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二十章 厚黑
    柳三郎本身风度翩翩,学识广博,很少有人对他有厌恶的念头,哪怕慕婳对柳三郎存着一分的忌惮,他总能凭着自身魅力让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慕婳醉眼迷蒙,频频同眸子晶晶亮的柳三郎碰杯。

    她不知怎么就同他谈笑风生,对某些大事的看法几乎一致,颇同知己把酒言欢之感。

    怎么会呢?

    慕婳按了按额角,沮丧般喃咛,“又被你算计了。”

    前世今生,她对人很有办法,大多数都占据主动,然而每次面对柳三郎,隐约有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倒不是柳三郎用阴谋诡计害了慕婳,可慕婳还是觉得郁闷。

    她说远离谁,那是轻轻松松能走脱的。

    她几次下定决心疏远他,愣是没有一次成功。

    柳三郎正为她倒酒,淡淡的酒香好似温润了他一双眸子,闻言侧头,略显无辜般肩头微颤,亦或是在强忍住得意,慕婳翻了个白眼,摩挲着酒杯欣赏水榭外满池荷花。

    横竖有一个赏心悦目的少年在眼前‘侍奉’酒局,都不是她吃亏。

    世间有几人让将来的魏王世子如此相待?

    “神医已经到了京城。”

    “嗯。”

    慕婳漫不经心的神色突然一僵,明白柳三郎这是在提醒自己,“神医住在何处?能治疗百病?”

    “能同阎王抢人的杏林高手,号称扁鹊再世,华佗转生。”

    “……他不怕转生的秘密被权贵逼迫?”

    慕婳扬起眉梢,笑盈盈反问,果然见柳三郎脸庞微僵,不过柳三郎恢复的很快,“毕竟是神手妙医,有保命的本事,任何人都不会一辈子不得病,总有求到他面前的时候,而且他脾气古怪,未必人人都能得他医治。”

    “有本事的人自然有任性的资本。”慕婳微微颔首,方才只是玩笑,“二哥的病,他可能医治?”

    柳三郎道:“他是慕云唯一的希望。”

    慕婳微微松了一口气,“等二哥回府,我再去请神医帮二哥把脉。”

    瞄了柳三郎一眼,慕婳懒洋洋道:“倘若你把我二哥累坏了,让他熬坏身体,我可会生气哦。”

    别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柳三郎面不改色,不,委屈道:“慕云被重正是你所期望的,皇上三支亲卫正在调整,也是慕云大展身手的好机会。”完全一副他没错什么的无辜样子,慕婳再一次按着太阳穴,“酒也喝了,话也说了,柳三公子该打道回府了吧。”

    “在科举之前,我不打算离开京城了,京城方便我拜访大儒名师,同举子们探讨学问,从而增长见闻,省得夜郎自大,小看天下英才,伯父说过这科是千年最激烈的科举,英才辈出。”

    柳三郎心知肚明,其中有伯父这十余年来在各地撒下的种子,伯父一直期盼这些种子成长为栋梁之才,支撑起帝国未来。

    该是皇上收获的季节了。

    “只要你开口,皇上肯定能把大儒派去宛城,专门给你讲学。”

    慕婳有几分羡慕,柳三郎虽然没在魏王身边长大,没体会到父爱,可皇上给他的不少,他一点都不缺父亲般的疼爱和维护,“而且你不心虚吗?”

    柳三郎纳闷般挑眉,“心虚什么?”

    慕婳向皇宫方向看去,“皇上纵然培养出千万个英才,也不如他言传身教教导你用心,太后娘娘摄政十余年,看起来皇上也没闲着。”

    柳三郎不置可否,端着酒杯,说道:“我在京城无亲无故,缺个安静读书的地方,慕云是我不多的好友,你又是我邻居,咱们知己知彼,生活习惯相近,所以我腆脸登门,在府上暂住几日。”

    慕婳张嘴想要说不行,柳三郎神色一暗,沙哑道:“你也知道魏王妃是个不好对付,程澄不敢明着对付我,完全可以同魏王妃联手,魏王……他若是能指望,也不会让我母亲当初狼狈逃离京城,慕云是我在京城认识的最有势力的人了。”

    “皇上呢?”慕婳对柳三郎说得话是一个字都不信!

    “忙着太后娘娘寿宴,又要看着科举,处理朝政,我不好再让伯父分心。而且我住进皇上的别院,御史们少不了弹劾皇上对我的纵容,也容易招惹三位皇子的不悦,他们才是皇上的骨血。”

    柳三郎的话正中慕婳内心,让慕婳无法辩驳,这也是她拒绝沐国公最根本的理由。

    “何况我想堂堂正正考取状元之位,纵然以后少不了被人非议,然我可以对任何人说,我问心无愧!”

    “……”

    慕婳有种无从发力,不能赶走柳三郎的感觉,咬牙切齿道:“你真是厉害,知道怎么让我只能答应下来。”

    她站起身直接向水榭外走,冷哼一声:“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她绝不会再对柳三郎心软。

    柳三郎望着慕婳恼怒的背影,缓缓扯出笑纹,“没听到。”

    荷香缭绕,令他微醺,周围好似还残留着慕婳的味道,柳三郎轻轻摩挲着酒杯,“你过来。”

    站在岸边的书童连忙飞奔而至,躬身道:“请公子爷吩咐。”

    柳三郎古井无波,瞳孔漆黑,缓缓的说道:“给神医送个口信,类似沐齐统领的病,世上并非只有一例,请他同木统领说两句,这类病许是会遗传给后代。”

    书童错愕一瞬,悄无声息看了一眼慕小姐离去的方向,“属下这就去见神医。”

    “他需要的天山雪莲,还是什么深海神木,下个月我会送过去。”

    “这些东西怕是不能让神医听进公子爷的话。”

    柳三郎慢慢品酒,笑容带着一点的顽皮,“沐国公出现得正好,他的船队出海这么多次,总有一些奇异之物和外面的医书……神医一定会明白,谁能给他更大的好处。

    对一个痴迷于医术的人来说,再也没有比见识别国医书更大的诱惑了。

    书童见自家公子闭上眸子,微有酒醉之意,蹑手蹑脚离开。

    ******

    得到口信的神医呆愣半晌,揉了揉耳朵,又让面前通风报信的人说了一遍,问了一句,“木齐得罪了你家公子?”

    书童学着公子爷高深莫测的样子,“您猜!”

    ps今日也是三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