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承诺
    请输入正文慕婳肩膀被凤娘子的手按住,她只能木讷般坐在梳妆镜前,眼见着凤娘子把蓝宝等首饰往自己头上身上手腕上挂。

    “这个好看,你平时穿太素气了。”

    “看看这件首饰,宫里的新式样,我特意请人按照花样子做的,你戴红宝最是好看。”

    “还有这件,是皇上赏赐我的,说是后宫里的娘娘都没得到。”

    凤娘子对首饰如数家珍,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了慕婳,凤眼笑眯眯的,愉悦极了,慕婳盯着镜子中的女人,轻声问道:“你等了很久了吧。”

    凤娘子点点头,“我老早就想打扮闺女了,给她们做衣服,戴首饰,领她们出去玩,拉着相公的手送闺女出嫁,我会哭,相公轻声安慰我……然后闺女回门,我要教训女婿。”

    想一想,都觉得幸福满满。

    简直比赚银子还爽!

    “你觉得我爹会泪眼婆娑送我出嫁?”

    “……是比较难,你爹太生硬了,完全不近人情,其实……”

    凤娘子犹豫了一会,扶正插在慕婳头上的蓝宝步摇,“他曾经哭过,我看到了。”也就是那一刻起,她才知道冷硬阴狠的男人过得并不好,并不如表面上风光无限。

    男人落泪,令她心酸。

    她整夜陪着高烧不止,喃喃自语的木齐,跪在他身边擦去他的眼泪,想把他抱在怀里安慰一二,最终想到他是有妻子的。

    慕婳回头望着凤娘子,“你心悦的人是现在的木齐,不是木掌柜?”

    “当然是现在的木齐!”凤娘子毫不迟疑,一点不怕慕婳觉得自己是看上神机营指挥使所代表的权势,“同你实话说,木掌柜是谁,我从没注意过,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人。”

    “万一有一日我爹又变成木掌柜呢?”

    虽然有点残忍,慕婳还是问出最后一个问题,谁也无法保证木齐的人格分裂完全好转,“你会同他和离吗?”

    凤娘子摇头道:“我会陪着他,早日让木掌柜消失,万一他一辈子都是木掌柜,我不会再让他碰我,却会好好照顾他,不让他再被别人欺负或是欺骗,保护他一辈子。”

    就当养了个夫家的小叔子罢了。

    “不过,我应该没那么倒霉。”凤娘子悲凉的话锋一转,“算命都说我早些年过得辛苦,有了女儿后就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夫妻和睦,子孙满堂。”

    慕婳抚了抚额头,算命的话能信吗?见凤娘子一副认真的样子,违心点头:“我爹的病的确好了。”

    “就是说嘛。”

    凤娘子摩拳擦掌,言之凿凿,“倘若他说得不准,我就去砸他招牌,哼哼,他还欠我一两银子的酒钱呢。”

    慕婳摘掉头上的首饰,起身道:“我去外面看看。”

    “哎,慕婳。”凤娘子在慕婳迈出房门前,罕见捏着帕子,轻声道:“你觉得我怎么样?别听外面人说我同皇上,同那些人……我其实只是想多赚银子,活得更好,让那些看我笑话的人这辈子再也笑不出来。”

    “其实,我是望门寡,还是……那处子,从未让男人进过身。”

    声音磕磕绊绊,凤娘子已经羞红了脸,暗恼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弱了气势的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别看不起我。”

    这些话同木齐,她都未必会说,但是却说给慕婳听了。

    慕婳回头浅笑,“我很喜欢你的性情,不过我爹是不是会娶你,我不会主动过问,倘若他来问我的话,我会说,凤娘子配你绰绰有余,是你高攀了!”

    说完,慕婳便离开了。

    凤娘子双手捂着脸庞,心头似有小人在打滚,“天啊,天啊,这些东西哪够?我记得,记得还有一些好东西,都给我闺女做嫁妆,还有嫁衣……对,我师傅可是号称天绣,撒泼耍赖我也要让师父给慕婳绣出天下独一无二的嫁衣。”

    ******

    酒楼里热闹非常,来此的人很多,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柳三郎穿梭来往于各处,和不同阶层的人都能说上两句,令人感到心情愉悦。

    纵然慕婳没有再出现,每个举起酒杯的人都会说一句,“祝贺慕小姐重获新生,芳龄永驻。”

    酒楼后厨更是忙碌非常,不仅凤娘子的厨子忙碌,还有好几家酒楼都派厨子过来帮忙,运送食材的人更是没有停歇过,鸡鸭鱼肉,生猛野味成车成车往酒楼送。

    整个京城百姓都集中在天下第一楼,整个京城的食材也似海浪一般连绵不绝运往天下第一楼。

    “柳三郎,你去做什么?”

    一样忙里忙外的沐大少爷一头的汗水,“你可不能走!”

    柳三郎淡淡一笑,轻轻松松甩开沐大少的手,“你想不想让慕婳对你刮目相看?让她承认你是个好兄长?”

    “当然想!”

    能得到少将军的承认,是他一辈子最大的愿望,虽然少将军已经换了身体,感觉稍差,但只要灵魂还是少将军,他等到承认,一样会很高兴的。

    沐大少手中被塞进个酒杯,再抬头时,柳三郎脚步轻盈已到了门口,“好好招待慕婳请回来的客人,你是她哥哥呢。”

    柳三郎顺手提起个酒瓶,身影消失在后门,沐大少低头看了看酒杯,明知道是个坑,他也要跳,谁让他是慕婳的哥哥,举着酒杯,高声道:“来,我代替婳妹妹敬诸位一杯,感谢诸位对我妹子的支持,咱们举杯共庆,太平盛世,帝国繁荣昌盛。”

    有人暗暗点头,沐大少是个明白人,慕婳在太后娘娘寿宴之前,弄出这般大动静,款待全城百姓,让本该普天同庆的寿宴失了一分的光彩。

    推到帝国繁荣上,起码能堵上一些御史的嘴,让太后娘娘脸面好看一些。

    *****

    “连我爹那样的人都有凤娘子喜欢。”慕婳仰头喝了杯中的酒,苦恼说道:“我怎么就没人喜欢呢。”

    柳三郎提着酒壶的手一顿,缓缓扯出个温柔的笑容,给慕婳的空杯倒上美酒,“这事不着急,总会有人真心爱慕你,着急向你示好的人,未必是真心示意,女孩子选夫婿可得擦亮眼睛……”

    慕婳头靠倒在柳三郎肩膀,醉醺醺的喃咛,“若是我十八岁还没定亲,我就嫁给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