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闺蜜
    临近打马球的日子越来越近,在宛城的小姐们也纷纷进了京城,她们大多投宿在京城的亲戚家里,有家境更好的,便住在京城自家府邸。

    杨柳和谢莹同慕婳交情最深,她们两个毫不客气的带着大包小包住进慕云的府上,慕婳自然是欢迎的。

    三个女孩子凑在一起,不,应该说两个半女孩子在一起整日叽叽喳喳,有半个自然是指慕婳,寻常她都插不上话,不过慕婳却很喜欢听她们说着八卦。

    当她们听说柳三郎同样投宿在府上,杨柳直接抓住慕婳的胳膊,“我们什么话都同你说了,你不觉得该说明一下吗?”

    “就是,就是。”谢莹在一旁插嘴道:“连杨柳心仪过的少年都告诉你了。”

    慕婳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奇怪的问道:“有什么好交代的?柳三郎是我二哥的朋友,他住在府上是二哥同意的。”

    “是吗?”

    杨柳显然不大相信,不过慕婳表现得很是镇静,没有丝毫破绽,同柳三郎没有任何亲近的关系,柳三郎住在外院,慕婳住在内院,距离不近。

    慕婳点头道:“要不我把二哥叫回来,让他替我证明?!”

    前世少将军脸皮也不是一般厚,为向朝廷讨银子粮饷,同朝臣扯皮,她什么话不是张口就来?官场上推诿的绝技,她不要太娴熟!

    把这些用在交好的杨柳身上,慕婳不是没有愧疚之意,但是她更不知该如何同她们解释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东西。

    等她琢磨清楚后一定会坦白。

    “谁不知你二哥最护着你?就算不是他的主意,你都开口了,慕指挥使还会指出你说谎?”

    “二哥是很疼我,怎么?杨柳你羡慕了?”

    “哈,我哥哥比你多,哥哥们对我极好,羡慕你做什么?”

    谢莹在旁边暗暗点头,果真是厉害的慕婳,不动声色转移开杨柳的注意力,杨柳完全忘记探究柳三郎为何住在府上,反而说起她哥哥有多好。

    慕婳悄悄妙了谢莹一眼,等杨柳说得差不多了,说道:“我在马场养了几匹好马,一会儿你们去挑适合自己的宝马,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好马,很难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我听二哥提过,京城闺秀为这次马球比赛也准备了很久,都盼着能进宫当面向太后娘娘贺寿。”

    不是所有的闺秀都有资格,太后娘娘这次恩准进宫贺寿的人多是外命妇,名门勋贵小姐大多无法随着自家长辈入宫,想要让太后娘娘记住她们,没有比赢下马球比赛更好的途径了。

    “你哪来得宝马?”杨柳可是知道如今一匹宝马的价值,比往常翻了三倍都不止,她明显不愿意让慕婳为她们破费,“我们骑得马也是不错的。”

    慕婳得意一笑,“宝马不是我买的,不过现在已经属于我了,无论是沐世子和英国公都不会来向我讨要的。”

    谢莹轻声说道:“就是上次你救下孟公子带走的那几匹宝马?”

    “沐世子他们家大业大,不在意这几匹宝马。”慕婳直接召唤胖丫出门,“听说京城马场有不少闺秀在练习骑术,我们正好过去看看,算是侦查她们的实力。”

    谢莹拽了杨柳一把,笑盈盈答应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并悄声对杨柳道,“别在她面前提沐世子,沐国公认她为义女的事也不别说。慕婳……她不在意那些银子富贵。”

    她们还在宛城时就听到传得沸沸扬扬的沐国公认慕婳为义女的消息,不是不好奇,毕竟女孩子对八卦总是很热衷的,她们是慕婳的朋友,慕婳不愿意多说,她们自然不会追问。

    杨柳微不见的点头,追上慕婳,“那我可要挑一匹好马。”

    “你若喜欢,都给你,我也不心疼。”

    杨柳脸庞微红,明知道她是女孩子,但总会被慕婳骗到了,“你当然不心疼了,又不是你花银子买的宝马?!你这叫慷人之慨……”

    “你喜欢哪个品种宝马?我花银子给你买来。”

    慕婳眸子印着杨柳的身影,好似把一切都捧到她面前,谢莹耳根子也有点红,扶额叹息:“不是要去马场吗?”

    再让慕婳说下去,杨柳还能找到心仪的少年?

    最近宛城不仅有少年为慕婳茶饭不思,不少女孩子也总是爱用慕婳同少年相比,越比越是看不上啊,据说有不少父母都愁白了头。

    “去马场的路上有一家点心糖果铺子,他们掌柜做得豌豆黄非常有名,我记得你们两个都特别爱吃豌豆黄,我提前让掌柜留了一份,你们尝尝味道。”

    慕婳随口说着,仿佛一切安排都是小事,可杨柳和谢莹不这么认为,从她们的屋子摆设,以及丫鬟仆从,吃穿用度,慕婳都是用了心思的。

    她们如何不感激?

    慕婳很擅长照顾身边的人,被她照顾的人感到舒服。

    以如今慕婳的身份名声完全不需要结交她们,真正的名门贵女才配同慕婳相交,宛城来得女孩子在真正的京城贵女面前就是乡下丫头。

    刚刚跨出府门,慕婳便让马车停下了,撩开帘子向外一看,一对盔甲明亮的男人把马车护在中间,做出保护的样子,惊得路上行人纷纷退让。

    其中一圆脸的汉子挤出一个自认为亲切的笑容,“我们奉指挥使大人命令,护卫小姐外出。京城小姐出门都是要带着侍卫的。”

    “神机营的人?”

    “不。”

    他们摇头的动作整齐划一。

    慕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确定京城还有人敢向我动手?”

    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过后,圆脸男人讪讪的说道:“小姐自然用不上我们只会些粗浅拳脚功夫的人保护,不过给小姐壮壮声势,万一碰到不开眼的人,有我们在,也不用小姐亲自动手。何况我们开可以帮小姐跑腿,打杂。”

    越说越觉得他们自己很可怜。

    “请小姐大发慈悲留下我们。”几人翻身下马,单膝跪在慕婳面前,“不能留在您近前,我们会生不如死啊。”

    他们惧怕阴沉不定的木指挥使!

    ps按照惯例三更,继续求月票,有个性格分裂的上司,他们也很想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