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话说当年事
    外面人都知道了?!

    永安侯猛然从地上爬起来,怒视慕婳,“你是故意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答案。

    慕婳扬眉得意浅笑,仿佛在对永安侯说,你才发现啊,也太蠢了!

    她完全不介意再重重补上一刀,“虽然对你用缓兵计有些抬举你了,但是我一贯谨慎,又是涉及到婚姻大事,自然要更慎重。”

    “否则你当我有很多功夫同你废话?”

    永安侯面上又愤怒又是羞愧,愣是没有想过慕婳能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恼羞成怒令他热血上头,媛姐儿的婚事是他所有的期望,夺走荣华富贵,如同杀了他一般。

    “你……你,我同你拼了!”

    永安侯直接冲上去,拳头狠狠砸向慕婳,还没等慕婳伸手,在一旁的木齐抬手便接下永安侯的拳头,单手手掌抵住他的拳头,另一只手背在身后,状似悠闲轻松,眸中隐含莫名的寒意:“在我面前,你敢动她一根汗毛?”

    “疼,手疼。”永安侯立刻萎靡,自己的手腕都快被木齐掰断了,呲牙咧嘴再不负方才的义愤填膺,“放手,快放手。”

    慕婳轻轻巧巧站在木齐身边,巧笑嫣然:“侯爷不是还有五小姐,六小姐吗?长幼有序,三小姐的婚事先确定下来,她下面妹妹的婚事还要侯爷多操心呢。”

    五小姐稍稍挺起脊梁,强装镇定,这是慕婳给她的机会。

    三小姐嫁给宋公子这样的人家,永安侯定然会把期望用在剩下的女儿身上,她起码不会被随意配人,总要嫁个合适的人家,再把庶女随意嫁人,永安侯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昔日的姻亲故旧都会同他绝交。

    “她们的生母大多故去了,有是夫人一手养大,认在夫人名下,将来嫁人也能被婆家高看一眼,更有可能帮着娘家。”

    慕婳就是要恶心死永安侯夫人!

    让她眼看着亲生女儿嫁得不如意,庶女一个个却是婚姻顺畅。

    前世今生,慕婳都没有似恨永安侯夫人一样如此恨过一个人,哪怕是前世骗了她一辈子的沐国公夫人,她都没有永安侯夫人可恨。

    永安侯夫人不仅没有对慕婳有一点点的怜悯,还让慕婳身边的亲人恨着慕婳,让她成为众矢之的,这样的女人……慕婳平复胸口的恨意,笑盈盈说道:“侯爷帮我给三小姐带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最好安分的嫁去宋家,倘若她再折腾,哼,怕是宋家这保底的人家都容不得她了!”

    慕婳迈步走出侯府,木齐看了永安侯一眼,随后紧紧追了上去,丝毫没有看挣扎着想要拍起来的木夫人,如今不该再叫木夫人,或是木氏了,她同木齐再无任何干系,恢复娘家的姓氏——田氏。

    “你的警告对慕媛没有用!”

    木齐紧跑慢赶,抢在慕婳骑马离去前,抓住马缰绳,抬头望着坐在马背上的慕婳,“她绝对不会甘心嫁过去,会更加痛恨你。”

    慕婳说道:“我知道啊。”

    “……我修缮了一处府邸。”木齐期盼说道:“你若是喜欢永安侯府,我亦可以……”

    “永安侯是你什么人?”

    慕婳同木齐目光对视,木齐是在侯府长大的奴才,备受永安侯的欺凌侮辱,他们之间仿佛有什么关系似的。

    木齐面色阴郁,紧了紧拳头,苦笑道:“你很聪明,我瞒不过你,我娘是灶房上的帮佣,一日被老永安侯给……她刚刚嫁人的丈夫气不过,闹上侯府,被永安侯府的奴才打吐血,没熬过半个月就去了。”

    “我娘悲愤交加,安葬丈夫后就疯了。可是她有了身子,生下我之后,自缢身亡。”

    木齐声音很沉重,透着无奈和痛处,这伤疤很疼,除了给皇上和三弟外,连给他治病的神医都不知道,他有那样的病,除了从小受尽委屈欺凌外,亦有可能他还在娘胎时就落下的病根。

    “那你到底是不是永安侯的……慕家骨血?”

    慕婳握住木齐颤抖的拳头,拇指轻轻抚摸过他的虎口,“慕家祖上可……可不怎么样。”她并不想身体里流淌着慕家的血,尤其是在她狠狠贬低了祖宗之后。

    “不知道!”

    木齐摇摇头,“我娘死前什么话都没有留下,永安侯不介意养个奴才,让人把我抱进府,成为了小厮,伺候如今永安侯的小厮,许是他们也知道难为情,封住大部分人的口,只说我是老侯爷觉得可怜,才收做奴才养大的。”

    他亦不想认永安侯,可婳婳若是期望的话,他不介意把侯府的一切夺过来!

    “我觉得姓木挺好的。”

    慕婳掰开他的拳头,手指在他掌心轻轻写了木字,“他爵位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有背了满身的欠债,你若是回去,只会让他们苟延残喘,令所有人都不敢上门追债,不敢议论三小姐,以后他们肯定会借着你的势力胡作非为,虽然夺走爵位,他们伤心难过,可是他们能用亲戚关系得到更大的好处,何况被这群人缠上,很烦人亦很令人恶心!”

    “这同我初衷不符啊。”

    慕婳瞪圆了眼睛,凶巴巴说道:“你看什么,我就是睚眦必报,恨不得他们倒霉的女孩子。”

    “婳婳,跟我姓木好不好?”

    “……”

    慕婳想要答应,可心头残留的执念令她无法点头,“现在还不成,以后我会想通的。”

    慢慢宁死都不肯舍慕姓,她没有办法代替慢慢答应下来!

    “对我好一点,许是我会尽快答应你。”

    慕婳哈哈一笑,“我先走了。”

    她策马扬鞭,潇洒而去。木齐勾起嘴角,整个人都好似沐浴在阳光中,令人觉得暖暖的。

    “指挥使,令爱的骑术很好啊。”

    “木大人能生出慕小姐这样的女儿,您真是太厉害了。”

    这样阿谀奉承太直接,木齐听着高兴,心情更是好,翻身上马,爵位很重要?是的,可他未必就不能赚来一个世袭爵位。

    永安侯,婳婳看不上,他也就不稀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