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打脸再打脸
    一直不远不近跟着七公主的嘉敏县主一双眸子瞪得溜圆,好似在她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怪事。

    她曾设想过无数可能,慕婳同骄傲的七公主比试,慕婳婉拒,慕婳不理会挑衅的七公主,慕婳……等等慕婳的反应,万万没想到慕婳竟然给出她想都想不到的有力回答。

    有了这样的答案,七公主只要还要脸面就不会继续纠缠慕婳,强行命令慕婳同她比试。

    毕竟七公主也不是蠢货傻瓜。

    嘉敏县主环视四周的少爷小姐,心知肚明今日过后,慕婳的名声更胜以往。

    沐国公夫人曾私下同她交代过,不可轻举妄动,一旦出手对付慕婳,就要把慕婳置之死地,绝不能给慕婳留下反戈一击的机会。

    于是沐国公当街认义女的事沸沸扬扬,沐国公夫人却不见任何动静,沐世子同样闭门读书,减少无谓的应酬,嘉敏县主见到沐世子屋中的灯光彻夜明亮,兄长努力读书,研习兵法,意图向慕婳一雪前耻!

    沐世子说过失去的东西,他要亲手拿回来!

    沐国公夫人拿走沐国公私房银子后,也就不再关心甚至激烈反对沐国公认慕婳为义女的事了。

    她只能暗暗着急,远不如以前心态平和,也总算是体会到三小姐当初的心境,想着这世上若是没有慕婳该多好?!

    被七公主相邀,又在马场意外碰到慕婳,嘉敏县主便忍不住了,挑拨七公主针对慕婳,结果……慕婳名声更好,她所有的阴谋只是成就了慕婳光明磊落。

    莫非她只能做慕婳的踏脚石?

    让慕婳踩着她的身体向上爬?

    “就算慕小姐不说这些,七公主殿下身为帝女,也不会做事不管百姓疾苦。”

    嘉敏县主催马上前,落落大方向慕婳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顺便也让慕婳明白,面前的人是七公主,不是慕婳可以教训的。

    就算木齐已经是神机营指挥使,慕婳也只是臣女,同七公主君臣有别。

    七公主?

    皇上最宠爱的女儿。

    慕婳多看了七公主两眼,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前世她还是少将军时就听过七公主是玉雪堆砌的人儿,和袍泽喝酒时,他们曾在她耳边嚷嚷过,七公主的皮肤到底有嫩?

    嚷嚷着去京城一定亲眼看看七公主。

    亦是有人笑言,等立下战功,没准得皇上看重,把七公主下嫁给少将军呢。

    当时她也喝多了,嚣张的说道,应该是七公主哭着喊着要嫁她……

    年少轻狂啊,昔日笑言在耳,曾经的人却已经长眠地下,慕婳觉得下次再去祭拜他们时,可以同他们说一说,七公主名不虚传。

    慕婳浅笑,“方才不知是七公主,我失礼了。”

    在马背上微微弯腰,慕婳向没有穿公主服侍,摆开公主仪仗的七公主见礼,“不周之处还望公主殿下见谅。”

    七公主抬手道:“慕婳以后同本公主不必多礼,本公主听说过你,心中略有不服,这才想隐瞒身份同你较量比试,不过方才见过你之后,本公主深感闻名不如见面,慕婳你比他们赞扬得还要出色,莫怪姑姑时常把你挂在嘴边上,皇祖母也想着把你叫进宫去,当时姑姑是应下的,后来本公主回宫后,姑姑便接过教导帝女之责,又忙于皇祖母寿宴,倒是没空再见你了。”

    慕婳静静听着七公主说起红莲长公主,说起红莲长公主很挂念她,但从七公主的话语中,慕婳亦能听出警告,红莲长公主不是慕婳能攀附的。

    红莲长公主是七公主嫡亲的姑姑,又有师傅的名在,七公主暗示慕婳少动心思。

    “横竖太后奶娘寿宴时,你总是能进宫的。”七公主眉尖傲然之色不改,同慕婳说话也透着高人一等的气势,“不是说你马球打得很好?想必能胜过嘉敏县主领军的京城闺秀一头了。”

    七公主淡淡扫过嘉敏县主,“你可要多加把劲,针尖对麦芒的比赛才好看,才能让皇祖母高兴,决战那日,本公主会陪着父皇,皇祖母,姑姑在高台上坐看你们之间的较量。“

    嘉敏县主宛若没听出七公主话中的深意,浅笑嫣然,“七公主倒是给我出了难题,慕小姐勇闯三关后,连兄长都对她赞不绝口,父亲亦让我效仿慕小姐,不可骄傲自满,目中无人,我这点本事在慕小姐面前怕是掀不起风浪。”

    “不过我身上流淌着沐家血脉,沐家子孙唯有死战,绝不退缩。”

    嘉敏县主冷静执着的说道:“当日玉门关外,家兄面对数倍的敌人死战到底,我不如家兄,亦不会玷污沐家门楣……”

    “慕婳,你要去哪?”七公主眼尖,发觉慕婳打算离开,根本就没接嘉敏县主这茬,暗暗赞道漂亮的回击,嘉敏县主再说得天花乱坠,义正言辞,慕婳根本就懒得理会嘉敏县主。

    慕婳这才叫骄傲!

    言辞永远敷于表面,本身的实力才是立足的资本。

    “我?”

    正在拨转马头的慕婳稍稍一顿,无辜一笑,“我已经拜见七公主了,见七公主同嘉敏县主说话,我又插不上嘴,同嘉敏县主不熟,不如先去溜溜马。”

    “不瞒七公主殿下,我被名声所累,出一趟门都不容易呢。”

    嘉敏县主鯁住了。

    杨柳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见到嘉敏县主阴森森看她,杨柳连忙说道:“我是笑……笑婳婳被百姓围观的可怜样子啦。”

    谢莹自觉站在慕婳身侧,文雅大方,周身有股书卷气息,更能取信于人,“婳婳从来不想要名声,更不愿意被人推崇,她只想做个自在悠闲的女孩子。”

    慕婳点点头,“听嘉敏县主张口闭口沐家如何,祖训如何,志向如何,我……还是去遛马吧,省得忍不住。”

    七公主好奇的问道:“忍不住什么?”

    慕婳再一次抚摸坐骑的鬃毛,似笑非笑说道:“嘉敏县主最好回去仔细询问令尊,还有沐大少爷,沐家的传统到底是什么。”

    “告辞了,七公主,嘉敏县主。”

    慕婳拨转过马头,纵马扬鞭而去,谢莹两人互看一眼,提起缰绳追了过去。

    ps在慕婳面前装逼,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慕婳才是装逼的鼻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