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四十章抛妻弃子
    五小姐的婢女眼见慕婳走到门口,忙抓住五小姐的裙摆,焦急的说道:“你得阻止四小姐,她闹出的动静会毁了你的。这桩婚事,徐徐图之,隐瞒下来慢慢对付三小姐才是最好的办法。四小姐闹开去,她是痛快了,可你呢……你和四小姐的婚事都会被毁掉了。”

    “五小姐,你得说一句话啊。”

    她真真是恨死了五小姐木头一般的性情。

    一直沉默退缩的五小姐紧张抓住裙摆,手心湿漉漉的,低眉顺目宛若听不到婢女的恳求。

    “你同我一起去?”

    慕婳突然回头,浅笑道:“一起去如何?闹她个天翻地覆,在朗朗乾坤下,为曾经受尽委屈,被算计的自己讨回公道!”

    五小姐猛然抬头,慕婳灿烂自信的笑容宛若阳光驱散她心头的层层阴霾,斩断束缚她一层层的枷锁,就算以后三小姐聪明反被聪明误,也没有今日当面锣,对面鼓直接硬抗解气。

    横竖她都不在意生死了,还不能率性而为一次?

    四姐姐这样鲜活的人生才是活着!

    “我去,四姐姐……”五小姐上前一步,手心的冷汗更多,心头亦在狂跳,扬起平淡无奇的脸庞,“我同你一起去!”

    婢女身体瘫软在地上,着实弄不明白一向老实的五小姐怎么也会头脑发热?

    慕婳唇角微微扬起弧度,回身拉起五小姐的手,高声道:“备马!”

    四姐姐的手很温暖,一如当年她染病时,四姐姐拉着她的手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五小姐眼圈微红,跟着四姐姐没有错!

    哪怕最后证明她错了,她也愿意承担一切不好的后果!

    她是永安侯府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她知道连奴才都瞧不起自己,她本也打算就这么安静的过一辈子,可是她遇见可以点亮一切的四姐姐,她做不了慕婳,却可以不再继续沉默被人摆布玩弄。

    庶女怎么了?

    就要做嫡母的棋子,嫡女的踏脚石?

    她们都不把自己当人看,她自己若是放弃了自己,放弃靠近四姐姐的唯一机会,她才要后悔一辈子呢。

    五小姐的眼睛从来没有似今日一般明亮,脸庞也从不似今日这般神采飞扬,不再是死气沉沉,木讷呆滞。

    “又一个!”

    陈四郎嘟囔了一句,单看五小姐如同小尾巴一般紧跟慕婳,又一个受慕婳蛊惑的女孩子,又一个敢于抗争不公平,活出自我的女孩子!

    柳三郎极是平静,就算慕婳吸引全天下女孩子追随,他都不觉得意外,反正他已经做好同天下人争夺慕婳的准备。

    在慕婳离开后,柳三郎再一次派出书童,不过片刻,坐在神机营衙门的木齐便得到书童口述转达的消息。

    “咔吧。”

    木齐捏碎了茶杯,生生把茶杯捏成粉末,俊脸如同阴云笼罩,周身泛着阴冷气息。

    令他身边的人怀疑是不是太阳突然坠落,天地将永远被黑暗吞噬。

    面对阴沉死寂般指挥使,强悍如神机营精锐扑通扑通也跪下好几个。

    “很好,很好!”

    木齐突然扯出一抹笑,拍掉手上的陶瓷粉沫,“我没有再犯病!”

    懦弱无能的木齐怕是被慕婳吓得不敢再出来,在他眼里如同高山一般的永安侯夫妻,慕婳说收拾就收拾了!

    真不愧是他的女儿!

    虽然同他有一样的病,但是他不会让女儿承受曾经承受的痛苦。

    每一次他清醒过来,都恨不得掐死做下蠢事的自己!

    明明那些事不是他干的,却是清清楚楚证明是他做的,助纣为虐伤害唯一的女儿,在他看不起的人面前卑躬屈膝……木齐曾经有过自残的举动,不是皇上亲自夺走他手中的匕首,他早就自尽结束可悲可笑的人生了。

    皇上说那些人也都是他,让他包容,包容那些人的软弱,趋炎附势,卑躬屈膝,这些都是他从小承受的种种不公平,屈辱造成的。

    可是他很难做到!

    “指挥使……回指挥使,您夫人……额……”

    “让她滚!”

    “啊。”

    看到指挥使黑如锅底的脸色,来人忙道:“是,是,属下这就让她滚,滚得远远的。”

    “我们指挥使很忙,没空见您,您还是先回去吧。”

    毕竟面前哭哭啼啼的女人顶着木齐妻子的头衔,哪怕指挥使不待见她,让她滚,神机营的人也不敢横眉冷对木夫人,只能尽快让她离开衙门。

    “衙门是处理公务的地方,木夫人在衙门口哭哭啼啼的,让指挥使也没了面子。”

    “别跪,您千万别跪下。”

    守门的人都快哭了,木夫人油盐不进,只说让指挥使救出儿子,还给他们跪下了……这让指挥使看到了,他们不得脱一层皮?

    都是男人,又不好去拽木夫人,他们急得宛若热锅上的蚂蚁,正在被木夫人缠得不知如何是好,木齐出现在衙门口。

    木夫人哭得双眼红肿,见到木齐后,直接仆上去,“灭了良心的男人,你不就是做了什么指挥使吗?竟然……竟然不管妻儿死活,你是不是想停妻再娶?看不起糟糠之妻,富贵易妻,你会遭受报应的。”

    “可怜,可怜,我的儿,在衙门里受尽委屈折磨,你狠心的爹却只顾一个不曾养过一日的丫头,不顾这些年你和三小姐在他身边尽孝承欢,他……他的心肝是黑的。”

    “今日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去皇宫告你,告你杀气灭子,不配为人!”

    木夫人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撕扯木齐的衣领,“还我的儿子,你把儿子还给我,木齐,三小姐是我们养大的,她才是我们最疼惜的女儿,你不能犯糊涂,为个没见过几面的丫头就不顾儿子死活,不顾三小姐这些年对我们的孝心。”

    “你的意思是你亲生的女儿就要被丢在一旁?”

    “不,不是的。”

    木夫人泛白的嘴唇留着清晰的齿印,有几分挣扎,亦有几分无法掩饰的冷漠,“我也会好好待她,然而她却是如何对待我的?为了个外人毁了亲哥哥的一生,把三小姐当做仇人,她……她从来只顾自己,不顾我们!”

    木齐一把推开木夫人,翻身上马:“你尽管去告我抛妻弃子,我倒要看看谁会为你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