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皇上做主
    今日皇上已经活了半晌的稀泥,几次岔开御史们的承奏弹劾,甚至拿太后娘娘寿宴说事。

    然而越是如此,风闻奏事的御史越是坚定自己的弹劾念头,一个个都想做铮铮铁骨,青史留名的臣子。

    首辅垂下的眼睑再次抬了抬,抢在御史之前说道:“老臣的孙女骑射远说不上精通,倒是很想见见嘉敏县主马背上的英姿,听老臣的孙女说,嘉敏县主很让人服气。”

    同首辅一系的人纷纷出言,配合皇上的好心情,不让准备弹劾的御史有机会说话。

    皇上笑容深了几分,被朝臣簇拥着向比试马球的场地走去。

    “据说慕婳也会下场?”

    “都到决赛了,她不可能再藏着掖着,肯定会出场的。”

    “早听说她的名,不知她是不是有传闻中厉害。”

    几名官职不高,有爵位的勋贵坠在后面小声议论,皇上亲政后,对勋贵宗室多了不少限制,没有才华的人绝对无法掌握权柄,他们只能领俸禄过平淡的日子。

    耳聪目明的朝臣故意避开慕婳的名字,偏偏被几个勋贵提起慕婳,首辅暗暗说了一句,要坏,要坏!

    了解皇上的人都知道,最近几日皇上心情很不好,锦衣卫和东厂频频调动,神机营和禁卫军也好似很不平静。

    首辅消息到底比其他人灵通,他打听到一切都同拿着火枪的刺客有关,火枪从何处而来……他不知道,隐隐听说,太后娘娘对皇上很是发了一通火,皇上也不似往日听太后奶娘教训,而是说了一句什么话,最后竟是拂袖而去。

    红莲长公主苦劝太后娘娘和皇上都没用。

    皇上今日主动去陪太后娘娘看马球,已经有软化的迹象,偏偏有不开眼的人非要让局面更糟糕。

    御史直接冲到皇上跟前,高声道:“臣弹劾神机营指挥指富贵易妻,无故休了糟糠之妻,意图攀附皇室公主。”

    皇上停下脚步,唇边的笑容淡不少,居高临下看着跪在面前挡路的御史一眼,“来人,拿下。”

    “陛下……御史有风闻奏事之权,您不能闭塞言路,不让御史承奏。”

    都察院的头头左督御史站了出来,“就算他言辞有误,陛下也当宽容,他毕竟是好意,怕皇上被小人蒙蔽。”

    “他说错了,朕还要宽容?世上没有人了?朕让一个脑袋装满稻草的蠢材,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做御史?”

    “风闻奏事之权,朕是给了你们都察院,但是朕没有让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乱说一通,你们给朕说说,木齐攀附哪位公主?”

    方才回事的御史毫不畏惧,觉得左督御史坏了他做直臣的机会,大声说道:“自然是刚回宫不久的红莲长公主,臣听闻他们常在一起,一个公主,一个外臣,其中必有猫腻私情。”

    很明显这名御史做官没有几年,还很年轻,不知红莲长公主的名头。

    皇上指着头快缩进脖子里去的左督御史,“他这还不是胡说一通?木齐为何休妻,你们不知道?连在深宫中的朕都一清二楚,你们竟然帮着一个无情无义的贱妇出头?”

    “皇上……”

    “朕以你们为耻,你们这群御史再分不清事实,朕不介意裁撤督查院。”

    御史们这回是真慌了,一旦裁撤督查院,他们岂不是官帽都丢了?

    “皇上,木齐之女慕婳宴请京城百姓,有拉拢民心之心,您不得不妨他们父女有意谋反。”

    御史豁出去大声叫嚷,同木齐死磕到底,不信皇上能容忍臣子笼络民心,而且木齐手中掌握着京城最为精锐的一支力量,其余皇上亲卫都算上,也没有神机营火力强。

    “民心若是一顿饭就能被笼络了去,京城百姓支持请他们吃了一顿饭的人谋反,朕这个皇帝……被赶下去,也不冤枉!”

    皇上扯出一抹笑容,“传旨,将昨日设为百姓节,每年这一天,百姓共庆,欢度城宴节。”

    百姓节?

    这是真正的普天同庆了。

    以后庆祝时,难道都要喊一声庆祝慕小姐重获新生?

    莫非慕小姐是公主?

    田氏同皇上生了慕婳?

    否则皇上怎么会提拔木齐?

    还是说如同传闻,皇上有意将纳慕婳入宫。

    “皇上,银子的花费……”户部掌管国库的人出声询问,“这是一笔不晓得开支。”

    “沐国公可以解决这笔花费,不用国库付钱,而且朕看,沐国公许是还能让参与的商户大赚一笔。”

    皇帝把一切推给沐国公,教训臣子:“你们读书都读傻了,只想着节流,却不知开源的重要,节省能省出万贯家财?相比而言,沐国公更得朕看重,他懂得聚财啊。”

    首辅笑道:“沐国公征战不如其子沐世子,赚钱造船,臣也是佩服的。”

    皇帝果然心情好了不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沐国公征战不成,亦可为国效力,为朕分忧,戍卫边疆,自有……”

    停顿片刻,皇上重重叹息一声,“也不知山海关总兵是否脱险,朕很不放心他,朕可以训练出精锐的士兵,可以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枪械,然而朕缺少领兵征战的将军,真正的铁血战将。”

    沐世子眼睑微垂,拳头缓缓握紧,以前此时,皇上定会说一切依靠他的话,这一次皇上只是看了自己一眼,是慕婳……一定是慕婳让皇上对自己起了疑心。

    “臣愿意为陛下效命。”沐世子主动说道,“臣最近苦读兵书,比当日对兵法领悟更深,翌日臣领兵出征,定为皇上开疆拓土,让蛮族宵小不敢轻易扣边。”

    皇上眸色颇是复杂,说道:“沐世子由此心,朕很欣慰,太后娘娘寿宴,亦有不少番邦使臣觐见,你是他们最为敬畏惧怕,亦痛恨之人,你当多加小心,同时切勿丢了帝国的脸面。”

    “臣谨记皇上教训。”

    沐世子底气十足,当日她能做到的事,没道理自己做不到!他亦是刻苦攻读十余年,亦有许多领兵的新思路,比起她锐利进取,他更沉稳,布局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