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见血的刀
    天才壹秒記住『』,。

    定下来吧?!

    永安侯眼前一黑,几乎一头栽倒,木齐说得轻松,他怎可能把嫡女嫁给一个无赖好色之徒?

    三小姐的婚事对永安侯无比重要。

    “不,木齐,不能这么做,媛姐儿也是你养大的,就算她做错了什么,她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的丫头,你怎忍心毁了她。”

    永安侯手轻轻捏住点在脖子上的宝剑,向木齐苦苦哀求,“你想报复,尽管冲我来,媛姐儿是无辜的。”

    “报复?你承担起我的报复?!”

    “……”永安侯脖子缩了一下,喉咙干涩,“我是对不住你,可你夫人……她没有伺候过我,是,我曾经有过让她侍寝的念头,但是我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头。”

    慕婳像看傻瓜一样看永安侯。

    就连宋家父子都有几分异样,父子两人对视一眼,这样的蠢货怎么成为世袭侯爷的?

    哪个男人愿意被人提起这样的事?

    何况木齐已经是堂堂指挥使,一品大员,更是要脸面和尊严的。

    永安侯这是求情呢?还是怕木指挥使火气不够大?

    永安侯举起右手对天发誓,“我没有碰过她……木瑾绝对我不是我的儿子!”

    宋少爷直接捂住了自己耳朵,我没听到,没有听到!他们不会被木指挥使灭口吧。

    “我们在商量三小姐的婚事,同木瑾有何关系?他不是已经被关进监牢,等候皇上勾决了?”

    慕婳向木齐道:“我不希望他被皇上直接勾决,死罪不足以抵偿他欠下的罪孽,你向皇上求求请,让他……做奴才好了,就做永安侯府的奴才。”

    木齐僵硬般点点头,“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会做到。”

    哪怕木瑾带给他的是巨大的屈辱,婳婳不想木瑾消失,他就会留下木瑾。

    其实木瑾是谁的儿子根本不重要,横竖他不会再把木瑾当做自己的儿子,以前想过给他一笔银子,或是资助他继续读书,可木瑾处处针对慕婳,他再也容忍不下木瑾。

    永安侯反应过来此时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可这些事就是木齐心中的刺,不说明白了,永安侯怕无法为三小姐求情,“木指挥使,木大人,算我求你,恳求你放过媛姐儿。”

    说着说着,永安侯直接跪下了,眼泪滚滚落下,跪在昔日的奴才面前,他倍感耻辱,犹如他给木齐做了上马的人凳,脸面被木齐狠狠踩在脚下。

    他心里不是不恨多事的慕媛,为侯府的将来,他只能选择忍下来,听夫人偶尔透出的口风,慕媛最差都是英国公世子夫人。

    “慕媛是你的嫡女,她就应当为侯府尽一份心力,当初你给宋家的婚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她是因你嫁人,你求我放过她?”

    木齐眸子闪过冰冷,“我连她养父都不算,只是个伺候她长大,提供她奢华生活的奴才,永安侯求错人了。”

    “啊,啊,啊。”

    木夫人尖锐的喊声从门外传来。

    慕婳愣了片刻,“她怎么进来的?”

    木齐脸色越发阴沉,门口的侍卫惭愧般不敢抬头。

    “你竟然把三小姐嫁去宋家?你疯了?木齐,你真是疯了!”

    木夫人拍掉身上的土,她远比侯府的许多人更了解永安侯府的布置,大门走不通,侧门角门,甚至后门都走不通,她还可以钻狗洞。

    就因为永安侯府里面热闹,她听围在侯府外的百姓说,慕小姐今日又大闹侯府,说是侯府的三小姐未婚夫上门了。

    她顾不上刚刚被木齐教训,钻狗洞摸进侯府,悄无声息靠近书房。

    宋家那样的人家哪里配得上三小姐?

    明明是该慕婳嫁过去的,她不能容忍一手养大的三小姐被慕婳算计,就算她有一点心疼慕婳,可比起侯府对她的大恩来说,一点点舍不得也无足轻重了。

    何况慕婳的命就是夫人救下的,这条命还给夫人正适合。

    木夫人头向下一低,闭着眼睛就向书房冲过去,发疯一般的妇人,令神机营的侍卫不敢用力阻挡,其实他们也不好阻挡,得到指挥使的暗示,放行!

    他们象征阻拦一下,木夫人便冲进门去。

    她长牙舞爪对慕婳咆哮,“你个不孝女,忘恩负义的东西,把自己的婚事推给三小姐,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对你的恩人恩将仇报,你是看三小姐聪明能干,羡慕她嫉妒她,才会……”

    啪,木齐上前一步,一巴掌直接捏住面前咆哮女人的脖子,稍稍一用力,木夫人呼吸不顺畅,双腿似脱离地面,她握住木齐的手臂,同木齐暴怒的眸子对视,咿咿呀呀再也说不出话。

    “我让他们放你进来,不是又给你一次机会伤害侮辱我的女儿。”

    “呜呜。”

    她感到呼吸停滞,一个念头涌上,木齐真会杀了自己。

    木齐一把毫不客气把她甩到一旁,她身体凌空飞出,重重撞到墙上,随后摔到地上,胸口发闷,喉咙腥咸,一口血喷出,每一声咳嗽,都会吐出更多的鲜血。

    “在衙门门口我就把休妻书甩给她了。”木齐盯着慕婳,“你以后只有我这个父亲,没有娘亲。”

    慕婳宛若没有听到木齐的话,扫过咳血不停的女人,似悲伤似平静,“做人做到她这般糊涂的人也不多,永安侯夫人当年是不是对我下毒了?”

    “爹,我要真正的答案!”

    以前慕婳觉得这件事不重要,寻找当年的人很难,何必费那样的功夫?

    横竖真实答案与否,她都没有指望亲生母亲能够醒悟过来,何况伤害已经造成,她和生母之间的裂痕永远难以弥补。

    听她口口声声,慕婳得报答永安侯夫人的大恩,她再也忍耐不了。

    木齐木讷般点头,方才女儿叫自己什么?

    爹,是爹吗?

    此时他根本不知答应慕婳什么,心头一个小人猛然跳来跳去,无以伦比的满足。

    慕婳从椅子上起身,“我劝永安侯爷最好还是答应这门婚事,因为你是否答应,嗯,外面总少议论,三小姐的未婚夫就是宋公子。”

    “你说什么?外人怎么会知道的?”

    “那是因为我受重视嘛,是京城风云人物,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看着,而且我委托柳三郎,还有二哥帮忙把这桩婚事宣传了一下。”

    慕婳笑容灿烂,“我想现在京城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啦。”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