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自作聪明
    很快三小姐便得到消息,五小姐准备出门了。

    她轻声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就算有人能抵挡名利的诱惑,莫非还有人不在意性命?”

    云浅笑盈盈赞道:“还是小姐聪明,看得通透,把侯府上下拨弄得团团转,谁都逃不出小姐的掌心呢。”

    三小姐周围簇拥在这几个小丫鬟,各自捧着华美的衣物,侍奉三小姐梳洗更换衣物。

    她的衣衫每一件都很华丽,面料是最上等的,绣工也是最好的,从小到大三小姐就没有穿过寻常衣裙。

    挑选出门时佩戴的首饰珠宝,三小姐随意从塞得满满的首饰盒中拿出一个宝石戒指递给奉承自己半天,看到珠宝眼睛都亮闪闪的云浅,“赏你的。”

    就当哄她开心的赏赐。

    三小姐出手一向大方,除了让跟着自己的奴才更加忠心外,她很是享受高高在上赏赐奴才的感觉。

    云浅笑嘻嘻接下来,轻声说道:“宋少爷已经知晓婚书上该是四小姐嫁给他,也从奴才口中听说四小姐是神机营指挥使的女儿,当然奴才们闲谈时还说过,木大人只疼三小姐一个,把三小姐看做掌上明珠,没人能同三小姐相提并论。”

    三小姐淡淡嗯了一声,“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少说一些,省得被不该听去的人听到了。”

    “小姐放心,奴婢已经交代下去了,避着五小姐呢,五小姐如今什么都不知道,以奴婢看,五小姐在四小姐面前碰了软钉子后,她也只能听您的安排了。”

    “四妹妹那样的脾气秉性可是不会同五妹妹多说什么,反倒是我……到底顾念一分骨血之情。”

    三小姐抿了抿擦了发鬓,淡淡的花香令人心旷神怡,对香料她亦是很有讲究,十几两银子一瓶的香水也不是勋贵小姐都能用得起。

    女子的容貌三分天生,七分保养。

    三小姐最大的依仗便是绝色之容,她自是精心保养,再加上她善于搭配穿戴,时常给人艳光照人,艳压群芳的感觉。

    “走吧,我先去把医书拿回来。”

    “舅太太也是喜欢三小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您,两位表少爷也对您千依百顺,三小姐亲自开口了,又有夫人的情面,定能拿回医书,治好二少爷。”

    云浅弯腰为三小姐抚平裙摆,“以后您不仅是二少爷的妹子,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四小姐那点情分哪有救命之恩重要?”

    “好了,好了,就你能说!”

    三小姐眼角流露出些许得意,戳了云浅的额头,嗔怪道:“我本没打算同四妹妹攀比,都是姐妹,哪有比来比去的道理?二哥是我们的兄长,能为二哥做点事,我已经很开心了,何时我惦记过让二哥只疼我而冷落四妹妹。”

    “小姐对姐妹们和善,是最最好的人儿。”云浅自打嘴巴,腆脸笑道:“都是奴婢为您不平,不愿您被旁人误会非议,更不想见四小姐踩着您攀高枝。”

    三小姐在一众仆从簇拥下去了外祖父府上,先去见一直对她颇有情谊的表兄,依靠表兄拿到舅母的陪嫁医书。

    永安侯夫人留给她能让舅母交出医书的信物,自视甚高的三小姐却想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出信物。

    她享受着算计掌控一切的感觉,同时也想让永安侯夫人明白自己已经长大了,不用完全按照母亲的交代去做事,她反过来可以让保护永安侯夫人呢。

    何况表兄一直对她大献殷勤,她便是看不上表兄,也愿意接受表兄的钦慕之意,到时候只需要说一句,有缘无分,许是能让表兄惦记自己一辈子!

    以后就是娶了媳妇,在表兄心里也是她最重要,如同明月光一般的存在。

    万一以后她有了难处,许是还能借助表兄一臂之力。

    三小姐打算得很好,却是不知任何有儿子的母亲都不会喜欢她这样勾引儿子的狐狸精!

    舅母是想让三小姐嫁给自己儿子,绝不乐意看到儿子被三小姐玩弄于股掌之中,所以在儿子叫嚷着让她把医书交给三小姐时,舅母是极为意外的。

    往日温柔孝顺的儿子好似一瞬间变成了疯子,眼里再没有父母责任,满口表妹如何如何为难,他拼劲全力也要让表妹开心,守护表妹。

    舅母望着几乎陌生的儿子,差一点捏碎手腕上的佛珠。

    儿子对三小姐的情根深种那副疯狂样子,让舅母想到一个人……就是被三小姐迷得神魂颠倒,不顾亲情,不顾父母的木瑾!

    连亲生的妹妹都能扔给江湖草莽糟蹋,木瑾被关进监牢后,舅母说了一声活该!

    她的儿子未必会似木瑾,然而已经有疯狂的趋势了,今日她的儿子被三小姐教唆着来讨医书,明日会不会被三小姐教唆去怨怼慕婳?去做杀人放火的不道德之事?

    三小姐这样的女孩子容貌再好,也不能让她进门!

    舅母笑着答应下来,眼见儿子一派狂喜,飞也似跑去告诉三小姐这个好消息,完全不顾她下面要说的话,舅母笑容僵硬不少,让贴身最为可信的妈妈打开陪嫁的箱笼,找出那两册被永安侯夫人和三小姐心心念念的医书,目光变了变,轻声吩咐:“给我随便找两本医书。”

    不明白三小姐借助医书的目的,她总不会让三小姐如愿的。

    这两卷医书是她娘家的心血,不是娘家只有她一人,医书也不会成为陪嫁,随便在其余陪嫁的医书中找两卷给三小姐,她也看不出是不是自己需要的医书。

    陪嫁妈妈飞速点点头,轻声道:“万一被老太太知道了,只怕会为难您。”

    “老太太是疼外孙女,可她也明白以后的荣宠都在孙子身上,不想孙子变成木瑾,就得同我齐心合力把他送到南边去,远离表小姐。”

    “那少爷得去多久?”

    “应该不会太久的。”

    舅母扯起嘴角,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还以为她能折腾多久?姑奶奶也算是聪明人,却生了一个不安分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