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粗暴直接
    来见慕婳的路上,五小姐的心一直悬着,进了富丽堂皇的府,她的心思有一瞬的动摇,府邸是慕云的,三小姐才是慕云的亲妹妹!

    以她对嫡母的了解,嫡母对慕云和慕婳的算计绝不会就此罢手。

    然而她见到慕婳之后,左右摇摆的心思突然沉稳了,好似找到主心骨一般。

    “你是不是找我有事?见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你遇见难处了?”慕婳直率的问道,没时间亦没心思同五小姐做表面功夫。

    五小姐轻轻咬着嘴唇,沉默片刻把来意简要说了一遍,“宋少爷人品卑劣,又是好色之人,他们父子拿着婚书上门后,没少祸害府上的婢女,听说他家对侯府有恩,父亲对他们父子听之任之,婚事好似也快定下来了。”

    “三小姐暗示你把婚事推给我?”

    “嗯。”

    五小姐点点头,倒也没有冤枉三小姐,“我怕她还有诡计,你要小心。”

    慕婳含笑问道:“你为何来给我报信呢?听你三姐姐的话,未必不能脱离这桩婚事,你来告诉我实情,我未必能帮得上你。”

    “……你忘了,忘了当日你救过我的命!”五小姐轻声说道:“我没有用,帮不上你什么,回京后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我一直很内疚的,把实情告诉你,只是让我稍觉心安。”

    “四小姐,恳请您救救五小姐。”

    婢女跪伏下来,“我们小姐一直说您的好,她……她日子过得太难了,只能求您照拂,帮她一把,一旦三小姐知晓详情,绝对不会让五小姐好过。”

    慕婳看了看面前的主仆,手指习惯般敲着椅子扶手,眸子晦涩难明,莫怪永安侯夫人连番算计慕婳的婚事,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五小姐愿意帮您探听三小姐后续计划,有五小姐给您传递消息,您总不会再……”

    “又有人算计你了?!谁不怕死,敢把念头打到你头上去?”

    陌生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五小姐和婢女齐齐一惊,五小姐更是手脚冰凉,现在她最害怕就是陌生的男子,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宋公子的淫笑声。

    门帘再一次挑开,陈四郎和柳三郎一前一后走进来,宛若没有见到屋中多出来的五小姐和婢女,陈四郎继续说道:“谁这么傻大胆?”

    两位少年如同辉月骄阳,俊美无双,高贵文雅。

    慕婳咦了一声,“你不是也想住在我二哥府上吧。”

    陈四郎点头道:“正好同柳兄作伴,一起备考,还可以一起研究经史子集。”

    从柳三郎脸上绝看不出任何不悦,一如既往温润,向慕婳轻生解释:“据说是你二哥下的帖子,竭力邀请陈四郎来府上做客。”

    也不知慕云是不是傻?

    竟然引狼入室!

    就为让柳三郎不能轻易靠近慕婳?

    他不介意在慕婳面前告慕云一状。

    “既然二哥邀请你,你就同柳三郎住在一起好了,横竖你们都是读书人,有说不完的话。”

    慕婳斜睨柳三郎一眼,“不过后院还有我两个朋友,都是女孩子,寻常时你们就在前院读书,别惊扰到她们,我亦不想外面有不利于她们的传闻。”

    “有锦衣卫在,谁敢再非议你?”

    陈四郎更关心五小姐带来的消息,“她刚才说有人算计你。”

    “她是侯府五小姐!”慕婳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可是他们都想为慕婳尽一分心力啊。

    婢女看得出两位少年对慕婳都是有好感的,这样的人品相貌,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向五小姐眨了眨眸子,示意五小姐别错过机会。

    五小姐心头苦笑,他们眼里只有慕婳啊,她亦不曾奢望过得文雅俊秀的少年为夫婿,她脑袋垂得更低,躲闪怯懦般不敢抬头,尽量缩起身体。

    “四小姐若是得五小姐相助,三小姐再多的算计也是没用的,奴婢保证五小姐对您是真心实意,绝不会左右摇摆,再次投靠三小姐。”

    柳三郎眉头微一皱,三小姐竟然又针对慕婳,侯府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传过来。

    “不需要她给我传递消息!”慕婳拒绝婢女的提起,对五小姐放柔声音,“你今日把实情告诉我,我很感激你,证明……证明曾经的慕婳没有帮错人,永安侯府还有人念着她的好。”

    不知为何五小姐心头酸涩,红了眼圈,“四姐姐一直很好的,有时性情太偏激乖张,容易被人利用……四姐姐本心是个善良的……”

    陈四郎默默点头,曾经的慕婳可不就是她说得鲁莽偏激,容易被人误解么。

    柳三郎明白慕婳的心思,有个人证明慕婳是个好姑娘!

    慕婳起身道:“过几日我还要参加马球比赛,着实没心思等待三小姐随后的手段,即便你给我传递三小姐的消息,我还不是要防备她?或是佯装中计,再对三小姐反戈一击?”

    婢女立刻回道:“就该如此,让三小姐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她用心歹毒才遭受报应,不管四小姐的算计,这会显得您很……”

    “善良?”

    慕婳反问,“可我从来就不是被动善良的女孩子,而且我喜欢直来直去,做不来防备那一套,更无须向谁证明。”

    “你们都明白我的脾气吧。”

    柳三郎和陈四郎齐齐点头,太明白慕婳了,她一向不走寻常路。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我认为。”柳三郎眸子漆黑明亮,通透深邃,“你做人同样高调!”

    慕婳眨眼道:“是吗?”

    陈四郎在她的目光下,违心的摇头,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无从开口,耳边传来柳三郎一句话:“没志气!”

    慕婳不觉得自己做人很高调,甩掉种种念头,“四小姐跟我一起去永安侯府,既然有这桩婚事,三小姐才是名正言顺的侯府嫡女,她不是一向标榜孝顺吗?也该替永安侯分忧了。”

    五小姐手足无措,求助般看了一眼婢女,一向机灵的婢女也有点发楞,喃喃说道:“这就捅破了?”

    慕婳扯起嘴角:“这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