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慕婳的土豪父亲
    沐国公正逗弄着鸟笼子里的红嘴绿毛鹦鹉,完全无视坐在书房中的沐国公夫人和侍立在一旁的一对儿女。

    “婳婳吉祥,婳婳最棒!”

    鹦鹉聪明般的开口,沐国公喜笑颜开,手指碰了碰鹦鹉头上的两撮光鲜的毛,“我没让你说话,等见到婳婳,你再讨她欢喜,我教你的小调还记得?一会唱给婳婳听。”

    论征战朝争,沐国公是不成的,天生没那个脑子,刚刚在朝堂上被皇上坑了一把,沐国公还感恩戴德,觉得皇上是站在他这边——支持他同木齐抢女儿。

    然论吃喝玩乐来,沐国公很有天分,训练鹦鹉巴哥等活物说话,能甩很多人八条街去。

    如今他正在训练这只极品珍贵的鹦鹉就是专门给慕婳准备的。

    以前他是不敢腐蚀纵容少将军的,毕竟女儿那双浩然正气的眸子能令他玩乐享受的好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会涌起几分的愧疚,所以他有好玩的,也不敢再少将军面前显摆。

    如今状况不一样了,慕婳是个女孩子,无需去承担本不该她承担的责任和重担,沐国公完全可以带着慕婳一起享乐。

    至于帝国边疆安危,天塌下来有皇上顶着,他们个头矮,顶不住!何况少将军已经顶过一世,把为国尽忠的机会留给仁人志士。

    沐国公承认自己就是这般的无耻!也准备把慕婳给教无耻了。

    沐国公夫人带着沐世子和嘉敏县主坐在书房,就是要同沐国公说道说道,明明有儿有女,偏偏去抢慕婳,这让外人如何看他们的儿女?

    莫非他们不孝顺父母?!

    她已经说了半晌,嘉敏县主也适时的表现出委屈来,沐世子一脸珍重,比起母亲和妹妹,相对沉默内敛。

    然而他们说得再多,沐国公只是训练鹦鹉,对他们的话语没做任何反应,左耳进,右耳出,完全当做她们不在书房,同鹦鹉自得其乐。

    沐国公夫人手指轻轻颤抖,从丈夫口中听到婳婳两个字,她明知道说得是慕婳,可心头就是不舒服,婳婳如同钢针一枚一枚盯在心口。

    “国公爷若是认义女,我和儿女们不好说什么,我们总盼着国公爷能高兴,然而您身为世子的父亲,就不为……不为世子想一想?”

    沐国公只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继续逗弄那畜生,沐国公夫人提着帕子擦拭眼角的湿润,“哪怕世子不得你喜欢,国栋呢?他不是……不是你最疼的儿子,你整日婳婳,婳婳的,让桦儿如何想?你是想让她……不得安宁?”

    委屈的嘉敏县主低垂下脑袋,说得一定不是自己!

    沐国公手臂微微一顿,“你又来了!”喉咙里满是苦涩,哪怕她战死了,依然摆脱不了被妻子拿来利用。

    “你真的了解我们的女儿么?你真的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沐国公回头同含泪的眸子对视片刻,沐国公夫人好似快要哭出来了,眼里盛满浓浓的思念,倘若女儿还活着,绝不会让她和儿子被沐国公如此薄待。

    她骗了他很多年,骗了女儿许多年。

    以前沐国公总是随她心思,无论是冒领女儿战功,还是支持沐世子,一切一切都顺了她的意,可今日他不愿意再被她困住了。

    “以后你别在拿桦儿说事,否则……”沐国公扯起嘴角,带有一抹的无赖痞气,“我们夫妻十几年,你该知道我的性子,我这人吧,干大事不成,闯祸惹事那可是一把好手,现在我只是纨绔了一点,你再刺激我,我就去造反……”

    “国公爷!”

    “父亲!”

    沐国公夫人和沐世子连忙阻止沐国公继续说下去,眼前的二百五真有可能去做谋反的事。

    “横竖我早就想死了,是你们拦着我,不让我死。”沐国公继续吓唬妻儿,“也是我怕疼,不敢自尽,不如拉着满门陪我一起死,咱们一家一起死了,如此桦儿也会高兴!”

    沐国公夫人气得浑身直哆嗦,什么叫桦儿也会高兴?她死了,就让全家陪着她一起死吗?

    “国公爷,咱们女儿还在,往后您少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她已经是嘉敏县主……前一阵子二皇子还派人送东西过来。”

    沐国公坏坏一笑,“我年轻时候曾经给好几个闺秀送过礼物呢,还是皇子呢,送东西都不够大方……下一次你该同二皇子说,多送一些珍贵的东西。”

    嘉敏县主勉强笑了笑,二皇子送来的礼物虽不值钱,那时二皇子啊,最有希望登上储君位置的人,他的一片心意比珍品还要贵重!

    她的父亲果然如同母亲所言,是个傻子二百五!

    “当日我给你五万两银票,你说不会管我做什么。”沐国公果然比只送了几百两礼物的二皇子土豪气息浓厚,“夫人说话不算数啊。”

    沐国公夫人咬着嘴唇,“我是没想到国公爷是认真的……”

    “我虽然一向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但是这回认婳婳做女儿,无比认真!”

    沐国公的笑容淡了去,“谁挡着我认婳婳,谁就是我的仇人,别忘当年的事,你的好师兄可不会再来帮你对付我了,何况就算他来了,我宁可死,也不会改变主意。桦儿年纪轻轻就死了,她都不觉得委屈,我痴活了三十多年,靠娘,靠女儿享受了二十年,我这辈子够本了!”

    “国公爷,你别再胡说了!”沐国公夫人站起身,握住嘉敏县主的手,“女儿还在,你看不到吗?”

    沐国公靠着门框,无赖般翻了一下眼睑:“你不怕做恶梦,我怕!对了,似你这样狠心的母亲,她就是托梦,也不会再见你……”

    “父亲,父亲。”

    木大少爷满头是汗一溜小跑跑到书房,嚷嚷道:“婳妹妹要在京城最好的酒楼请客,说是庆祝新生,啊,整个京城的百姓都赶去酒楼,需要好多好多银子……”

    他巴拉巴拉把马场的事说了一遍,完全没看到脸色越来越黑的嫡母,沉默到几乎失去言语能力的沐世子,以及咬着嘴唇的嘉敏县主。

    “豪气啊,不愧是我女儿!”沐国公上蹿下跳,比请客慕婳还要兴奋,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去,把京城最好的酒楼,次一点的酒楼都买下来。”

    ps三更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