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慕婳的后妈出没
    当日她用女儿的血和头发,在灵位上写下名字,并供奉在佛前,用以超度女儿灵魂,净化她的怨念,沐国公夫人并非只是单纯的后宅女人。

    毕竟她的表哥可是长青先生,当代鬼谷子的传人。

    纵然学不到表哥通天彻地的本事,她亦是学得一些皮毛手段。

    这些足以保证她和她儿女们富贵荣华一辈子了。

    沐世子的试探,沐国公的反应令她略觉心安,若是有可能,她也不愿意再面对已死的女儿。

    “母亲……”嘉敏县主轻快般说道:“您放心,没人可以夺走女儿的一切,我亦不会轻易让慕婳得逞,在她面前认输。”

    她可不是没用的三小姐慕媛。

    沐国公夫人轻轻抚摸女儿额前的碎发,低声说:“有些事情,现在不适合告诉你,你只管入宫拜见太后娘娘,其余的事,我和你哥哥会帮你铺平道路的,京城闺秀断然不会输给一群乡下来的丫头,就算她们技艺高超,你们这些小姐背后的家族也不会容许乡下丫头逞威风。”

    嘉敏县主依偎着母亲,点头道:“娘,我不会做多余的事。”

    “我最是喜欢你这股聪明劲儿,慕婳太嚣张了,大宴京城百姓?看她不顺眼的人比看重她的人更多,庆祝她新生?我看她是在作死,就算京城百姓都站在她那边去,都称赞她,她在权贵皇族眼里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片子。”

    “她生父是木指挥使。”嘉敏县主提醒一个劲贬低慕婳的母亲,“父亲对她也很好,她同轻浮的女孩子不一样,我觉得皇上似对她也是看重的,在朝廷上几次三番提起她的名字,还有红莲长公主……”

    沐国公夫人多了几分慎重,想了一会道:“一会儿我给你个香囊,你带进宫去,尽量靠近她,到时候有她丢脸出丑的。”

    还缺少慕婳的生辰八字,不过想来从田氏和三小姐口中不难打听到。

    嘉敏县主犹豫片刻,好似不忍心对待慕婳,“即便慕婳占了风头也影响不到我,从来我就没有想过去同她抢什么。”

    “傻丫头,你不去计较慕婳,她却不会让你好过,看看她对三小姐和田氏,多狠得心肠。”沐国公夫人扯起嘴角,“皇上既是喜欢她,我便促成她入宫,只要她做了皇上的女人,你爹自然而然就不会再张罗着认慕婳做女儿了。”

    “慕婳那样的性子,在后宫怕是一日都待不下去。”

    沐国公夫人眸子闪了闪,倘若慕婳不肯改变性情迟早会被后宫的女人磋磨死,可若是改了性情,皇上还会看中她么?

    她还会吸引沐国公?

    “我们这是送了慕婳一份天大的富贵,以后她承宠于陛下,没准还会感激我们呢。”

    沐国公夫人轻声交代嘉敏县主如何在宫中配合自己,毕竟她是一品诰命,自然在入宫给太后娘娘贺寿的名单中,还很靠前,行事更加方便。

    沐世子对慕婳有恨,亦有佩服,曾想过娶慕婳过门,然而母亲和妹妹都不喜欢慕婳,沐世子便绝了这份心思,慕婳哪有亲人重要。

    将来他的妻子可以不漂亮,不温柔,家世不够显赫,但是必须同他一起孝顺母亲,善待嘉敏县主,母亲为他牺牲太多了,嘉敏亦是为他付出良多,他不能辜负她们。

    ******

    “……木,木齐的女儿吗?”

    京城最大最奢华的酒楼之中,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猛然从账本上头,看向身边的伙计,“你再说一遍,真是木齐的女儿?”

    伙计跟了风掌柜好几年,凤娘子只对银子着急,从未在意过任何人,今日有银子不算反而关心木指挥使的女儿?

    “是,是神机营指挥使的女儿,慕婳慕小姐。”

    “啊,是她!”

    凤娘子长了一双入鬓的眉毛,又是天生一双眼,显得英气又带有几分独特的风韵,再配上她能让任何男人都眼睛发直的好身段,凤娘子颇受男人垂青,几乎每日都有媒婆上门提亲,不是有皇上的招牌在,她怕是早就被有权有势的男人抢去了。

    “可她不是姓慕,羡慕的慕。”凤娘子咬牙切齿,“不是木头的木!”

    牙齿咯吱咯吱好似能咬碎木头一般,伙计背后冷汗直流,“她才是木指挥使的亲生女儿,前一阵子京城说过的换女……”

    凤娘子这才恍然大悟,食指揉着太阳穴,“我竟是不知他还是珍宝阁的木掌柜。”

    “您以前见过木掌柜的。”伙计小心翼翼的说道,“他还同您喝过酒……”

    “碰。”

    凤娘子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木掌柜那副懦弱无能样子,我哪会记住?你们都忘记,老娘我……记不得人!”

    说来也是一把眼泪,凤娘子分不清男人的脸,今日见过了,明日就忘记,唯有一个人,让她记忆深刻,可她记住的木齐,跟木掌柜根本就是两个人,他们怎么都说是一个人?

    真是奇怪了!

    “主子,您看咱们收多少银子好?沐国公府大少爷带了几万两银子来帮慕小姐付账。”

    “一分都不收!”

    气势汹汹的凤娘子气势突然柔软下来,罕见抛开银子账本,“我去梳洗打扮,一会儿慕小姐到了,你们都给我热情点,谁敢开罪慕小姐,我要你们的脑袋!”

    “……”

    伙计们懵了,眼前的人真是他们死要钱,恨不得抱着银子睡觉的主子?

    等着付账的沐大少爷也愣住了,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不要银子?”

    显然他是听过凤娘子爱银子的传闻,据说连皇上来酒楼吃饭,她都敢管皇上要银子的,“婳妹妹是要宴请许多人,酒宴得摆上几百桌,还不一定够,凤掌柜不要银子……是不让婳妹妹在酒楼摆宴?”

    “来吃饭都是贵客,婳妹妹宴请的银子,我爹出了。”

    沐大少爽快甩出一叠银票,同沐国公拿银子砸人的作风异常相似,只是少少欠缺一点点纨绔土壕习气,毕竟沐大少爷从来不是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而是帅气洒脱的少将军。

    “我们掌柜说,随便慕小姐,她想摆几桌,就摆几桌,我们免费供应各色酒菜,保证都是上等的席面,不让慕小姐脸上无光。”

    “……凤娘子还好吗?”

    “当然。”

    回想擦脂抹粉,一派温柔的主子,伙计们也不大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