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三小姐最后一招
    宋公子好色猥琐,性情也说不上好,但绝不是蠢人,相反他有生活在底层百姓的察言观色,以及得势后仗势欺人的小人行径!

    他很明白手中这柄如意的价值,更清楚三小姐想要毁掉如意。

    有如意在手,他又怎会对三小姐客气?

    在关外蛮荒的地方,家中的男人就是天,妻子就是奴仆一般的存在,在有些地方,妻子都可以共享或是买卖的。

    就算是在关内,帝国繁华之地,有不少男人也有虐待妻子的人。

    相反越是在富贵人家,正妻越是得到尊重,这也是许多女孩子宁可去富贵人家做妾,也不愿意做贫寒人家正妻的原因,绝非是单纯因为富贵荣华。

    “你……你竟然敢打我?”

    三小姐捂着红肿的脸庞,面目狰狞,“来人,来人,把他给我打死!”

    从小到大,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似癞蛤蟆一般的人渣不仅缠上了她,还敢动手?三小姐气疯了,暴怒的叫嚷道:“打死他!”

    宋公子眸子闪过一抹狠辣,高高举起手中的如意,“永安侯,你想满门被抄斩吗?再不让你女儿住手,我就抱着皇上赏赐的如意去撞宫门,当面向陛下说你女儿意图杀夫,不听皇上的旨意。”

    永安侯被一波一波弄得头昏脑涨,着实不明白一桩简简单单就能应付过去的婚事,最后怎么成了皇上赐婚?!

    未来女婿还有一柄皇上赏赐的如意。

    永安侯既没有沐国公‘贿赂’皇上的本钱,又没有木齐同皇上的情分,他万万不敢得罪皇上,上前抓住三小姐的胳膊,眸子闪过一抹的厌恶之色。

    三小姐宛若疯子一般,头发散乱,脸庞还带着巴掌印,固然令男人心疼,亦折损她天仙一般的容貌,再漂亮的女孩子,不知打扮,行止癫狂也会从天仙变成村姑。

    “你闹够了没?!”

    冰冷的话语,令受了刺激的三小姐冷静了少许,罕见的永安侯对她极是冷漠,“不亲,我……”

    从回到永安侯府,三小姐一直享受着超出一切的优待,周围的人都说她受苦了,本是凤凰却被当做麻雀养大,父母尽力的补偿她,两个哥哥虽是才学平庸,却也费尽心思逗她开心。

    堂堂永安侯对她宠溺非常,笑脸相对。

    一切一切都证明她的确是受苦了,她是他们最重要的一个孩子。

    三小姐一直生活平顺,备受宠爱,猛然间父亲厌恶她,甚至不去教训欺辱她的猥琐男人,反而怒斥她,“我不要嫁给他,而且他打了我,你不该为我做主吗?”

    “嫁不嫁人容不得你说得做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尽管听命就是。”

    永安侯想到要把三小姐嫁给那么一个男人,同样恶心得不行,“等太后娘娘寿宴之后,我就让你们成亲,尽快……尽快随你夫婿回关外去。”

    眼不见为净,永安侯恨不得明日就把三小姐嫁出去!

    “你是我爹嘛?你怎么能不管我,这般对我?”三小姐倍受打击,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摇头道:“不,你不是我爹,我……我要去找宠爱我,保护我的父亲。”

    永安侯脸庞黑若黑国底,抓住三小姐的胳膊,“你什么意思?我不是你父亲?谁是你父亲?不,你想找谁?木齐……木指挥使吗?”

    昔日随便他欺负的奴才爬到他头上,他在外已经很没有面子了,木齐去做指挥使之前,还坑了他一笔银子,让侯府背着一大笔外债,并且当着所有勋贵朝臣的面,说,同永安侯以后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已有不少的朝臣嘲笑永安侯,同样杜绝永安侯攀附上木指挥使。

    永安侯不是有志气本事的人,但是他到底还是个男人,被同僚嘲讽,他亦会觉得难堪,木齐突然成了新贵,对他的打击尤其巨大。

    三小姐说道:“你不疼我,不知保护我,还不许我去找曾经疼我,爱我的父亲?他绝不会如同你这般对我,而且……而且……”

    “我到底是谁家的孩子都是你们说的,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愿意还是不愿意,我……我已经懂事了,你们不能随意决定我的出身。”

    “证据是什么?”

    “仅仅是木夫人的忏悔?”

    本是口不择言,胡言乱语的三小姐眼前突然一亮,宛若一道惊雷劈开笼罩在她头顶上的重重阴霾,是啊,倘若她不是永安侯的嫡女,这桩婚事就不该是她的,而是慕婳的。

    木齐已经不是侯府的奴才,而是朝廷新贵,神机营指挥使,皇上宠臣,哪一个身份不比内外交困的永安侯府强?

    真正进了侯府,接触勋贵朝臣,三小姐才明白,有世袭爵位的人家未必就过得好,有不少落魄的勋贵日子紧巴巴的,还不如珍宝阁的木家。

    权势和圣宠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而这两样恰恰是木齐最不缺的东西。

    “他带我那般好,那般宠我,他怎么可能不是我亲生父亲?”只需要一瞬间,三小姐已经衡量清楚了,原本她什么都想要,想占据两家的优势,如今她必须得舍弃一边了,“木夫人本就是个糊涂的,她脑子不清楚,是你们,是你们早知道有这桩婚事,才故意……故意让木夫人说换了我和慕婳。”

    “你们想把这桩婚事推到我身上……我是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我真是傻啊,堂堂侯府,丫鬟婆子那么多,木夫人只是个来看望主子的外放奴婢,她怎么就能在戒备森严的后宅把我和慕婳给调换了?”

    “所有人都被……都被你们骗了!”

    三小姐狠狠甩开已经呆滞的永安侯,提着裙着,向后连连后退,好似躲避蛇蝎猛兽一般,红肿的眸子溢满悲情,“你们不能因为疼爱自己的女儿,就祸害别人家的女儿……让别人骨血分离,让慕婳享受不属于她的一切,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就不怕遭报应?”

    “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

    三小姐发泄一通,转身飞速向侯府外跑去。

    永安侯仰天长啸,笑出了眼泪,“报应,这就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