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人不为己
    五小姐默默落泪,对对泪珠速速滚落,我见犹怜。

    “五妹妹。”三小姐心疼般硬是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提帕子温柔为她擦拭泪珠,歉然道:“方才管事回事,我才来迟了一点,莫非有奴才伺候不周全?”

    跟着五小姐的丫鬟再不见方才伶牙俐齿,宛若鹌鹑一般不敢正面同三小姐对视,盯着自己的脚尖,“是……不是奴婢的原因,五小姐碰到了……”

    “三姐姐一向大方磊落,我……”五小姐诺诺说道:“只问三姐姐一句,母亲是不是打算把我许配给宋家公子?婚姻大事,父母做主,我不敢反对母亲的意思,盼着三姐姐给我一句实话,我也好早作……做嫁人的准备。”

    三小姐疼惜般玩着五小姐的手,拉她坐下后,犹豫片刻才道:“哎,这桩婚事也是在母亲尚未染病前定下的,我当日还曾帮五妹妹说过,宋公子那样的好色之徒不配五妹妹,可是侯府欠着宋公子的一份人情,母亲不得不答应下来,不过母亲说会给五妹妹一笔丰厚的嫁妆,还会多送厉害的陪房,断然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

    五小姐嘴唇没半分的血色,哽咽说道:“我知晓母亲……还是疼我的,既然我脱生在侯府,享受荣华富贵,也当为慕家为侯府尽一份心力,我不如三姐姐聪明干练,唯有听话,不让父亲烦心了。”

    三小姐泪水盈睫,揽住身体冰凉的五小姐,轻轻一叹:“男人都是好色的,宋公子尤其是……有些话我不好开口,但你到底是我亲妹妹,比外人强上许多去,倘若五妹妹是个绝色,似四妹妹那般漂亮,未必不能拿捏住宋公子,慢慢劝说他改邪归正,踏上正道,刻苦读书,求得一番富贵,没准在四妹妹的督促下,宋公子还能给她挣个诰命回来。”

    “五妹妹心地善良,唯有相处才知你的好,在初见时,容貌上怕是要吃亏的。成亲以后,被侯府丫头养刁了胃口,宋公子未必会把五妹妹当回事。”

    “我的好妹妹啊,倘若你过得不好,被欺负了去,我得心疼死。”

    五小姐哽咽着,泪水越来越多,她跟前的丫鬟眸子动了动,“三小姐,听说婚书是在关外定下的?而且写得是嫡女?”

    三小姐大吃一惊,“这事你从何处听说?”

    婢女咬着嘴唇不肯吐露实情,三小姐色厉内荏警告,“以后这话不许乱传,纵然婚书上是四妹妹……”

    她自觉失言般语塞半晌,“五妹妹先回房,你也别太担心了,这桩婚事未必就没有转还的余地,着实不行,我求母亲再认个义女回来,许是能搪塞一阵。”

    五小姐点头道:“三姐姐不用为我费心,我……不值得三姐姐如此待我,就算我不用嫁给宋公子,以后也会嫁给别人。”

    “你想得太消极了,五妹妹若是不用嫁给宋公子,将来会碰上一桩好姻缘,未必就不能效仿二姐姐,只要是未嫁之身就有希望,女孩子一旦嫁错了人,一辈子的幸福可就没了。”

    三小姐又是劝了一会,才放五小姐回去。

    等到五小姐主仆走远,新近提拔到身边的俏丽婢女云浅道:“不知五小姐能不能领会主子您的意思?”

    三小姐淡淡说道:“事关终身幸福,就算她只是个木头,也会为自己拼搏上一把,只要她动心了,我就助她一臂之力,何况……就算她听不懂,最后嫁给姓宋的,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娶他。我本就没有完全指望她,宋公子才是我……哼,即便不能促成这门亲事,我也要恶心慕婳,先是同陈四郎退亲,再有一个二流子色中饿鬼登门求亲,我就不信哪家会要慕婳这样的媳妇!”

    “还是小姐您英明,宋公子就是那癞蛤蟆,被癞蛤蟆缠上,四小姐怕是逃不了旁人的议论了,奴婢听说真正的勋贵重臣都是爱护名声的,四小姐再多的嫁妆也不会有人敢娶一个悔婚二次的女孩子,谁知道四小姐还是不是处子之身?”

    三小姐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笑道:“说得好,云浅,你真是我的好丫头,去账房支五两银子,算是我给你的赏钱,一旦我让慕婳……我还会重重赏你。”

    “多谢三小姐!”

    云浅满怀欣喜,在三小姐跟前狠狠贬低四小姐是讨赏的最好途径,她就是凭着背后说四小姐的坏话,才从三等丫鬟提到三小姐身边的。

    “准备马车,我去外祖父府上。”

    原本三小姐打算听宋公子那边的消息,不过她亲自安排的人,总不会让她失望,不如早早从舅母手中拿到那卷医书。

    不仅可以早日医治好二哥,早早断了二哥对慕婳的支持,没准她还有意外收获呢。

    *******

    “你就认命了?五小姐,听奴婢一句,宋少爷那样的男人不能嫁!”

    婢女苦口婆心的劝说,“如同三小姐所说,你又不漂亮,成亲就得独守空房,你就甘心吗?以前你不是总是盼着嫁人,早日拜托夫人的钳制,可嫁给宋公子,还不如留在侯府。起码夫人不会虐待你,吃用简单了一点,但总能吃上一口饭菜,可宋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对好色的父子!”

    五小姐捋着手中的五彩璎珞,一声不吭。

    “五小姐就听奴婢一句吧,咱们不能就这么认命,哪怕最后拼不过,总是努力过了。过得不如意,也只能怪命不好。”

    婢女上前夺走五小姐手中的物什,“您就是绣工再好,也换不来一桩好姻缘。”

    “……你让我怎么努力?你有没有想过,我面对得人是谁?那是四姐姐……我总说自己是可怜的,脱身为庶出,然四姐姐……她比我还可怜!”

    “你不要再说了,纵然四姐姐如今过得很好,我也不该拿这样的事去恶心她,你不知道,曾经四姐姐过得有多艰难,如今这些富贵是她该享受的。”

    丫鬟跺脚道:“婚书上明明就是她的名字,凭什么你代替她嫁过去?五小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您可要考虑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