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弱者的选择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五小姐宛若被丫鬟说动了,靠在洗得泛起毛边且褪色的垫子上,喃喃重复这句名言。

    婢女俏丽的脸庞带着几分期盼,亦有几分急促不安,这一次一向软弱木讷的五小姐竟然是意外的坚决。

    她一直侍奉五小姐,和五小姐情同姐妹,这辈子也只能跟着五小姐了,为将来前途还是往日同五小姐的情分,她都没有办法眼睁睁看五小姐嫁给宋少爷,那就是个火坑啊。

    “总有些人为拿这句话安慰自己,仿佛他们即便做了不好的事,害了别人,也能推脱干净。”五小姐眸子深深,“旁人记不住四姐姐的好,我却无法忘记,她会把好吃的留给我一份,哪怕她也不多,她会偷偷帮我洗衣服……”

    “在关外很冷的,那一年我生病了,没有汤药,没有大夫,母亲也只是来看过一次,便把我移到漏风的屋中,我孤孤单单一个人躺在冰凉的炕上,望着天上的星星,其实我是不想死的,可是没有人帮我。”

    “在我最为绝望的时候,是四姐姐拿来了柴火帮我烧热的暖炕,她背着母亲劈了一下午的木头,手都冻紫了……也是她偷偷寻了赤脚大夫求来一副汤药,我这才熬了过来。”

    婢女抿着嘴唇,这些事,她都不知道的,永安侯恢复爵位以后,她才进得侯府,低声:“既然四小姐这般好,这一次她也不会怪你,五小姐您是身不由己,何况本该就是她……”

    “你住嘴!”

    五小姐高声制止婢女的话,眸子闪过一抹厉色,气势逼人,婢女心头一颤,到底不敢再下去了,五小姐倘若一直有这股气势,她们也不至于在后院受进欺负了。

    “最该嫁给宋公子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同慕家没有半分血缘关系的四姐姐,而是……”

    五小姐咬着嘴唇却也没说出三小姐来,“整个慕家都欠着四姐姐,当时回京后,四姐姐便疯了,我只能在一旁看着,帮不上她,心中早是愧疚不已,如今我更不能顺了三小姐的心思,再生害四姐姐的意图。”

    “我没有办法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来劝说自己没有错!”

    “可是五小姐您甘心吗?”

    “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只是个庶女,生死都在嫡母手中攥着,这就是我的命!”

    五小姐泪珠再一次滚落,除了哭泣之外,她还能做什么?

    婢女眼珠转动了一下,向外面看了看,坐到五小姐跟前,小声道:“您先别出声,只听我说,既是三小姐提前把这消息透漏给你,有暗示了一番,三小姐定然不会似夫人一般,把咱们死死按在后院的,老天保佑,夫人病了让三小姐掌管侯府,这就是咱们的机会。”

    倘若是夫人,她们定然什么消息都得不到,等到五小姐出嫁时,还以为宋公子是青年才俊呢,到时候五小姐没准还感激夫人给自己选了个好夫婿。

    然而三小姐……竟是自信到以为能蛊惑五小姐,拖四小姐下水。

    “三小姐怕是存了恶心四小姐的心思,让四小姐名声差上一些。”婢女轻声分析,“既然五小姐不愿意做对不住四小姐的事,只能另外找一条路走,我是不会甘心就此认命的,五小姐,就算是庶出也不该被夫人摆布。”

    五小姐眼前一亮,“你是说把消息告诉给四姐姐?”

    婢女兴奋般点头,悄声道:“咱们没有同三小姐抗衡的实力,四小姐一定是有的,否则三小姐断然不会这般算计四小姐,我们虽然知道四小姐消息不多,不知四小姐做了什么让三小姐恨之入骨,但是我听说,侯府上下没有不怕四小姐的。上次四小姐回来时,说过,永安侯府,有她没有三小姐。”

    “何况四小姐身边还有二少爷呢,外面不都说二少爷在锦衣卫中官职地位很高,只要二少爷肯出手,便是宋公子有婚书在手,又能如何?锦衣卫随便找个罪名就能把他关起来,锦衣卫从来都不是讲道理的衙门。”

    五小姐被这番话说得有几分心动,“可是三姐姐万一怪罪我……”

    “小姐啊,如今的局势您还没看明白?咱们只能站一边,您不想心中不安对不住四小姐,那么您只能让三小姐不高兴了。”

    婢女深深叹了一口气,“若我说三小姐的胜算更大一点,毕竟她是永安侯的嫡女,同二少爷是嫡亲的骨肉,您记得四小姐的恩情,二少爷……不是说二少爷差一点被四小姐在宛城磋磨死吗?谁知道二少爷会不会被三小姐笼络住。”

    她们这对在侯府没有地位,没有人脉的主仆自然不知慕婳的亲爹做了神机营指挥使,也不知道慕婳在京城的威名。

    三小姐也好,永安侯夫人也罢,一直都不让这些消息在侯府散开的。

    “夫人很疼三小姐,为三小姐留了后手。”

    婢女同样心头没底,毕竟三小姐一直风光,又有父母兄弟维护,“四小姐的哥哥说是被关起来了,木夫人整日哭呢,死活非要三小姐帮忙,木家……本就是侯府的奴才,根本帮不上四小姐,而且木夫人和木掌柜都是最疼三小姐的,说是自己养大的女儿,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四姐姐孤身一个人?!”

    “是啊,就算四小姐力气大,能揍人,可也只能让奴才们害怕,主子有得是办法让四小姐哭不出来。连四小姐亲生爹娘都只疼三小姐,四小姐身边一个疼她的人都没有啊。”

    婢女越说心越虚,犹豫道:“要不还是跟着三小姐……”

    “不。”

    五小姐直起身子,她好似多了一抹神采,让她平凡无奇的脸庞多了几分光彩,“我知道孤独的感觉,四姐姐没有疯,是他们把好好的,善良的四姐姐逼疯的,我绝不能助纣为虐,同他们一样伤害算计四姐姐。永安侯慕家的子孙也有该出个有良心的人。横竖我这条命是四姐姐救回来的,大不了同四姐姐一起死,还能干干净净的离开,在阴曹地府也有个伴儿。”

    ps五小姐不是炮灰,再弱的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善良,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