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真面目
    沐柏不禁打了个寒颤,沐国公抚了抚袖口,“此事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对你生母和妹妹也不得透露半分。”

    他痛哭是真,方才无情拽所有人天地同悲,也是真实心意。

    察觉到儿子的呆滞,他颇为自豪,以他女儿的刚正心胸怕是会狠狠的鄙夷自己一通,然沐国公觉得今日有直抒胸臆的畅快。

    “父亲打算认下慕婳妹妹这事……”沐柏指了指围在酒铺门口的百姓,他们看向沐国公的眼神多有呆滞,“整个京城都知道了,您还想隐瞒谁?”

    百姓中隐隐传来轰然的笑声,方才沐国公犯二的样子着实太有趣了。

    他们不再觉得沐国公高不可攀,他就是一个急于炫耀实力收干女儿的男人……虽然他们不大明白慕婳哪一点打动了沐国公,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纠葛。

    但是他们却听到沐国公说自己有船队,很有银子的话语,这意味着只以儿子出色名扬京城的沐国公其实也是很能干的?只是有点不务正业罢了。

    这样的沐国公为啥觉得亲近呢?

    沐国公装高人失败,这才反应过来百姓不是被自己气势打动,而是被他愚蠢的举动给镇住了,不由得老脸一红,以袖子挡住红红的脸盘,“快走,快走,上马车再说。”

    想想他的女儿,从来都是众人心中的神邸,每一次都能轻易俘获人心,让人心甘情愿的追随,可他……竟然能蠢哭自己。

    沐柏也顾不上骑马,随着沐国公钻进马车。

    “祝福沐国公认义女成功。”

    “沐国公慧眼识珠,前有沐世子,后有慕婳慕小姐,您真是天底下最幸福骄傲的父亲啦。”

    百姓都是善良的,慕婳得罪的人太多,同沐世子交恶,倘若沐国公认慕婳为义女,慕婳自然多个靠山,同时也可化解同沐世子的恩怨,等沐世子领兵出征时,慕婳许是能助沐世子一臂之力,毕竟慕婳的功夫身手可是许多人亲眼所见。

    慕婳在有些百姓心中已经突破了男女的界限,有男人不服气?先在慕小姐手下走过两招再说。

    沐柏面无表情,强行忍住笑容,沐国公揉了揉臊热的脸庞,眸子一闪一闪的,盯着马车外不知想什么。

    已经快到沐国公府了,沐柏轻声道:“总要给母亲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

    “我的银子怕是要被她拿走大半。”沐国公苦涩说道,“算了,横竖都是身外之才,银子可以给他们,船队的事,他们休想插手,我宁可把船队卖给皇上,也不会便宜了他们。”

    “慕婳妹妹的事……”

    “我自己同她说,你什么都不清楚,她若是向你询问,只管都推到我身上。”

    沐国公一甩袍子,端出纨绔架势,讲道理?你见过哪个纨绔公子讲过道理且行事循规蹈矩,纨绔子弟多是随心所欲,不学无术。

    这些他不用装,拿出以前的做派足以应对沐国公夫人。

    “我说过她是慕婳!”沐国公下车之前对沐柏轻声说道,“太过荒唐的事就不要弄得人尽皆知了,你母亲眼里除了世子外,所有人都不重要,因为儿子才是她最大的依靠!”

    沐柏轻轻点头,又听到父亲嘲讽的冷笑,“她可真是个贤惠传统的好女人,也不知是谁教她的,丈夫可以撇到一旁,女儿可以牺牲,唯有儿子不可辜负,是她立足的根本。”

    “这就是你祖母不惜以死威胁,让我娶的妻子。”

    “你祖母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她们哪个都不如我女儿精明干练!”

    沐国公没有会书房,走向后院,沐柏在马车上楞了许久,抹了一把额头不存在的冷汗,父亲早已不见踪影,沐柏扪心自问,“我真了解纨绔成性,懦弱暴躁的父亲?”

    能一眼就看出慕婳身上的特质……父亲绝不是他所说的,只是运气好。

    ******

    皇宫坤宁宫,皇上慵懒般靠着垫子,胳膊随意放在支起的膝盖上,宽松松软的常服,头上只带玉簪,衬得他越发清俊文雅,宛若一位名士学者,绝非权掌天下的九五至尊。

    皇后娘娘一袭凤袍,头戴凤冠,凤钗轻轻晃动,显得极是华丽端庄,同轻松惬意的皇上站在一起,她要显得威严,亦显老。

    本身她就不是绝色美人,姿容仅是清秀,过了少女娇花的年岁,她保养得再好,也比不上年轻得宠的宫妃漂亮。

    她又没有为皇子傍身,越发以后宫之主的威严示人,周身笼罩一股严肃的气息,让人不愿意亲近。

    此时她正端着一卷账册,一本正经向皇上交代太后娘娘寿宴筹备的诸多事宜,正说到外命妇向太后娘娘拜寿的顺序,一直默默听着的帝王突然说道:“朕记得魏王妃还在忏悔,她不适合向太后娘娘拜寿。”

    皇后下意识紧了紧手中账册,不够柔和紧绷的脸庞拂过一分为难,“太后娘娘一向代魏王妃亲厚,纵然有红莲长公主回到皇宫,母后也时常在臣妾面前提起魏王妃,母后寿日,首要是让母后心情愉悦,臣妾听说魏王妃已经知错了……”

    皇上眸子半开半合,“朕知道这些年,你在太后跟前代朕受了不少的委屈,堂堂后宫之主,皇宫中的大事小情都要向太后请示,皇后当得有点憋屈。”

    “臣妾得母后指点良多,全赖母后赐教才能打理好宫务。”

    “你怕朕去太后面前说你的不是?”

    “陛下若是这般想臣妾,臣妾可冤枉死了。”

    皇上突然抬起手臂扶住将要跪下的皇后,“朕同你是夫妻,本该是最亲近之人,纵然你生不出儿子,朕也从未想过废了你,同朕无需太生疏。”

    皇后咬着嘴唇,挤出来的笑容略显僵硬,眼见皇上好似真倾谈的心思,轻声说道:“皇上就那般看中柳三郎么?您已经为他做得够多了,母后跟前的尚宫偷偷告诉臣妾,母后有几分不悦。”

    “三郎那孩子,朕是很喜欢的,你直接同太后说,魏王妃不得进宫贺寿,是朕的意思!”

    ps继续求月票,一会还有一更。剧透一句,千万不要小看皇上啊,虽然没有娇女中的乾元帝任性毫无原则宠爱顾三少,他的偏执精神是本文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