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三小姐的夫婿
    宋少爷还能表现出不同女孩子的声音,闭上眼睛听的话,宛若好几个女孩子在议论。

    “我早就说过他有做戏子的天赋。”

    慕婳感叹了一句,以后即便他揭不开锅,也不会饿死了,“祖师爷赏饭吃,可惜了。”

    木齐浓密的眉头微微一顿,冷漠说道:“世事难料,谁无法保证以后的事。”

    话锋一转,木齐看着永安侯,“我却可以保证婚书成真,恭喜永安侯召得好女婿,侯爷信守承以嫡女下嫁,着实令人佩服。等三小姐慕媛出阁时,本官自当奉上一份大礼。”

    “不。”

    永安侯顾不上喉咙处的剑尖,高声说道:“不是嫡女,不是媛姐儿,我本就没想过把媛姐儿嫁给他,我的女儿,除了媛姐儿以外,随便他挑。”

    木齐看了宋少爷一眼,低沉的说道:“你想娶谁?”

    宋家父子打了个哆嗦,宋父连忙说道:“您看我儿子娶谁?”

    宋少爷狠狠瞪了父亲一眼,没有眼色的,这不是明摆着吗?他们已经被三小姐那个臭女人给害了一次,亏着慕婳突然出现,紧接着木齐也到了,一旦他拿着婚书找上慕婳,还不得被木指挥使撕碎了?

    “我娶三小姐,只愿意求娶三小姐慕媛,毕竟婚书上……隐隐提过,是嫡女的。”

    “侯爷,他有婚书,此事我亦可以找到证人。当初侯爷为了回京,说是以嫡女相配。”木齐唇边噙着满意,“当日尊夫人说过是嫁给慕婳的,是不是?”

    永安侯还想出声威胁宋家父子,神机营的侍卫却不会再忽视他了,持剑手一抖,在永安侯脖子上轻轻划出一道血丝,鲜血沿着切金段玉的剑锋缓缓滚动,刺痛永安侯的双眼,他身躯僵硬,瞠目结舌。

    作伪证?!

    木齐竟然敢让人作伪证,是啊,他是神机营指挥使,连他永安侯的性命都不算什么。

    自然有很多人按木齐的意思行事,不作伪证,怕是还攀不上木齐呢。

    宋少爷连连点头,“是,当初说好得是嫡女。”

    他聪明没有提起慕婳的名字,只说是嫡女,三小姐……臭女表子,他一定要狠狠折磨她一顿不可,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知道什么是以夫为天!

    不是他机灵,运气好,他没准就被臭女表子害死了。

    木指挥使根本就是一尊杀神。

    还有四小姐慕婳,别看柔柔弱弱的,但后背挺直,周身一股飒爽气息,他是好色的人,但知道什么样的女孩子,他招惹不得。

    慕婳就是他不能招惹的女孩子。

    宋父同时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说:“是嫡女,是嫡女,当初我一时糊涂,没在婚书上写清楚,不过永安侯夫人说了就是嫡女的,当初还有媒人在,比如东街茶铺的王干娘,她时常做一些保媒拉纤的事,在我们县里很出名。”

    听着就像是拉皮条的,慕婳微微撇嘴,这样的人只要几两银子,自然想让她说什么,她就会说什么,倘若木齐显示身份的话,啧啧,她那番说辞绝对能取信任何人。

    木齐向门口的另外侍卫颔首,“你亲自去一趟关外,找到此人,带她进京。谁敢阻拦你,杀无赦!”

    啪,木齐从腰间扯下令牌,直接扔到侍卫手上,“直接给山海关总兵出事令牌,他自会助你一臂之力。”

    慕婳眸子亮亮的,不是虎符,好在木齐的理智还在。

    “山海关总兵杨耀是你叔叔,同我一个头磕到地上,是我生死之交,以后你见面只管喊他三叔叔,他会给你不少的好东西,往后皮子东珠,人参鹿茸,你都可以管他要。”

    “……那还有二叔?还是大伯?”

    慕婳好奇的问道。

    木齐眸子一暗,轻声道:“我排行老二。”

    却没有再多提大伯的身份,不过能掌握十万精锐的山海关总兵是拜靶子兄弟,他们信服的大哥肯定出身不凡。

    前世她还是少将军时就听过杨耀之名,他一人镇压住关外的鞑子等诸多部族,令他们不敢轻易扣关,可惜她在西北,杨耀在山海关,距离很远,他们一直不曾见过面。

    当日她下决心死战时,杨耀擅自出兵助了少将军一臂之力,狠狠镇压住其余部族,让少将军面临的压力少了一线。

    虽然她战死了,但这份恩情或是名将之间的默契,她还是记住了。

    尤其是杨耀擅自出兵一事,被御史们弹劾,惹太后娘娘申饬,罚俸禄五年。

    “三叔还有银子吗?要不我送点银子过去?”

    “……皇上上个月就赏了他两万两银子,准许他缉拿盗匪和打击走私。”

    木齐赞赏之色一闪而逝,轻笑道:“他现在富得流油,前两天还来信给了我一张金票。”

    给他的零花钱?!

    没见过比他还能显摆的人了!

    慕婳嘴角微僵,太后罚了他五年俸禄肯定没有两万两,皇上又默许他自行发财,这般看皇上不错啊,迂回手段用得很溜。

    “沐世子能在血战中活下来,他说,一辈子不领俸禄,他也高兴。”

    杨耀也是第一个上书为少将军请功的总兵,战功卓著的杨耀亲笔写道,论勇气和气魄,论兵法和功绩,他不如少将军!

    慕婳垂下眼睑,有机会话,她可以同杨耀论兵法。

    木齐道:“我以前见过沐世子,许是经历死战,他变得有点……说不出上哪不对,你三叔回京述职时,怕是要失望了。”

    “不过我相信他会把你当做宝贝!你不知道他有七个儿子,就没生出一个女孩,他想着女儿都想疯了。”

    “他们杨家祖上三代没有女孩儿降生。”

    慕婳嘴角抽了抽,听说过,她听说过,还暗地里笑话过杨耀为了求个女儿,做了不少的荒诞事。

    杨家祖上三代生出上百个男孩子,可是如今杨耀兄弟全都战死,在杨耀身边也只有三子而已,其中一个尚未成年,另外一个是他的侄子。

    木齐显然想到了这一点,慕婳笑道:“三叔何时入京?”

    “太后娘娘寿宴,他亦会来京城贺寿。”木齐转而看向永安侯,“慕婳是我女儿,没错吧。”

    永安侯不甘心的点头。

    “三小姐慕媛是你嫡女,这也没错。”木齐冷漠般说道:“慕媛和宋家的婚事,今日就定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