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沐世子的试探
    沐大少爷被自己父亲甩出的银票给震住了。

    厚厚一叠,怎么也有两三万两银子,沐大少偷偷望了一眼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嫡母,真是稀奇,嫡母很少情绪外漏,一直都是端庄威严的。

    沐国公夫人如何不生气?

    丈夫轻易甩给慕婳几万两,而她虽然拿了五万两银子,还得做出不干涉沐国公的承诺。

    早知道丈夫这般有钱,她早就……

    “京城最好的酒楼买不下来啊。”

    沐大少爷刚想解释原因,眼前有多出一叠银票,再次被壕气冲天的父亲震撼到了,抿了抿嘴角,“听说最好的酒楼有皇上的题字,酒楼的厨子都是御厨,据说同皇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酒楼的老板娘是个寡妇。”

    “凤娘子嘛,我认识。”沐国公略显痴迷,“凤娘子端是万种风情,迷人得紧,就是财迷了一点,眼睛只盯着银子……”

    沐大少爷不敢去看沐国公夫人扭曲的面容,“她是不会卖酒楼的,您出多少钱……”他赶忙拽住父亲又要掏银票的手,“都不行啊,在皇上题字的酒楼,谁都不敢用权势压凤掌柜。”

    “的确有点难办,皇上看上个凤娘子也不容易,身为臣子不能让皇上为难。”

    在京城皇上的八卦还是蛮多的,比如皇上和风掌柜不得不说的故事,只是这么传,谁也没有再酒楼中碰到过微服私访的皇帝。

    令人意外得是,有人把话传到太后娘娘面前,太后娘娘竟是主动让皇上把宫外的凤娘子接进宫来,据说当时皇上只是一笑而过,推说凤娘子心有所属。

    还有人比皇上更好的男人?!

    一个女人,还是个寡妇,里里外外的应酬,凤娘子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很是被士大夫看不起,然而她风风火火,赚得银子很多,虽是接待一些贵客,从不曾让谁占去了便宜,她也算是女子中的异类。

    “既然婳婳要请客,你把银子给凤娘子送去,让她别管婳婳要银子了。”

    沐国公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我记得京城几家商行都托着我的船队运送过货物,摆流水席最少不了食材,婳婳万一把全京城的人都吸引了去,没有吃的,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您说怎么办?”

    “他们还想继续让我的船队带货的话,就帮天下第一楼运送准备食材。你去给他们说一声,谁做得准备得齐全,下一次我给哪家打八折。”

    沐国公为慕婳操碎了心,“咱们庄子上的活物生疏也挑拣些给酒楼送去,我可是婳婳的亲人,此时不尽全力说不过去。”

    “国公爷!你够了!”沐国公夫人气得心肝脾胃没有一处不疼的,“你知不知道你方才说得那几家商行背后的主子都是谁?”

    沐国公示意长子快去办事,不必听沐国公夫人吼叫唠叨,沐大少向嫡母行了一礼,一溜烟跑远了,沐国公扬起痞笑,“听说都是朝廷重臣,或是宗室勋贵,毕竟除了顶尖的几家商行外,其余商行没有主子支持是经营不下去的。”

    朝廷上推行新政的本意很好,然商人的地位不见有显著提升,找不到靠山,商行很难经营下去,连夏家都送女儿入宫了。

    沐国公夫人心肝一颤,指着不争气的沐国公,“你知不知道世子身单力孤需要帮手或是盟友?你有这么多的人脉,竟然给了个不相干的慕婳,只是让她显摆?你就没有想过儿子吗?没有想过沐家如何巩固地位?”

    沐国公慢悠悠且认真的摇头,“我还真没想过世子!”

    “……你……”

    沐国公夫人第一次发觉丈夫很会气人,胸口宛若炸裂一般。

    “母亲,息怒,息怒。”嘉敏县主扶住沐国公夫人,刚想说话,却听到沐国公继续说道:“你说世子孤单?这怪我吗?曾经少将军有多少忠心耿耿部属?他们现在都在哪?”

    一直沉默的沐世子身体一震,动了动嘴唇,“他们是战死的。”

    “这话是你娘告诉你的?”沐国公冷笑,指着沐世子,“你,我,沐家满门都该死,都有罪啊,皇上一旦追究,我们都逃不了。”

    沐国公夫人哆嗦道:“住嘴吧,国公爷,他们的确是战死的,小五可以证明……他们宁可……宁可战死,也不会承认世子。”

    真不知她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明知道是死路,毫无畏惧般冲过去,陪着她一起死,当时沐世子拦都拦不住,虽然留下个小五,但小五什么都不知道的,否则也会陪着她一起去死。

    沐世子哪怕许以重利都无法降服他们,他们心里眼里只有少将军,甚至知道她是女孩子后,亦不该初衷。

    “你们看重的人,宁可死也不会承认他。”沐国公嘲讽般说道:“而肯投靠你们的势力,你们又怕漏了风声,不可信,不敢再经营西北的人脉关系,做出一副只忠诚于皇上的姿态,你们现在感到孤单了?感到根基不深,没有盟友了?”

    噗通,沐世子跪在沐国公面前,低垂脑袋,“父亲,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把性命还给她,求您别再继续责怪娘亲,娘亲也很痛苦,她也是娘亲的骨肉。”

    “你怎么同她比?活着比不了,你死了,别想再碰到她。”沐国公眼圈泛红,难掩悲伤之色,“咱们都是要去阎王殿,入畜生道的,而少将军,我的女儿会是成神成佛,永享富贵安宁。”

    沐国公狠狠抹了一下眼睛,大步离开书房,走之前还记得提走了鹦鹉。

    沐国公夫人身体晃了晃,沐世子抬起头,眸子暗淡却很有精,“娘的担心是多余的,慕婳只是让父亲想起她而已,人死如灯灭,她不可能还活着,是我亲手安葬了她。”

    她那身染血的盔甲亦让他做了半个月的噩梦。

    沐国公对慕婳的执着,慕婳言行令沐国公夫人疑神疑鬼,今日沐世子才借机试探藏不住心事的沐国公。

    沐国公夫人眸子闪过一抹狠辣,“既然不是她,我亦不用再手下留情,一个陌生的丫头休想占据我女儿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