令嘉敏县主身体一震,倍感羞辱。

    “好心奉劝你一句别到处给祖宗丢人了。”

    轻飘飘留下两句话,慕婳转而去看了骏马,她们带进宫用于比赛的马都要经过更严格的检查,马和人并非同时入宫。

    既然有人在草场上动手脚,慕婳怀疑有人会在马上动手脚。

    “这些草料是宫里准备的,慕小姐就不必仔细看了,都是最好的草料。”

    喂马的内侍阻止慕婳靠近,腆脸笑道:“喂马的地方太脏,气味不好,不适合小姐们。这些事情交给奴才办就好,他们不敢亏待慕小姐的宝马。”

    “他们是不敢亏待我的马。”慕婳玩味的轻笑,“给马吃得太好了,他们一会怕是会跑不动。”

    “慕小姐……奴才断然不敢弄手段……”

    就在此时,皇上和太后娘娘等上二层看楼,慕婳只能先随众人跪拜,“恭迎圣上。”

    ps一会还有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