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岳父的标准
    建造海船?!

    沐国公咋不上天呢?

    柳三郎身体猛然绷紧,上下打量在慕婳跟前卖弄显摆一派土豪暴发户做派的沐国公,温和的眸子变得晦暗难明。

    即便沐国公最信任的儿子沐柏都似被雷电劈过一般,呐呐不知所措,显然他也不知自己父亲还有这手。

    “以前父亲您喝酒都是我掏得银子!”沐柏喃喃的说道:“还有给……给少将军准备的衣服,宝玉等等礼物,也是从我月钱里扣的。”

    他一个庶子能有多少月钱?

    沐国公夫人防他极为严,打着节俭支援军需粮饷的大义,没少克扣他银子,他的‘土豪’父亲怎有脸面再从他手中拿银子使?

    不是送给少将军,沐柏绝对要同沐国公撕扯个明白。

    沐国公挠了挠脑袋,有点不敢看沐柏了,“我不是想着你妹妹不好嫁人,想多攒点嫁妆嘛,况且海上贸易,谁知道会不会翻船陪个精光?我总要提前做些准备的……”

    “方才父亲还说自己运气好从来没有翻过船!”

    沐柏脑袋挨了沐国公一巴掌,摸了摸鼻子不吭声了,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看向低垂着眼睑,盖住所有情绪的慕婳,以他的性格不会同父亲在外人面前插科打诨,他也不是心疼银子,同父亲计较的人。

    这番作为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慕婳整个人笼罩在一股莫名的悲伤之中?

    她只是个赝品……沐柏虽然有点感激慕婳的指点,但是依然无法让赝品玷污自己心中的战神。

    对昔日的少将军执念太深令沐柏反倒看不清慕婳,而且慕婳的神态做派已同前世少将军有所不同,此时的她更随性,更慵懒,也更潇洒。

    毕竟她不用再背负帝国的尊严,背负沐家的重任,亦不用再肩负着十余万将士的荣辱性命。

    沐国公完全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做派,横竖他已经在众人面前暴漏真性情,也就不再装贵人的矜持了,眼巴巴望着慕婳:

    “婳儿,我认你做女儿的心思可对天地日月,我可以对天发誓,倘若我对慕婳有一分歪门邪道的坏心思,让我尸骨无存,死后……”

    “呜呜。”

    沐国公口感觉喉咙一痛,穴道被封,后面的话不出来了。

    慕婳怔怔看着打出黄豆的手。

    柳三郎站起身抢在沐柏之前,手掌贴在捂着嗓子乱跳的沐国公后背,一股热流冲开穴道,沐国公先是松了一口气,向温润的君子柳三郎道:“多谢……”

    “不对,不对。”沐国公立刻摇头,满含警惕道:“你是何身份?有何企图?”

    柳三郎脸上的温柔似裂开一道缝隙,佯装镇定道:“只是随手而为罢了,沐国公不必在意。”

    “沐柏,他是谁?”沐国公仿佛刺猬一般,对柳三郎极是忌惮。

    进京之后,沐柏被沐世子推荐入了神机营,许是沐国公夫人怕他乱说话,特意给了他一点好处,虽然他只是神机营一个小兵,但毕竟是拱卫京城的精锐,消息灵通,张口道:“宛城柳澈,柳三郎。”

    沐国公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我仿佛听过柳三郎这个名字?听……听谁说起?对了,嘉敏县主和棠姐儿提过。”

    沐棠是沐柏同母妹子,只比少将军和世子晚降生两日。

    沐柏有时候对娇花一般的妹子很无奈,许是见惯了少将军行事,他弄不懂沐棠对花伤心,对月落泪的少女情怀。

    再加上他是祖母养大的,同生母姨娘略显生疏,又不肯顺从生母的吩咐,亲妹妹沐棠也不愿意跟她亲近。

    沐棠总是捂着胸口做西子捧心状抱怨他对她们不好,不知同少将军争斗。

    她们从不知道没有少将军,就没有沐家!没有她们的锦衣玉食,受万民敬仰爱戴。

    沐柏自知天赋不如少将军,只想投入少将军麾下的他如何有勇气同少将军争?

    “听说他是魏王殿下的儿子,不过还没同魏王殿下相认。”

    沐柏同样对柳三郎有几分警惕,隐隐觉得柳三郎会抢走他珍视的宝贝,“前段日子皇上为他遇袭之事,雷霆震怒,拱卫京城三支精锐震荡不小,神机营指挥使直接丢了脑袋,如今神机营指挥使还没有补上……金吾卫和禁军侍卫亦有不少人为此丢官。”

    沐国公进京后除了册封时上过金銮殿外,寻常上朝,嗯他都是请病假的,皇上也当做朝廷上没有这人。

    他连朝都懒得去,自然不会留意京城的消息。

    “前两日慕婳大闹京城书院,其中柳三公子也是大出风头,还在围棋上胜过嘉敏县主。”

    “难怪,难怪我会听到他的名字,原来是公认的金龟婿啊。”

    沐国公看了看柳三郎,侧头对慕婳道:“长得太漂亮,太得女孩子喜欢,柳三郎不是良配,而且魏王很风流的,他儿子也是风流种子,婳儿不能同他太亲近了。”

    慕婳抿了抿嘴角,星眸闪烁,俏皮般浅笑:“沐国公亦是风流之人,您的名声怕是比魏王殿下更胜一筹。”

    她此时才恍然记起沐国公只有两房妾室,后院干干净净,曾经他风流的传闻多是在年少时,成亲之后他……慕婳也不知道了,只是隐隐听母亲说过,父亲又神神秘秘外出了,肯定被外面的狐媚子勾引去了。

    如今看来,他是去操持海上的生意,并非夜宿花街柳巷,包养外室。

    倘若她能稍微用一点心,是不是就会知道曾经的父亲是疼爱她的?

    她最喜欢的玉佩,以为是兄长悄悄塞过来的玉佩,其实是父亲送的,他甚至会送她一大笔粮饷……不用去调查,她已经完全相信了。

    “这娶儿媳妇和嫁女儿能一样吗?”沐国公眼睛瞪得溜圆,“老话说高门娶妇,低门嫁女,你哥哥木柏就是风流种子也是祸害别人家女儿。”

    “咳咳咳。”

    沐柏嗓子是不舒服,什么叫祸害别人家女儿?

    他根本不风流好不好?

    而且因为他本就是庶出,受够了嫡母的钳制和打压,早已经下定决心不纳妾,只想着娶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子为妻,恩爱白首。

    沐国公没理会沐柏,继续理直气壮的说道:“别人家的风流种子祸害我女儿就是不行!”

    ps继续求月票,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