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三小姐又闹事了
    柳三郎说得轻松,慕婳却深知当日的腥风血雨,不亚于任何时候。

    原来五年前皇上突然病情加重,无法处理朝政的原因是保住‘妖人’?

    隐瞒得真好!

    前世的她还以为皇上要病死了,才有太后娘娘即将称帝的流言呢,当时同为女子,她觉得世间出阁女皇帝也不错,暗暗欢欣鼓舞了一番,然而真实状况竟然是这样?

    慕婳知道皇上坚持的道路是对的,当时皇上的内心一定很痛苦,明明他是正确的,偏偏所有人都说他被妖人迷惑,颠覆千年的传统,可皇上才是为整个天下好,读四书五经可以让人明白忠孝节义等礼仪,但杂书可让人进步。

    百家争鸣未必不是好事!

    莫怪柳三郎说过,皇上的胸襟很宽广,他的眼睛已经不再局限在皇位上了。

    过些年……慕婳看了看耳朵红红的柳三郎,皇上着力培养柳三郎,弄到最后魏王世子权倾朝野,太子都要同魏王世子好说好量,培养出一个足以抗衡皇帝的权臣……这是准备分权民主的节奏?

    慕婳摇摇头,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以前的记忆给不了她这方面帮助。

    领先一步是天才,领先三步是疯子,一心相信妖人的皇上,在太后娘娘和满朝文武眼中就是个不折不扣毁灭朝廷和天下的疯子!

    “蛊惑皇上的妖人死了?”

    慕婳突然开口,这人才有可能是关键,慕婳其实对沐国公等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更有认同感,因为前世她不记得任何事,又被捆住了十年,等同于生活了将近三十年,除了偶尔冒出一些记忆外,她就是这个时代的人。

    所有的亲人,朋友,甚至仇人都在此处。

    她同周围的女孩子没有任何的区别。

    柳三郎眸子深邃,轻声道:“具体的事情,伯父没有同我说过,不过既然他被太后称之为妖人,哪有那么容易死?我……听说他年岁已经同太后娘娘相当,据说还同太后娘娘……开始时最支持他得是反倒是太后娘娘。”

    “你怎么吞吞吐吐的?脸又红了?”

    慕婳不明白有什么值得柳三郎这般难以启齿。

    柳三郎扯起坚硬的嘴角,呵呵了两声,就不能指望慕婳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方才木指挥使说,可能是他回来了,你猜会不会是这个他说得就是……”

    慕婳深以为然点点头,“可是三叔让皇上小心,莫非他们恨着皇上?明明屠戮驱逐他们的人是太后娘娘,不肯相信他们学说的人也是太后娘娘。”

    若是能杀了太后,皇上肯定还会继续支持妖人!

    怎么偏偏妖人更仇视皇上?

    慕婳突然又道:“我爹还说有人吃里扒外,泄露天工坊……莫非天工坊已经研制出连发的枪火?”

    莫怪皇上最近敢于提拔木齐,敢于推行新政,甚至敢于不给太后娘娘面子,原来底气十足啊。

    如此有底气的皇上,在天工坊中是不是还有更致密的,杀伤力很大的武器?

    这个妖人可真不简单,能把皇上迷惑得即便他离开,依然从事这方面的研究,皇上的眼界还真是宽广。

    慕婳对当今更是好奇了。

    “原本我是不打算入宫的,既是宫中寿宴有变。”慕婳看了一眼马场上纵马打球的女孩子,勾起一抹笑容,“我同她们一起入宫。”

    “你不是要做个安静悠闲的女孩子吗?”柳三郎微笑反问。

    回应他得是慕婳的铁肘,正好顶在柳三郎胸骨之下,一时有点岔气,微微弯腰时,因离着慕婳很近,碰到她的耳垂和鬓间的垂发,柳三郎呼吸滞,慢慢伸出手……可就在此时,马场上的女孩子欢呼着向慕婳跑过来。

    大汗淋淋的杨柳冲在最前面,声音也更是响亮,“婳婳,我们赢了,赢了!”

    没有慕婳,她们根本赢不了,慕婳制定的战术,不仅让她们赢了,还赢得相当漂亮!

    女孩子都是爱漂亮的,击球的动作漂亮,防守的动作漂亮简洁,骑马时潇洒漂亮,总之她们是最吸引所有人目光的漂亮女孩子!

    慕婳笑着迎了上去,她不怕付出,也吝啬于给旁人帮助,不奢求同样的回报,只要是她认为对的事,她就会去做!

    然而她内心还是希望有人记得,或是感谢她的。

    杨柳她们在胜利时还记得同她一起分享喜悦,她们还记得慕婳的付出。

    几个女孩子围着慕婳砰砰跳跳,慕婳被她们围在当中,百姓们亦是欢声阵阵,总算见到慕婳慕小姐了,果然如传说的一般是个潇洒磊落的女孩子!

    慕婳没有下场打马球,不影响百姓对她的推崇,小小的马球比赛,若是慕婳和闺秀们比拼,不是欺负人嘛。

    结果对手连慕小姐教出的人都打不过。

    “慕小姐的确是不求名利,不爱出风头的人。”

    “就是,就是。”

    赶到马球比赛现场的三小姐差一点被气得背过去,慕婳还不愿意出风头?

    整个京城的闺秀小姐都算上,谁比慕婳能抢风头?

    此处人多更好!

    她也能早点把消息公布出去!

    “三小姐。”田氏犹豫般咬着嘴唇,她白皙的脖子上还残留着木齐掐出来的淤青,嘴角亦是淤青一片,木齐那双嗜血摄魂的眸子令她恐惧,哪怕她已经找人写好状纸,状告木齐抛妻弃子……她在衙门门口犹豫好久,迟迟不敢击鼓,“人这般多,我还是一会儿再单独同慕婳说吧。”

    三小姐拽住田氏,“这是最好的机会了,你现在不说,单独同慕婳说出真相,慕婳肯定不会把身份还给我的,你知道她一向爱慕富贵,当初就是死活赖在侯府不肯走,现在我爹比侯爷更富贵显赫,她一定百般狡辩,只有让大家都知道,都明白她是什么样的人,都鄙视她,她才有可能从我和你的生活中消失。”

    “那些不愉快的东西才能完全消失。”

    “父亲也不会再抛弃你,不管哥哥。”

    三小姐宛若喷火的眸子盯着慕婳,好似要把她整个人燃烧殆尽,“只要没有慕婳,我们一家又能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了,一切都是慕婳的错,莫非你还心疼她?你说过,只疼我一个人!”

    ps继续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