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拳打贱人
    “谁愿意听一对败家娘们**?”

    “就是,她们以为咱们指挥使大人是个傻瓜?连谁是自己亲生女儿都分不出?”

    “咳咳,就算以前没看出来,现在也看出来了啊。”

    木齐还给慕婳留下不少的侍卫,他们自然清楚顶头上司有多重视慕婳,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中怕摔了,他们让三小姐和田氏跑到小姐面前惹是生非,让小姐伤心,回去还不定怎么被收拾呢,还不趁现在群情激愤时刷木指挥使一波好感?

    他们出身很好,又是木齐信任的人,口无遮拦,狠狠贬低田氏和三小姐,“那个臭娘们不是早就被我们指挥使休了?怎么还敢来冒充夫人?”

    “瞒着指挥使换了女儿,残害指挥使亲生骨肉,也就是木大人宽宏大量,只是休了她,换做是我……不是她,木大人和小姐也不会骨肉分离十几年,只要一想到宠个仇人的女儿,自己亲生的姑娘被永安侯夫人当丫鬟用……真该弄死那个贱人!”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木齐休妻的事也讲了出来。

    方才还有些担心的百姓,这回砸田氏和三小姐更加无所顾忌,狠狠发泄一通,最好得是田氏和三小姐好似木头桩子,不躲不闪,任由腌臜之物砸在自己身上。

    她们这是怎么了?

    “报应,报应啊,老天爷都在报应这对贱人。”

    方才追着田氏的少年在人群中扯着脖子喊道:“田贱人不配做母亲,残害亲女儿,听信一个外人的挑唆,满天神佛都看不过了,老天有眼啊,砸,砸死她们。”

    他也拼命的弥补方才的过失,回去还能在公子爷面前求求情。

    有他这般扇动,百姓们自然不会再想田氏和三小姐为何不肯躲。

    嗯,老天爷是长眼睛的,没问题!

    嗯,善恶到头终有报,也没有问题!

    那还等什么?

    砸,使劲砸,没看老天爷都站在他们一边嘛。

    百姓既正义!

    柳三郎挥了挥手腕,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清浅的笑意,虽是做不到似慕婳轻松写意,但他的功夫也不是百炼的,总算是帮了慕婳一把。

    看了一眼百姓和宛城的小姐们,柳三郎摸了把额头不存在的冷汗,真难啊,好多人和他抢着帮慕婳出气。

    臭鸡蛋等腌臜之物落在身上,三小姐脏得比街头乞讨多年的乞丐还不如,如花似玉的绝美脸庞此时如同打翻了颜料,红得是果子残汁,黄得是臭鸡蛋,白得是面粉,黑得是炉灰……谁让此处是马球场?

    谁看马球不带点小零嘴?

    何况周围有不少摆设摊位的人,他们摊位不缺杂物,有人甚至把一些垃圾扔向三小姐和田氏。

    三小姐生生被气过去,不是穴道被制住,她早就晕过去了。

    从小到大,她就没有这般丢人过,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帮着慕婳?

    慕婳给他们什么好处?!

    他们都看慕婳有木齐才巴结慕婳……一定是的。

    慕婳缓缓走到三小姐和田氏跟前,所有人都停下了,刺鼻的味道令慕婳皱了皱眉,这两人太惨了,不过她好开心啊,原先的慢慢也会开心吧。

    “他们不是为巴结我,或是木指挥使才这么对你。”

    慕婳笑容明媚,仿佛能看透三小姐的心思,“你这辈子都想着拼爹,想着攀附富贵,我……谁是我爹娘,他们身份如何,我根本就没在意过。倘若时至今日,他们还是你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才会令我真正的伤心。”

    她做了那么多,不求回报,不求荣华富贵,只希望得到他们的承认而已!

    认可慕婳是个好姑娘!

    漂亮,能干,正直的好女孩!

    这些人中肯定也有借此泄愤的人,并非是为她出气,大部分人都是相信她的,虽然慕婳为战死的英灵请命,为退伍的将士求抚恤等等,这些事同他们关系不大,甚至慕婳出尽分头,他们从慕婳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当时今日他们同慕婳站在一起,用自己一双手为慕婳助威!

    民心,这就是民心。

    前世她戍边几年,最终血染疆场,是值得的。

    她心头曾有过一丝后悔在此时烟消云散,她牺牲性命死战到底,除了回报养育了她的沐家外,亦保护了一群可爱的百姓免于战火!

    慕婳扬起拳头,重重打在三小姐的小腹,三小姐身体飞出十几米,摔到地上,慕婳侧头看了一眼田氏,拳头紧了紧,同样挥出了一拳,田氏向后倒去,明显比对三小姐轻了不少。

    然而田氏眸子满是惊恐,慕婳竟然打自己了?

    以前无路她如何做,对慕婳如何冷淡,慕婳始终没有主动动过自己,当日那一刀,也是她扑到三小姐身上,代替三小姐挨的,在最后关头,慕婳明显收住了刀……这一切让田氏明白,慕婳不想弑母,她心头还是把田氏当做生母看的。

    最后,田氏还是失去慕婳,失去在慕婳面前的优待。

    “你方才说我不是你亲生女儿。”慕婳低头看着狼狈浑身一股刺鼻嗖臭味的田氏,“多谢你了,我终于解脱了!”

    慕婳掏出手帕擦了擦拳头沾上的脏物,轻蔑般扔到田氏脸上,“以后再出现在我面前,你再没有优待,仔细我的拳头!”

    慕婳打出口哨,白马跑过来,她翻身上马,灿烂肆意的笑容令所有人沉迷,“京城最好的酒楼,我请客,庆祝我重获新生,愿意捧场的,酒菜管够!”

    “多谢慕小姐!”

    “慕小姐请客摆席我们肯定去啊。”

    “恭喜慕小姐!”

    百姓们嘻嘻哈哈,纷纷恭贺慕婳,扬言一定去给慕小姐捧场。

    柳三郎不错神的看着潇洒离去的慕婳,嘴角微微扬起,“去给木指挥使送个消息。”

    “是,公子爷。”

    最好的酒楼摆流水席,银子肯定不少,柳三郎知道慕婳请得起,可是慕婳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庆祝新生,怎少得了木齐……沐国公。

    慕婳无需这两人抬身份,但是她还是需要父亲的。

    柳三郎怎舍得见她不完美?

    那是他给予慕婳再多都无法弥补的感情!

    ps今日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