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金子般的心灵
    她可以拒绝沐国公,无法完全回绝木齐。

    不是因为木齐会说话,让她大受感动,而是她现在是慕婳,木齐才是她的父亲。

    既然接受慕婳的一切,麻烦也好,非议也罢,连父母一起接受了,也是对原先慕婳人生的尊重。

    砰砰砰,乱跳的心让她明白,她就是慕婳,享受木齐的疼爱是天经地义的。

    “我是女孩子。”

    慕婳声音哽咽,好似放弃挣扎一般任由木齐死死握住自己的手,含泪的眸子浮现一抹羞怯,“再是坚强,有些事还需要父亲出面”

    木齐好似得到了最好的礼物,一直阴云密布的脸庞闪出一缕暖意。

    慕婳佯装跋扈骄纵,“比如说永安侯他们算计我。”

    被剑尖抵住喉咙的永安侯明显感到剑尖往前了半寸,冰凉冷冽的触感随时都有可能让他血溅当场,他一肚子委屈,谁欺负谁啊?

    慕婳已经欺负他没边了。

    木齐会不会趁此机会为过去受到的侮辱报仇?

    只要手刃他的人不是木齐,以木齐如今的地位和权势,足够让人顶罪。

    “三小姐让五妹妹找上我,意图毁掉我的名声。”慕婳努力回忆着女孩子向父母撒娇时的模样,可惜上辈子她就没有这方面的阅历,虽然有着女孩子的本能,然而学得“你做什么皱眉?”

    木齐板着脸庞,此时笑出来,女儿一定会恼的。

    五小姐忍不住为木齐解围,同样她也忍笑很辛苦,“四姐姐不适合做撒娇状啊,有什么话直说就好。”

    “”

    慕婳沉默半晌,道:“很可笑?”

    木齐摇头否定,慕婳转而看向五小姐,此时木齐就算她说太阳是从西升东落,他也不会反对。

    五小姐明显感到木齐的警告,低声道:“就是有点别扭,同往日四姐姐说话行事不符。”她能干潇洒的四姐姐绝不是撒娇的女孩子。

    “婳婳,你喜欢就好。”木齐虽然苦恼女儿撒娇的样子比较恐怖,皱眉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他盼着女儿撒娇,如此他也能补偿女儿,宠爱女儿。

    太过坚强独立的女儿固然让他骄傲,亦少了些什么。

    “其中涉及三小姐,她才是幕后真凶。”

    果然她不适合那样的姿态,慕婳清冷的眸子水润,轻声问道:“她是你养大的。”

    木齐身体一颤,缓缓站起身,手掌自然而然搭在慕婳的肩膀上,嘴角微扬,“你是我亲生骨血,她怎么同你比?”

    他倒是没有提起自己是真不知道换女的事,一直以为三小姐就是他的亲生女儿,无论是哪个人格都对三小姐宠溺不已,他甚至还满怀感激对妻子说,感谢她给自己生了个好女儿!

    那是他说的!

    也是他最想抹去的一段记忆,甚至比曾经受过的屈辱和磋磨,更让他后悔痛苦。

    “三小姐若是老实一点,我不会对她做什么。”木齐说给慕婳听,想让女儿真正的接受他,最起码要坦诚,婳婳容不得任何的欺骗和隐瞒。

    慕婳明知道木齐说得对,但还是不满意,她就是如此恩怨分明的女孩子!冷笑一声,还没等继续嘲讽木齐,却听他深沉含笑的声音,“前提是她不曾害你!”

    “嗯?”慕婳挑起眉梢。

    “她有心害你,就算她是公主,我照样容她不得!”

    木齐直接点出公主两个子,显然知道七公主曾经找过慕婳的麻烦。

    木齐是太自信了?公主是帝王的女儿,便是皇上更看重木齐,也不会让臣子算计自己的女儿。

    历史上英明至极的君王也对自己的公主多加维护,这不仅是父亲对女儿的疼爱,更是皇帝的尊严,今日臣子敢对公主不敬,明日是不是就敢欺君?

    只要公主不是造反弑君,太过作死,一般而言,公主总有特殊优待的。

    毕竟她们有全天下最尊贵的父亲!

    慕婳隐约把握到什么,仔细琢磨却又感到一无所知。

    只把木齐这番话当做不那般可信,或是故意给她营造一个强横霸道的父亲形象。

    何况她一个臣子的女儿没事同公主争锋?

    这不是闲得无聊吗?

    倘若没人挑拨,慕婳不觉得会同七公主再起矛盾,七公主若是被人一挑拨就中计的,那绝对不是在皇宫长大的。

    公主可以平庸无为,但心眼儿绝对不少。

    “你方才说婚书上隐晦提到是嫡女?”

    “嗯。”

    “你不是永安侯的女儿,是我木齐的女儿!”木齐面色有几分难看,连他都没敢过问未来女婿的事,三小姐竟然敢算计慕婳的婚事?

    永安侯夫人算计了慕婳一次,这一次他绝对要履行为父的权利,任何追求婳婳的男孩子都要经过他的认可!

    比如已经赖在慕云府上的柳三郎和陈四郎!

    这两人绝对是木齐重点关照对象,哪怕柳三郎是皇上最疼惜的子侄,事关婳婳,他也要同皇上争一争。

    宋少爷冷静片刻,突然向木齐跪地磕头,“恳请木大人为小人做主,小人只是按照婚书来侯府求娶,其余什么都不知道啊,爹,快把婚书给木大人,快呀。”

    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他们父子好色猥琐,见风使舵的无赖往往比刚正的人活得更好。

    “都是做爹的,爹您还不明白?”宋少爷脑子好似突然开窍了,思路顺达,拽着傻了吧唧的父亲,“木大人不会管三小姐了,只疼亲生的,三小姐那群贱人女表子竟然敢糊弄我,故意说那些话,让我听到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惟妙惟肖学着丫鬟们背人议论的话语,三小姐才是木齐最疼爱的女儿,四小姐只是徒有亲生女儿之名罢了。

    四小姐以前就不认木齐夫妻,不似三小姐即便是真正的侯府千金,依然把木齐夫妻当做父母看待,对他们孝顺有加。

    如今木齐成了指挥使,肯定养在身边的女儿更有感情,而且患难见人心,三小姐一颗金子般的心灵是木指挥使更为珍惜的。

    慕婳笑盈盈看着脸庞漆黑的木齐,“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