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五十章 缘定三生
    慕婳正处在风口浪尖,一举一动都颇引人侧目,连即将到来的举国盛世太后寿宴都没有压下慕婳的风头。

    纵然没有柳三郎和慕云帮忙,她再次去永安侯府侯后,三小姐的婚事被传得沸沸扬扬。

    当今圣上在早朝上谈起家事,同朝臣们说起女儿的重要,虽然没有称赞慕婳一个字,但是朝臣心知肚明,皇上非常重视亦或是欣赏慕婳。

    莫非皇上想让慕婳入宫?

    随后朝臣们更是大跌眼镜,从不上朝的沐国公和新贵神机营指挥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大打出手。

    沐国公身手肯定不如木指挥使,可架不住沐国公人缘好,应该说看新贵木指挥使不顺眼的朝臣很多,有他们拉偏架暗中帮忙,为认女儿拼尽全力的沐国公爆发出来的战斗意志是惊人的。

    他们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皇上撑着龙椅,笑盈盈看着撕打成一团的两人,闲庭信步般同身边的无庸公公说话,“多久没见到这般的热闹了?”

    无庸公公:“……”

    “你猜,他们为何打架?就是同沐国公打架,也该是杨耀。”皇上说道此处时,温润的眸子深沉上几分,“按他也该入京了,你去兵部看看,山海关总兵到哪了?”

    蛮夷最恨的两个人,一是杀伐果敢的沐少将军,二是国朝守门天狼杨耀。

    皇上担心杨耀被人在路上伏击,更怕杨耀那性子闯祸惹事。

    “陛下没听沐国公说吗?木大人既然不疼慕小姐,不如让他做慕小姐的父亲……他会很疼慕小姐的。”

    无庸公公不敢勾起皇上的心事,佯装轻松回道:“这场架是为慕小姐,您没看永安侯脸都绿了。”

    站在队列后面的永安侯手足无措,两位他高攀不上的人争着抢着认慕婳为义女,而他却听从媛姐儿和夫人的话,把慕婳驱逐出侯府,简直……简直就是糊涂透顶。

    皇上唇边的笑容淡了几分,漫不经心说道:“永安侯。”

    “啊,皇上。”

    永安侯快走出列,跪倒道:“臣在。”

    沐国公和木齐几乎同时停手,根本不用旁人拉架,两人几乎同时看向高坐在龙椅上皇上,陛下要做什么?

    沐国公有今日当庭争女儿的信心,来源于……他把自己绘制改良的海船图偷偷献给了皇上,皇上虽没有明说帮他抢女儿,但沐国公觉得拿了他的好处,皇上起码能做到两不相帮,毕竟同皇上的宠臣争慕婳,他身上的压力还是蛮大的。

    同样木齐目光灼灼望着皇上,昨日他也进宫了,说自己不要永安侯爵位,还陪着皇上小酌几杯,说起他女儿慕婳时,皇上兴致仿佛也很好,还教他如何宠爱女儿来着……莫非今日他要改变主意?

    不行!

    哪怕皇上是他效忠的对象也不行。

    婳婳只有一个爹,只能是他!

    沐国公有嘉敏县主,同他抢什么。

    皇上声音隐含好奇,眸子已满关切亲和,然而熟悉皇上的木齐却能感到一抹怒气,皇上发怒时,都是温柔的,不似他阴沉得旁人都能看出来自己心情不好。

    “朕听说,你未来的女婿拿着婚书上门了?”皇上把玩着手中的玉如意,“不知爱卿把哪位千金许配给他?说是姓宋,好似对你颇有恩情,虽然朕一向不赞同因恩情就结下婚事,不过爱卿的家事,朕不好干涉,成亲为缔结两姓之好,双方满意才是一桩良缘,不负当日宋家对你的援手之恩。”

    首辅低垂的眼睑突然抬了抬,随后又古井无波般垂下来,

    永安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昨日闹开后,他用尽所有的人脉和法子尽量让消息暂缓散播,三小姐回府后听说经过,生生被气昏过去,侯府如今乱做一团,永安侯夫人亦是瘫软在炕上,陷入昏迷。

    后来还是五小姐帮衬着,侯府才勉强平稳下来。

    只是一夜而已,怎么就传到皇上耳中去了?

    而且皇上还当庭问他,这不是在满朝大臣面前亲口承认三小姐的婚事?

    皇上为何要对慕婳这般好?

    木齐的面子也太大了。

    还是说,永安侯眼睛滴流乱转,皇上正值壮年,虽然不是过分热衷美色,但也没拒绝采选女子入宫,慕婳出落得精致,怕是入了皇上的眼儿,让皇上上了心。

    永安侯心头隐隐不平,他的女儿慕媛比慕婳还要漂亮明艳,皇上怎么就没有看上慕媛?

    “永安侯,皇上等你回话呢。”

    无庸公公出声提醒发楞的永安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到底是哪位闺秀即将成亲?咱家也能登门讨一杯喜酒喝。”

    不轻不重的话令永安侯打了个哆嗦,嘴唇更是颤抖着,倘若说出是三小姐,这桩婚事直达上听,再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永安侯是不甘心的,然而在皇上面前,他不敢不说,木齐再一旁虎视眈眈,一旦他说是别的女儿,慕婳没准真敢直接闯到金銮殿,指责他欺君!

    到时候他失去得可不仅仅是未来的荣华富贵,许是满门上下都得再次踏上流放的路,再也没有机会回京城。

    永安侯想到自己夫人一番费尽心思的谋划,再好的计谋,在皇上面前,又算什么?

    当初还不如让慕媛直接勾引皇上!

    “回……回皇上,同宋家定亲是臣的三女。”

    “咦。”

    朝臣中间传出惊讶和诡异的抽气声,虽然他们都隐隐听到一些风声,但他们都不大相信永安侯会把最出色的三小姐嫁给没有任何名声的宋公子。

    这个宋公子听说还是从关外来的,异常穷酸。

    “三女?”皇上抚摸手中如意,好奇的问道:“不知闺名是?”

    “……小女闺名……慕媛。”永安侯破罐破摔,闭上了眼睛装死。

    皇上扯出一抹笑容,佯装随意般将把玩的玉如意递给无庸公公,“把这尊如意赏赐慕媛的夫婿,权当朕的贺礼了。”

    贺礼不是该给三小姐,为何给不配三小姐的夫婿?

    如意?如意?

    皇上这是让他如意啊。

    “您看用不用刻上他们的姓名?”无庸公公毕恭毕敬的请示,谄媚笑道:“如意上刻姓名,缘定三生。”

    “准奏。”

    皇上欣慰般点点头,看向首辅道:“闲谈已过,继续议论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