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神兵
    赛马场外,围满了人,人头攒动,热闹喧嚣。

    女孩子打马球不够激烈刺激,但是往往会吸引很多人观看,毕竟是难得一见的事,场地上或是娇俏,或是艳丽,或是明艳的贵胄小姐激烈比拼,可是绝不常见的。

    叫好声音此起彼伏,非常喧闹。

    为争夺进宫向太后娘娘拜寿的资格,往日秉承着温良恭俭让,端庄柔和的女孩子此时也已杀红了眼,比出了火气,激烈的碰撞,为每一个进球忘情般的欢呼。

    “既然很焦急,你怎么不亲自登场?”

    柳三郎端着茶杯,漂亮的眸子斜睨一直站在窗边的慕婳,她一身湖水蓝衣裙,清爽而干净,宛若夏日蔓延开的山水画,驱散燥热暑气。

    慕婳淡淡的说道:“我不是脚崴了吗?”

    “喝。”

    柳三郎显然是不信的,今日围上来的百姓比往日多很多,大多都是来看宛城女孩子的,最重要得是来看慕婳的。

    只要慕婳在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落在她身上。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有些人生来就是耀眼夺目。”

    “你这话不对。”慕婳背对着柳三郎,轻声道:“没有人生来就是耀眼夺目,没有我,她们团结齐心,供方有序,打得也很好,每个人都很出色,亦很耀眼夺目。”

    看到宛城女孩子胜券在握,不会再有意外变化了,慕婳坐回柳三郎对面,习惯般接过柳三郎递过来的茶杯,“倘若我登场,马球比赛就没意思了。”

    并非慕婳狂妄,而是实力太强,她嘴上说着喜欢‘虐菜’,只是安慰宛城的女孩子,从训练她们那一天起,慕婳就没有想过同她们一起登场,同她们一起入宫拜见太后娘娘。

    让女孩子出风头的机会太少,慕婳不缺名利,亦不愿意争夺‘简单’‘扬名’的机会。

    “对付其余对手,她们有你亲自传授的东西,足以获胜。”柳三郎明了慕婳的心思,轻声说道:“不过入宫在后,同京城小姐比试,她们能赢?”

    慕婳灿烂一笑,“我相信她们!”不管输赢,她们都曾努力过,奋斗过,亦不会为少女时代留下遗憾。

    “嘉敏县主也在其中,不过慕三小姐据说因为婚期将近,退出马球队了。”

    柳三郎盯着慕婳的眸子,半晌之,慕婳翻了个白眼,无辜般摊手:“对三小姐的婚事我是很高兴,对嘉敏县主……”

    慕婳突然停顿下来,立刻站起身体,几步跑到窗口,向外张望。

    柳三郎几乎同时来到慕婳身边,同样向人群中扫视,从怀里掏出一个单筒镜,放在眼前仔细查。

    慕婳:“……”

    “伯父送我的生辰礼物。”

    慕婳盯着单筒镜好半晌,缓缓开口:“我是想问,这玩应,他是从何处得来的?番邦进贡……”

    下一刻,柳三郎把单筒镜递给慕婳,“西南方向好似不大对劲。”

    慕婳按下探究的心思,拿起单筒镜看向西南方向,手指不自主泛白,太清晰了,几乎能见到远处百姓脸上的汗毛,随后她看到的情况,令她脑子似要炸开一般,哐当,手中的单筒镜掉落,慕婳怔怔出神,“怎么可能?”

    如果更遥远的,不完整的记忆没有错,那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火器?!”

    柳三郎眸子深邃,同样不可置信。

    “你又知道?”慕婳宛若看神仙先知一般看向柳三郎,那不是简单的火器,而是……没有看错许是连发的。

    谁掌握这些,谁就有可能称王称霸!

    毕竟弓箭同火器是没有办法比的。

    柳三郎皱着眉头,“听说过,却是没有见过。”

    他深深看了慕婳一眼,扯起嘴角,“你好似挺明白啊。”就算她前世是少将军,可也不该知道这些东西。

    慕婳打了个激灵,“先把人救下再说,不能让他们伤害无辜。”

    此处百姓云集,很容易造成慌乱,拥挤踩踏比枪火更危险。

    慕婳看得出已经受伤的少年应该是中原人,而后面的追兵……她没有再迟疑,直接从窗户跃下,两层楼的高度不算什么,慕婳落地后,在茶楼门口百姓惊讶的目光下,向西南方向快速跑去,“让一让,江湖救急。”

    柳三郎眯起眸子,手指无意识般屈起,扬声道:“你去给木指挥使送信,山海关总兵出事了!”

    “是,少爷。”

    门口的书童忙拍掉手中的点心,顾不上多问,冲忙下楼飞奔去神机营驻地。

    柳三郎又看了一眼皇宫方向,随后如同慕婳一般,从窗口跃出,远远瞄着慕婳飞速在人群中穿梭的影子,他亦紧追不舍。

    皇上想给太后娘娘一个盛世寿宴,可偏偏总有人想要破坏。

    枪火都流落在外,用来追杀山海关总兵,皇上……怕是这回再无法因爱惜人才或是维持稳定朝局而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了。

    奔跑且受伤的少年目光模糊,眼前时暗时明,感到头重脚轻,身体颤抖,小腹的伤口越来越疼,他的手已经捂不住了鲜血……本想混入人群,可后面的追兵竟然敢开枪火,完全不顾及旁人,他……不能再继续往人多的地方跑,一旦引起骚乱,定会死伤无数。

    他就算躲过追杀,死了那么多百姓,他也没脸见自己的父亲。

    少年咬着舌尖,疼痛让他恢复了几分神智,爆发出所剩不多的体力,他转移方向,往小巷跑去。

    慕婳离着少年已经不远,见他转移方向,立刻明白少年不愿意牵连无辜,这是个好孩子!慕婳脚下跑得更快,无论如何也要救下他!

    少年从未进过京城,更不熟悉巷子,前面的竖起一道石墙,这条巷子是死胡同,以他如今的体力根本无法翻过石墙,身后的追兵又堵住了退路,他后背靠着石墙,身体慢慢下滑,坐在了地上,苦笑般看着拿着怪异火硝的人。

    也没有问你们是什么人,他们不会说。

    更没有大义凛然的痛骂,他静静看着敌人靠近,睁大眼睛,看着他们如何杀死自己。

    他等待死亡的降临,然而在追兵开枪之前,一块砖头飞了过来,砸掉了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