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群情激愤
    三小姐一番惊天动地的嚎叫,赢得所有人的注意。

    原本百姓们已经遗忘掉永安侯府和木家换了女儿的事,毕竟慕婳太过优秀,风头正劲,哪怕不是亲生的,谁又能拒绝出众的好女儿。

    没见木指挥使和沐国公为慕婳已经把官司打到皇上跟前?

    有不少人暗笑永安侯夫人聪明反被聪明误,白白把慕婳这样明显能光宗耀祖的女儿推出去。

    谁能想到今日三小姐又给出另一种说辞,再次拉来当时为私心换了女儿的木夫人,此时田氏被木齐休掉的事儿还没有散播开去,田氏在众人眼中依然还是木齐的夫人。

    慕婳神色恬淡,无喜无怒,好似在听别人的事一般,语调平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么?”

    田氏身体一颤,心头被狠狠捅了一刀,更显得犹豫不敢开口,她只要说了……再也没有任何的挽回余地。

    不知为何,田氏莫名不忍心,泪水盈盈的眸子望着云淡风轻的慕婳,她从来就没有认真看过的女儿,她感到慕婳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般平静。

    三小姐暗再次掐了田氏一把,田氏似呆傻了一般毫无知觉,三小姐横身挡在田氏身前,直接怨怼慕婳:“你再威胁娘也没用,不就是看我爹如今做了神机营指挥使,你不舍得富贵,才再次往我爹身边凑?慕婳,你一直就是个爱慕富贵的,以前我不怪你,现在我也不怪你,只求你……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以免害人害己!”

    “慕婳,你把我爹娘还给我,好不好?”

    三小姐话风一软,双眸含泪,楚楚可怜,哀求道:“听说我们身份调换了,知道你在关外受苦,我是真想把父母还给你的,所以我忍痛苦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木家,斩断十年的养育之恩,不敢再亲近木家的任何人,只能偷偷去看看爹娘……我很痛苦,但我一直盼着你们骨肉能真正相处,不去打扰你们。哪怕在永安侯府过得不好,战战兢兢,始终无法同永安侯和夫人产生感情,我也没有想过再去打扰你……”

    “我一直不明白了,明明是亲生的骨血为何总有陌生的感觉?这不是生恩和养恩谁轻谁重的问题。我在侯府住着,心上却总是惦记木家的一切,知道娘受伤,我比谁都心疼,好似在剜我的肉一般,知道爹爹生意不顺,我比谁都着急。”

    “后来我才明白这才是骨血亲情。”

    三小姐揽住田氏的肩膀,哭着说道:“我和他们才是一家人,是至亲的骨肉,当初我娘没有换掉我们,也是不忍心吧,不忍心把至亲的女儿交到永安侯府,哪怕当时我会得到更好的照顾。”

    慕婳嘴角微弯,“是吗?田氏?”

    “……我……”田氏躲闪着慕婳的眸光,三小姐就在身边,以后会一直陪着她,等熬过这一段艰难捱的日子,她再同慕婳说明身份,或是让慕婳远远离开,等没人记得她的时候,再回到京城,她总是不会亏待慕婳的,一定会给慕婳足够的补偿,“是,三小姐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当时……当时我没有换……”

    还没等田氏说完,一块石头狠狠砸向田氏,碰,田氏躲闪不及,额头被砸出个口子,鲜血流淌下来,落入眼中,眼前的一切模糊,并一派赤红。

    “杨柳……”

    慕婳看着再次蹲下捡起石子的杨柳,“你这是……做什么?”

    从来没有人会为她出头?

    任何时候,她总是站在所有人最前面,哪怕是在中军坐镇,她也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揍她!”

    杨柳双眼红红的,好似受了极大的委屈痛哭过一般,不管三七二十一,捡起石子就向田氏身上脸上砸,“我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狠心的母亲!她当婳婳……不,当我们是什么?”

    没有牵引到婳婳身上,婳婳会伤心的,杨柳比三小姐哭得还惨,一边扔石头,一边哽咽道:“当我们是白痴吗?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羡慕侯府富贵换了女儿,哈哈,当时谁不知道侯府即将被抄家夺爵?她身为亲娘竟然不知道侯府的富贵如同镜花水月,把女儿送进侯府,换回侯府千金,真是忠肝义胆啊,永安侯夫人给了你不少的好处吧,你就没想到你那些东西是拿你亲生女儿换回来的?”

    “在你宠爱慕媛时,你就不觉得愧疚?”

    “我说过……”三小姐躲闪着石子,可是发觉扔石头的人越来越多,她抱着头,“你们疯了,慕婳,你的人都疯了!”

    扔石头的人始于杨柳,高潮在于宛城的小姐们全部抛弃以往的端庄,捡石头,砸人!

    谢莹高声道:“我们婳婳不屑同你们动手,给你们脸是吧,以为她好欺负是吧,呸,那是婳婳懒得同你们这对无耻子嗣,愚蠢狠心的贱人计较。慕媛,你口口生生说婳婳爱慕富贵,你这是再说你自己,听说自己是侯府的千金,你跑得比谁都快,回到永安侯府,看把你风光能耐的,就怕别人说你长在商贾的木家,几次陷害婳婳,甚至婳婳都去了宛城,你还不肯放过婳婳,屡次三番陷害婳婳。现在看到侯府落魄了,木齐做了指挥使,你又来说你是木家的女儿?”

    “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会名扬天下,无论怎样的出身,慕婳注定都是你这辈子望尘莫及的。”

    “婳婳可以不是永安侯的女儿,可以不是木指挥使的女儿,她自身的光彩和才情比是谁的女儿更耀眼贵重。”

    “像你这样贪婪平庸的女孩子永远只会在意谁是你的父亲!”谢莹一脸郑重,“而婳婳,她的亲人会因她而荣耀!”

    慕婳眼睑盖住眸子中的感动,不爱哭的她,此时眼圈亦有几分红。

    “对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怎么不说自己是皇上的女儿?”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

    “三小姐,你其实是公主吧。”

    “哎呦,她若是公主,咱们这可是要被砍头的。”

    “是啊,是啊。趁着砍头之前,多砸几个臭鸡蛋,奶奶的,我忍了好久了。”

    各种鸡蛋,烂菜叶等物什向三小姐和田氏砸来,铺天盖地,她们两个好似木头桩子一般,完全不知躲闪,亦无法发出声音!

    ps慕婳:“我要虐渣,虐渣,你们都闪开。”小伙伴和百姓:“女神,不劳你动手,我们来!”柳三郎:“迷弟迷妹太多,我都没捞到出手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