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互虐才叫爽
    三小姐夺门而出,永安侯被气个倒仰,万念俱灰,神色落魄去了书房,只留下一句话:“把这件事知会后宅养病的夫人,以后慕媛的事,本侯不管了!”

    他许是还能节省一笔嫁妆银子。

    “儿子,咱们怎么办?”宋父靠近宋公子,“我算是瞧明白了,永安侯府外强中干,没什么指望了。而且永安侯连自己女儿都管不住……”

    “咱有皇上赏赐的如意,怕什么?”

    宋公子抚摸着如意上的字迹姓名,得意洋洋一笑:“随她闹去,早早晚晚她得回来乖乖嫁给我,侯府想要拜托咱们父子,想再把咱们悄无声息的送到关外……呵呵,想得不要太美。本少爷就留在永安侯府了,京城繁华惹恼,傻瓜才肯离开。就算侯府外强中干,也比咱家强上几分。”

    他们父子对视一笑,横竖侯府再穷也得养着他们,何苦再去费力赚钱?

    永安侯夫人刚刚从昏迷中悠悠转醒,看清守在自己床榻旁的人,逐渐清晰的眸子闪过一抹失望,“媛姐儿呢?”

    李妈妈掩饰般端起一旁放得汤药,“我先侍奉您吃药,大夫说喝了这一剂药,您的病许是就有起色了。侯府上下离不开您,您可不能再在病倒了……”

    “媛姐儿呢?”永安侯夫人推开李妈妈搀扶自己起身的手臂,有气无力的撑起大半的身体,“她在哪?我……我把她交给你,让你帮她,你竟然眼看着她闯祸?我怎么同你交代的?她她是不是被你撺掇着去利用五姐儿去对付慕婳?还有木……田氏那个蠢货,被木齐休了,她还有脸哭?”

    皇上赏赐落到宋少爷手上后,永安侯夫人被打击得彻底昏了过去,一个紧接着一个的坏消息,令她身体更加虚弱,病情更重。

    如今的状况她再没办法养病,总不能眼看着慕媛作死下去。

    李妈妈扑通一声跪下来,满脸的眼泪,“我不敢喊冤枉,三小姐的性子时刻都想着针对四小姐,我劝过她,只需让五小姐安静嫁去宋家,再想办法让他们出京,这事就算完了。可三小姐听不进去,如今四小姐的性子又不是不肯让人的,有勇有谋,还有多个侯府都惹不起的靠山,就算三小姐成功了又能怎样?四小姐那是沐国公都抢着认女儿的,皇上……怕是都对她上了心,外面的勋贵重臣谁又敢再瞧不起她。”

    永安侯闭了一下眼睛,心情颇为沉重,别说慕媛不甘心,她甘心吗?

    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现在成了永安侯夫人都搬不动的一座高山,“算了,我不怪你,是我高估了媛姐儿的心智,真不该把侯府交给她。你去把她叫回来,我……再生气,我也得帮她把婚事拖上一拖,宁可让她守了望门寡,以后再想办法,也不能把她就这么嫁给一个无赖色坯。”

    只要三小姐是干净的,没有被人破了身子,就还有希望。

    “三小姐……”李妈妈暗暗咬牙,猛然道:“三小姐跑出侯府,许是去找……去找木指挥使了。”

    永安侯夫人苍白虚弱的脸庞多了一丝神采,嘴角微微扬起,冷哼道:“她还不算太蠢,只要把一一切都退给田氏,木齐就算心疼亲生女儿,看在养大她的份上,怕是……”

    察觉出李妈妈神色有异,永安侯夫人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了!媛姐儿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主子,三小姐没有良心,眼见皇上赐婚,她……她说是主子和侯爷害了她,她不是您的亲生女儿,木指挥使才是她生身之父,她不再相信当初换女的事,反倒认为是您为四小姐着想,为推掉这桩婚事,才炮制出来的换女之事。”

    若说主子这辈子对谁掏心掏肺的好?

    除了三小姐慕媛外,没有第二个人了。

    “当初侯府濒临绝境,您生下三小姐,粉团一般的人儿,您不忍她跟着您被流放,这才……这才顺势让田氏调换了她们身份。您为不对四小姐有感情,从不肯亲近四小姐,只把她当做丫头使唤,把她留在京城享受荣华富贵。”

    “您的一片苦心,全心为她好的苦心,她却是不领情,抛弃亲生父母,攀附木指挥使。”

    李妈妈为主子难过伤心,越发为曾经的四小姐不平,“四小姐只求您一句话,她便甘愿为您和侯爷付出一切,三小姐……被田氏养废了,养成爱慕虚荣的白眼狼,心比针鼻还小,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点点利益,却不知道格局。她贸贸然跑过去,只会徒增笑料,惹旁人更加看不起她。侯爷说了,以后三小姐的事,他不会管了。”

    永安侯夫人面色变了又变,气血在胸口淤积,五脏六腑好似在油锅上滚过一般,剧烈的痛处,愤恨比剥皮抽骨好不到哪去。

    在没有比被亲身女儿伤害更让一个母亲痛心了。

    关键是她对三小姐真真是一门心思的好,盼着慕媛给她长脸,嫁得比她更好,为此她宁可算计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哪怕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好,好,她真是好样的。”

    “哈哈……”

    永安侯夫人突然拍着炕边,大笑起来,“好得很,我……我也当学侯爷,没她这个女儿。是啊,她现在除了有一桩缘定三生的好姻缘外,还有哪一点值得我骄傲?要名声没有名声,要才华比不上慕婳一半,蠢笨如猪,眼高手低,自作聪明的废物不配做我的女儿!”

    李妈妈冷眼瞧着永安侯夫人癫狂模样,这次三小姐真是在作死啊,她将唯一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生母也彻底得罪了。

    “闹吧,闹吧,我倒是……”永安侯夫人泪水滚落,“盼着她把慕婳给我闹回来,慕婳……才该是我的女儿!”

    在此刻她不得不承认慕婳的优秀,承认被自己忽视的女孩子有多出众。

    李妈妈拿着帕子擦拭永安侯夫人歪斜的嘴角,主子怕是半边身体都不会动了,倘若当初将错就错,留四小姐在身边,该多好啊。

    三小姐就没弄明白,这桩婚事决定的人是皇上!

    “把田氏也放出去,让她们这对蠢货母女,好好折腾。”

    “是,主子。”

    ps求月票,这样的母女互虐才叫爽,嗯,婳婳还有风头要出,没空亲手虐渣渣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