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是替身
    慕婳心头热辣辣的,不是因沐国共奇葩的言语,而是她感到父亲的关怀,虽然来得晚了一点,但是这份父爱是那般的新鲜,前世她得万人敬仰,可不及沐国公这句不成体统的话语。

    “你两个女儿既然都提起柳三郎,想来她们都认为柳三郎值得嫁。”

    慕婳渴望这份疼爱,但是她已经不是沐国公的女儿了,凭什么再去占据别人的父亲?就因为前世她是少将军?

    没有这般不讲理的,她既以慕婳的身份活在当下,就不该再去想两边都享受好处。

    她仍然不喜欢嘉敏县主和沐棠,可是那两个人才是沐国公的女儿。

    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

    慕婳眸子闪过一抹暗淡之色,突然她感觉手腕被一只大手握紧,温热的温度传入心头,慕婳本能的想要甩开,没有人可以靠近她。

    然而这只手的主人是沐国公,慕婳看着他的骨节分明略显枯瘦的手,她怎么会以为沐国公同自己记忆没有太大的改变?

    明明沐国公更加消瘦,皮肤失去原有健康的光泽,这段日子他过得不好。

    “我有个女儿……她出色聪明,是一个一等一的将才。”

    沐国公褪去方才的轻浮,神色肃穆哀伤,站在酒铺的人都能感到一抹悲凉惋惜,离最近的柳三郎眉梢稍稍挑起,沐国公继续说道:

    “你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出色,我为她自豪骄傲,可惜天才总是不溶于人世的,佛门大师说,正因为我女儿太出色了,上苍才把她招过去。”

    “我知道那群秃驴都是宽慰我,都是看在银子份上胡说八道。”

    大师转秃驴也只是一句话的功夫,沐国公摸了摸眼角,“可我宁愿多花银子,多听听秃驴这么说,我就可以欺骗糊弄自己,其实是我和她的父女缘分不够,我不配拥有天才的女儿,这才失去了她。”

    前世今生,慕婳第一次正经不带任何偏见般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身上没什么优点,也不配为将,可是慕婳却觉得他会是个好父亲?!

    沐国公没有做将军的天赋,却有着造船的技能。

    海船啊,战舰啊,都有可能在他指挥下扬帆远征。

    皇上若是存横扫八荒四海的雄心,做千古名君便少不了海战,而帝国这方面的人才太少了,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毕竟现在的读书人都以科举为目的,又谁会学习杂学?

    整日同工匠什么的混在一起?

    慕婳突然认为眼前的男人将来会是对帝国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

    少将军奠定沐家的繁盛基础,而把沐家推向巅峰的人会是少将军不曾正眼看过的沐国公?

    慕婳又是好笑,又觉荒唐,“我不该自诩聪明啊。”

    陷入悲伤情绪中的沐国公没有听到慕婳的喃咛,“我女儿死了,决绝悲壮的死了,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我不敢告诉她,怕她伤心……那些龌蹉腌臜的事也无法说出口……我也没有资格说那些事。”

    “父亲。”沐柏的眼圈泛红,声音哽咽,“您别再说了,只要您觉得安心,儿子一切都听您的。”

    不就是认慕婳做妹妹吗?

    他在心里默默说一句少将军的地位不会被取代,少将军不会被他遗忘。

    沐柏不在意多个妹妹,只要她不继续拙劣模仿少将军,学嘉敏县主就成。

    慕婳缓缓闭上眸子,感到紧绷的肩头好似靠上了什么。

    残疾男人刚想提醒自家小姐,同沐国公离得太进了,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好似沐国公把小姐揽在怀里……沐国公是少将军的父亲,可是他现在是小姐的人。

    柳三郎横跨一步,背在身后的手对残疾男人摇了摇,手指一弹,半颗珠子飞出,悄无声息落在残疾男人的咽喉处。

    “所以沐国公就想找个替身?找我慕婳做你女儿的代替品?”

    慕婳紧闭双眸,声音冰冷阴森,好似被沐国公侮辱了一般。

    “不是替身。”沐国公看着强自佯装冷漠无情的女孩子,“你绝对不是她的替身。”

    他的女儿外刚内柔,统兵时的冷酷严苛掩盖不了她有颗柔软慈悲的心,沐国公反思这么长时间,已经明白他的女儿有怎样的性情,有时听她说话,就要捡自己爱听的,同她硬碰硬,她永远察觉不到你的真心。

    她受不了亲人的眼泪和软语哀求。

    “那我是什么?”

    “你就是慕婳!”

    沐国公正色道:“只是以后你会多个疼你的父亲,多了一份丰厚的嫁妆,沐国公府其他人,你不必理会,你把他们当做陌生人,小心提防,除了我以外,你不要相信沐家的任何人,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女儿!”

    沐柏不满的嘟囔:“我又不是慕婳的哥哥了?方才父亲还说我比永安侯的儿子出息,肯为慕婳出头呢。”

    沐国公嘀咕了一句,蠢小子!酝酿好的情绪被沐柏一句话破坏殆尽,含恨瞪了蠢儿子一眼,叹息道:

    “我这个傻小子以后怕是还要靠慕婳你照顾,他同世子和嘉敏县主不一样,太痴,太蠢了,偏偏随了我也没什么领兵征战的天赋……不过是仗着身手不错,他学了几分……几分我女儿曾经的风范。”

    慕婳额角抽痛,心头的感动因沐国公的话消失了大半,做他儿女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有点同情沐柏了。

    沐柏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是这样的父亲,出卖儿子一点都不含糊,柳三郎扯起嘴角,眸子闪过一抹极快的羡慕,亦有几分沉重。

    “上苍夺走了我女儿,现在又还给我了。”

    沐国公犹豫半晌,顺从本心的念头,手臂轻轻搭在慕婳的肩膀上,感到手掌下紧绷的身体,祈求道:“就一会儿,一会儿,我就放手。”

    慕婳不再动弹,沐国公狡黠一闪而逝,“我以前就想着这般对女儿,可总是抹不开面子,没有得到机会……”

    说着说着,他那点示弱的小心思完全消失,哽咽道:“不管别人怎么说,是觉得我疯了,还是觉得我心怀叵测,你就是上苍还给我的女儿!”

    ps前世的一些细节交代完毕,有点轻松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