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破产和吐血
    李妈妈在一旁凑趣般笑着,眼见喜笑颜开的母女,心头涌起几许的无奈,四小姐明摆着不愿意再理会她们,这对母女怎么就非要黏上去,恨不得从四小姐身上咬下一块肉?!

    永安侯夫人到现在也没发现有人护着四小姐。

    反驳或是提醒的话,她断然不会说,寻思怎么顺利离开侯府。

    永安侯夫人有一句话说得很是有道理,男人最是在意亲生骨血,在意家族的延续传承,便是一手养大的女儿也很难比得上亲生,相反母亲感性心软一点,比如木夫人?!永安侯夫人对四小姐一直冷淡,也是怕真正产生母女之情到时割舍不下。

    然而李妈妈不明白永安侯夫人怎会笃定木齐放着亲生女儿不疼,去疼三小姐?

    “夫人,夫人。”

    门口传来慌慌张张的男声,李妈妈得到暗示,刚刚走出房门,差一点同迎面跑过来的管事撞个正着,向后退了一步,李妈妈问道:“是欧阳先生啊。”

    此人就是永安侯夫人派去‘监视’‘辅佐’木齐的账房先生,他长了一张马脸,眼睛很小,但透着一股狡猾,被他看着,仿佛有被他算计的感觉。

    “让他进来。”安永侯夫人想听听又出了什么意外,弄得欧阳先生不顾一切跑进后宅。

    欧阳先生连忙进门。

    永安侯夫人平淡说道:“先生若说木齐是朝廷上人,此事我已经知道了,没想到我侯府出去的奴才竟是得了皇上的重用,木齐已不适合继续做掌柜,我想把珍宝阁委托给先生……”

    “珍宝阁,哪里还有什么珍宝阁,夫人半生的心血都都没了。”

    欧阳先生怀着哭腔,捶胸顿足说道:“不仅银子没了,货物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恐怕过不了今日,债主就会上侯府来讨债了。”

    三小姐尖叫道:“不可能!珍宝阁怎么会没了?木齐已经有了官身,谁敢对珍宝阁下手?”

    永安侯夫人心头刺痛,眼睛亦有几分红了,三小姐的话着实刺耳,道:“慕媛,你先闭嘴,听欧阳说明状况。”

    外人不知,李妈妈却是知道珍宝阁支撑着永安侯府上下一大半的嚼用,外人认为珍宝阁是木家的,其实木齐就是侯府外放的掌柜,侯府只是明面上不要珍宝阁,好似把珍宝阁给了木齐。

    回京后,永安侯为答谢当初帮忙恢复爵位的人,没少花银子,以前侯府那些积累也都差不多填了进去,永安侯不掌实权,朝廷俸禄都不够他一个人使,侯府一家子最是缺银子,永安侯夫人便把珍宝阁生财的工具,木齐看起来老实,且生财有道,永安侯夫人便把所剩不多的家底交给木齐,指望能多多赚钱。

    刚刚有点回本的迹象,珍宝阁却垮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债,永安侯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木齐竟然摆了自己一道。

    前些天,木齐说得天花乱坠,从她手中拿了大半的积蓄,说是同夏氏商行合作,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

    木齐拿走的银子都是她辛辛苦苦积攒下的私房银子,想着机会难得,便把慕媛的一部分嫁妆银子也加了进去,等赚钱后,让慕媛的嫁妆更厚。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说清楚了。”

    “具体的事我也不知,今日夏五爷拿着契约向珍宝阁讨债,并运走了大部分的货物,说是这些货物本就是夏氏商行应得的。那些契约的确是木掌柜签的,就是去衙门也讲不出道理。”

    “夏氏商行?夏妃娘娘刚刚复宠,夏家就敢欺负到开国勋贵头上?”三小姐怒道,“他们不知木齐的身份?”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何况木……木大人也没说什么。”

    木齐的官身让永安侯夫人忌惮,同时永安侯夫人也没有给木齐银子做生意的证据,衙门上记录珍宝阁主人是木齐。

    他们曾说珍宝阁是给三小姐的陪嫁,木家只是代管,永安侯夫人想要好名声,便没去衙门过户。

    三小姐心头在滴血,眼见着属于自己的银子飞走了,忍不住开口道:“既是他做生意赔了,债主为何要上侯府要债?”

    总要止血,不能让侯府被珍宝阁拖下水。三小姐更怕侯府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被债主堵门。

    “给债主担保的人是永安侯,他们不敢找已被皇上破格提拔,委以重任的御前侍卫统领,神机营指挥使木大人,只能来找担保的人。”

    相比惹不起的木齐,永安侯更好说话,白纸黑字写着保人是永安侯,就是侯府不承认都不成,“而且衙门中的记载不知怎么就换了,永安侯才是珍宝阁的主人。”

    “……木齐!”

    永安侯夫人差一点一个踉跄跌到地上,也亏着李妈妈手疾眼快扶了永安侯夫人一把,“他怎能,怎能偷偷换了?衙门官员就任由他胡来?”

    李妈妈怕永安侯夫人一口气上不来,生生被木齐给憋死,拍打她的胸口,“主子您消消气,衙门断然不会因木齐做了神机营指挥使就敢篡改记录。”

    神机营指挥使?

    木齐好大的官,拱卫京城,手握京师最最精锐的一支力量。

    以前神机营指挥使是太后娘娘的远亲,因魏王妃调动了红衣大炮炮轰柳三郎,皇上震怒罕见冷酷摘了前任指挥使的脑袋,这个职位一直是大臣争夺的一块肥肉,谁能坐稳指挥使位置,谁就是皇上最信任的人。

    永安侯夫人隐隐察觉自己好似从未看明白木齐。

    否则这么大一块馅饼绝不会轻易落在他头上。

    三小姐还是心疼银子,然听到木齐官职后,反倒有了几分窃喜,以木齐对她的疼爱,以后她不仅有个做侯爷的父亲,还有个做神机营指挥使的义父!

    她再出入皇宫和勋贵名门时,定然会受到不少人的善待和逢迎。

    掌握京畿兵权,木齐也会是皇子们笼络的对象。

    “我猜……”李妈妈附在主子耳边,低声道:“会不会是侯爷去了一趟衙门?”

    “噗。”

    永安侯夫人呕出一口鲜血,“我怎么嫁了这么个蠢货?!他是要害我们去喝西北风吗?”

    ps一会还有一更,继续求月票,木齐是个心思诡异,下手狠辣的男人,在稳定主人格后,就开始布局坑永安侯府了,给慕婳讨回公道。他和沐国公性情不同,他很精明,如此才显得柳三郎提前布置有多重要,不过慕婳是不怕的,所以柳三郎非常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