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又一个土壕
    慕婳取银子赶到京城最好的酒楼门口,碰到捧着银票发呆的沐大少爷,笑呵呵同他打招呼:“沐大少爷,我们又见面了。”

    目光在一叠厚厚的银票上扫过,慕婳轻快般跳下马,“沐国公让你来的?”

    沐大少感到慕婳有几分不一样,更显得从容潇洒,好似束缚她的枷锁彻底斩断了,见轻松自在的慕婳,他也是欢喜的,虽然眼前的人同他记忆中舍身取义,高大尚的少将军不一样,但是父亲说得对,她该享受盛世繁华了。

    “我觉得……凤娘子不对劲。”

    沐大少把慕婳拽到一旁悄声嘀咕,紧跟慕婳过来的柳三郎眉头稍稍一皱,莫名感到他们怯怯私语有点刺眼。

    有什么是他不知道,而需要沐大少给慕婳提醒?

    还背着他说!

    柳三郎缓缓走到酒楼门口,向陆陆续续赶到酒楼的百姓说道:“都请里面坐,先用些茶水,酒菜一会就会端上来。”

    学识渊博且温润尔雅的端方君子,魏王殿下的儿子,皇上最为宠爱后辈,无论是哪个身份,柳三郎都是吸人侧目的,尤其是他仪表堂堂,风绅俊秀。

    百姓能感到他的亲切,对他萌生几分好感。

    “柳公子这是……”

    “我同慕小姐是邻居,代替慕小姐迎接诸位。”

    柳三郎唇边噙着和熙的微笑,虽不是忙里忙外,操持琐事,但他在酒楼门口迎客,立即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按赞柳三郎真是一位君子,热于助人,帮忙慕小姐。

    换个人,怕是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然而柳三郎人品太好,便是有人猜到柳三郎倾慕慕婳,也不会有人去玷污君子和才女之间的那份美好。

    有更多人乐见其成!

    慕婳没注意周围人目光,“你的意思是凤娘子看上木指挥使?她想做我继母?”

    今日酒楼彩灯高悬,便是皇帝亲临,怕是也没这待遇。

    酒楼的伙计忙里忙外,殷勤得不得了,往日他们接待的人都是达官显贵,哪会是平头百姓?原本百姓们还有些拘谨,但被伙计们殷勤以待,反倒放开了不少,享受他们一生只有一次的盛宴。

    “凤娘子很给婳妹妹长脸。”沐大少不觉得自己父亲能抢过木指挥使,“看起来她对木指挥使情根深种,肯定不会亏待了婳妹妹,最起码比糊涂的田氏好得多。”

    慕婳方才听了凤娘子的传奇经历,不觉得凤娘子比亲娘还狠,“他才休妻很是突然,凤娘子一直不肯再嫁,若是等我爹的话,她……没准一辈子都等不到。”

    不是田氏太能做,木齐未必会休掉她。

    “我喜欢他是我的事,同他无关。”

    门口闪过一道倩影,慕婳顺着那么红看过去,凤娘子今年也不过二十刚出头,长眉入鬓,凤眸细长,她显得英气,偏偏又有一副可以征服男人的妖娆身段,这样矛盾的美,令人对她有极深刻的印象。

    凤娘子走出酒楼,衣角生风,显得极有气势,整个人不再是风情万种,凤眸一眯显得极是严厉,沐大少心头一个哆嗦,凤娘子不似讨好慕婳,她是来示威的?

    慕婳淡淡回道:“既然是你的事,何必特意同我说?”

    “……爱屋及乌,你没听过?!他所看重的人,就是我看重的,他疼爱的女儿在我的酒楼请客……我自是不会要银子。”

    “听说你很爱财?”

    “我的银子足够后半辈子花了。”凤娘子冷厉般说道,“你不用再给我银子。”

    她杀气腾腾转身走进酒楼,宛若对慕婳不大满意。

    “婳妹妹……”

    “我先去看看凤娘子。”慕婳尾随进了酒楼,悄悄跟着怒气冲冲,好似谁都欠了她银子的凤娘子。

    沐大少摸了摸鼻子,弄不明白女人啊。

    *****

    “该死,该死。”

    酒楼后连着一个院落,种了几株柳树和高高的松柏,凤娘子眼圈微红,折了一段柳枝狠狠的抽打着柳树,“我把一切都搞砸了,她不会喜欢我了。”

    此时她哪里还有方才的气势?

    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自怨自怜,狠狠的虐待柳树,额头抵着凹凸不平的树干,“我真没想过打扰他,只是看着他就好,可是他既是休妻了,若是再娶,我也有了机会……”

    凤娘子以为一辈子就那么看着他了,一辈子单相思,突然而来的变故,让她心头活泛了几分,倘若木齐续娶,为何不能是她?

    他们明明是旧识,她救过他的命,他也帮过她。

    木齐那样的男人一般的女子都畏惧他,只有她不怕他,亦不在意他是不是神机营指挥使。

    “他那般在意女儿,我竟然在他女儿面前……天啊,让我死吧。”

    慕婳扯起嘴角,果然凤娘子是个有趣的人,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同木齐多重性格还是蛮般配的。

    木齐前三十多年,命运坎坷,承受许多折磨和侮辱,如今他狠心摆脱田氏,慕婳自然不会阻挡木齐去寻找第二春,找一个真正懂他的好女人,再给他生一个真正的儿女。

    前世今生她的生母都是极品,她不觉得继母会比生母更糟糕。

    何况她也不是任由继母摆布的懦弱女孩子。

    “父亲娶谁为妻,我不会多问。”慕婳的声音令凤娘子拿头撞树顿了一下,哽咽道:“你怎么过来了?”

    好丢人!

    在木齐的女儿面前丢人了。

    她这样冲动,爱财,名声又不大好,慕婳会不会嫌弃她。

    啊,她以后怎么帮着木齐管教女儿?

    不是,同木齐一起宠溺女儿!

    “我……我给你准备不少的东西。”凤娘子低垂着脑袋,蹭到慕婳身边,一把死死抓住慕婳的胳膊,“你同我过来!”

    她语调生硬,带有命令的意味,慕婳却只听出她的哀求和焦急,没有挣脱凤娘子的手,“去看看也无妨。”

    慕婳看着凤娘子一件一件往外搬东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带来的银票,咽了一下口水:“其实……我也有些银子……”

    渐渐底气不足,身边的人都这般壕气冲天,慕婳觉得自己就是个穷人!

    ps亲妈指望不上,继母绝对给力,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