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五十六章迷雾重重
    弹头还在少年的身体里。

    慕婳面色冷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突然冒出真正的火枪意味着什么?不,掌握这项火枪技术的人比她更清楚!

    只是不知火枪是否可以大批量生产?

    上苍让她逆转重生,让她觉醒遗忘的记忆,莫非就是为了这一天?

    可是她那段已经模糊的记忆能做什么?

    她是会用火枪,能把火枪的保险弄坏,却根本不会制造这玩应,那段记忆中,她也只是一朵军中霸王花罢了,最后还是死在……那是她无比庆幸可以用孟婆汤抹去的记忆。

    然而随着雷电重生,她忘记了那一世很多东西,却记得最后那人甚至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命令开火!

    “婳婳。”

    木齐走过来,本来想看看侄子的伤口,可见慕婳突然脸庞惨白,好似经历噩梦似的,蹲下身体,小心翼翼把女儿揽住,“没事,爹在呢。”

    受伤的少年想哭,二叔,你是我亲二叔吗?

    谁受伤更重要啊。

    慕婳轻轻摇头,扯起嘴角,“我怎么可能被吓到?爹,快送他去找大夫,他的伤口还需要仔细处理,嗯,最好找一些开明的,不是死脑筋的大夫。”

    这涉及到外科医学,未必所有的大夫都能接受划开少年的小腹取出弹壳。

    木齐又怎能不在意杨耀儿子的性命?安慰女儿虽是重要,但侄子的性命同样要紧,“送他去给神医看看,给皇上送个口信。”

    他停顿了片刻,低头又仔细看了侄子的伤口,回头看着被缴械下来的枪火,眸子眯了眯,“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有人吃里扒外,打天工坊的主意,另外就是……他们回来了。”

    慕婳身体一震,天工坊?

    他们?

    这些都是什么玩应?

    她只是想做个安静的女孩子,怎么会遇见这样的事?

    “二叔,我爹说……”少年抓住木齐的衣袖,气喘吁吁说道:“让我同皇上说,寿宴要小心……皇上要小心。”

    “你爹现在在何处?”木齐扶住侄子,问道:“用不用我派人去支援他?”

    少年摇头道:“我也不知他在哪,只是命令我赶到京城给二叔送信,同我爹分开没多久,便被人追杀,他们一路追着我,几次我都差一点没有逃过去。”

    “我会派人去找你父亲,寿儿,安心养伤,有二叔和皇上在,不会让你爹有事的。”

    “……”

    少年交代完所有的事,向慕婳感激的一笑,最终体力不支,昏死过去。

    木齐直接抱起少年,脸色僵硬,慕婳冷静的说道:“他应该只是晕过去了,赶紧送他去找大夫吧。”

    “你不用担心我,那边的马球赛还没结束,我还得赶回去。”

    “我派几个人保护你。”

    木齐直接说道:“不得拒绝,婳婳,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该知道的,我猜京城还有敌人潜入,你功夫再好,在神兵面前,也得当心。”

    慕婳点头道:“我听你的。”

    临走之前,木齐警告般瞥了柳三郎一眼,到底侄子和皇上的安危要紧,“离婳婳远着点。”

    撂下一句外强中干的话,木齐带着大批的手下离开,顺便带走袭击侄子的人和枪火。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走向发楞的慕婳,想到方才他把慕婳压在身下,同她四目相对,柳三郎心头莫名涌起一股燥热。

    倘若他再有勇气一点,木指挥使再来迟一点,是不是就可以……

    慕婳见到柳三郎红彤彤的耳朵,问道:“你发热了?”

    “……没有。”

    一切的美好缠绵全被这句话打破,柳三郎面色僵硬一瞬,对上慕婳清澈的目光,有几分无力,亦有几分必然的感觉。

    柳三郎比慕云和所有情敌具有优势的一点是知道慕婳那丰富多彩的经历,那可是少将军啊,虽然少将军战死时也不过刚刚弱冠,比他本身大上两岁,然而少将军怎会儿女情长?

    他突然觉得很心塞,前路漆黑一片。

    好在他的机会总比旁人大一点。

    柳三郎不知慕婳的灵魂被困了十年,否则……他怕是更觉得没有希望了。

    “皇上也有提过天工坊?”

    “偶尔听过一句。”

    柳三郎陪着慕婳返回女孩子比赛的马场,他手臂微抬,护着慕婳避开拥挤热闹的人群,好似怕莽撞的百姓挤坏慕婳,跟在他们身后的侍卫一头黑线,该不该跟指挥使回禀此事?

    在他们看来,柳三公子几乎抱住慕小姐。

    柳三郎声音很轻,慕婳为听清向他身边凑过去,继续追问:“天工坊是皇上设立的?其中也有火器?还有皇上送你的望远镜?”

    完了!

    侍卫挡住眸子,前面的小姐已经主动投怀送抱,同柳三郎咬耳朵,他们可以想象指挥使发怒喷火的样子了,互相看了一眼,还是不要禀告了,拖到柳三郎迎娶小姐,他们只需要随份大礼就好了。

    柳三郎脸庞微熏,很享受慕婳亲近自己的感觉,慕婳等了半天没听到动静,不满横了柳三郎一眼,“我问你话呢?!”

    这般重要关键的时候,柳三郎竟然发呆出神了?

    “天工坊……”柳三郎轻咳两声,正色道:“我只听伯父提过,说是里面收拢不少的人才,前两年改进耕地的铁犁就是天工坊研制出来的,还有水车等农耕器物。”

    他的耳朵依然是红的,慕婳近在咫尺,他还能把话说得流畅自然,已经用尽所有的忍耐力了。

    “伯父如此重视京城书院,扶持程大学士,还有一条就是让程大人在士林中吹风,他不希望所有的读书人只读圣贤书。”

    慕婳眸子闪烁,可柳三郎随后一句话浇灭慕婳所有的猜测,“皇上同太后娘娘的矛盾其中一条,便是太后认为皇上受了妖人的蛊惑,太后娘娘不认为妖人的学说是对的,五年前曾经驱逐过不少的人出京,当时亦死了不少鼓吹百家争鸣,国富民强的学者。”

    “皇上为保住天工坊,交出不少的权柄,当日太后娘娘气焰很盛,女主天下的流言就是五年前传开的。”

    柳三郎话语多了几分沉重,“许是如少年所言,他们回来了,回来报复太后娘娘和没有坚持下去的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