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认亲
    两人之间仿佛电闪雷鸣,剑拔弩张,酒铺中氛围立刻显得紧张压抑。

    沐国公蠕动干裂的嘴唇,直勾勾盯着慕婳,后背的衣衫都被冷汗湿透了。

    慕婳感到沐国公的目光,眉头微微一皱,前世她很瞧不上父亲盯着女孩子看,母亲为此向她哭诉过,当时她也认为父亲是个好色的不值得托付的男人。

    今生她的容貌比上一世更出众,有时慕婳自己照镜子都会被镜子里的美人惊艳,好色风流的沐国公起了歪门邪道的心思。

    奇怪得是慕婳完全没有上一世的厌烦,是因为不再是沐国公的女儿?

    一直被忽视的柳三郎提起茶壶,给慕婳面前的茶盏又象征倒了一点水,茶杯中水波晃动,慕婳回过神,挥去脑子里诡异念头,向已经重新落座的柳三郎投去感激一撇。

    柳三郎碰见慕婳就会被旁人忽视,他早已习惯在一旁看心仪的女孩子出风头。

    也只有慕婳能抢走柳三郎的风头。

    慕婳侧头上下打量沐柏,红唇勾起弧度,“你想同我较量?”

    沐柏身体猛然绷紧,周身肌肉硬邦邦的,胸口上下起伏,呼吸沉重了几分,来不及仔细琢磨为何会有高山压顶的感觉,不服般问道:“慕小姐不敢吗?”

    柳三郎端着茶盏的手稍稍顿了片刻,睫毛盖住眼中的深思,嘴角亦是如同对面的慕婳一般翘起,慕婳淡淡收回视线,转而盯着酒铺垂下的粗糙帘子,“你不够资格。”

    丝毫不曾客气,哪怕不做少将军,她依然看不上沐柏,前世是故意忽略他,今生嘛,嘲讽打击沐柏挺有趣的,这对沐柏也是一种磨砺。

    沐柏也有名将之姿!

    慕婳亲手打碎曾经的荣耀后,还能为帝国再次捧起一颗真正的将星,不至于因为戳破纸上谈兵的沐世子而让皇上无人可用。

    她就是如此高尚且忧国忧民的好人!

    沐柏紧了紧拳头,眸子越发冷冽,一个仿品还敢学着少将军做派神态?

    尤其是见到残疾战士对慕婳的维护后,他更觉胸口有股怒火熊熊燃烧,少将军是无法取代的,尤其是不能被另一个女孩子取代!

    “行不行,够不够资格,只有试过才知道!”

    沐柏一个健步,拳头砸向慕婳面门,带起一阵冷冽的劲风,“慕小姐,接招。”

    好似怕慕婳拒绝,他的拳头又急又重,直奔慕婳要害窍**,慕婳抬起两根手指,手臂无骨一般缠向袭击过来的拳头,进而顺势缠住沐柏的手臂,她的手指点向沐柏胳膊上的**道,眸光亦是落在沐柏的破绽之处。

    沐柏身体一震,拳势不曾抵达,慌忙改变招数,拳心向上,这次直奔慕婳的太阳**,可慕婳再一次盯住沐柏的破绽,沐柏只能再次改变……

    酒铺外看热闹的人很奇怪,只见沐柏一个人一会出拳,一会变招,他的对手慕小姐只是递个眼色,身体都不曾移动过。

    “这是比试?”

    “我怎么觉得是沐国公长公子在慕小姐面前……演练招数?”

    “他招式也太拙劣了,比卖艺的好似强不了多少。”

    “就是,就是。”

    人群中亦有懂行之人,反驳道:“你们胡说什么?明明是慕小姐看破沐公子的招数,沐公子才不得不变招,竟然拿卖艺的江湖骗子同沐公子比较?沐公子一只手就能打趴下一群卖艺的。”

    “沐公子很厉害?”

    “那是自然,他拳法出众,拳势刚劲有力,绝非一般武将能比,沐国公养得好儿子。”

    “他再好,还不是打不过慕小姐?!慕小姐只凭眼神,就让沐公子忙个不停了。”

    “……”

    懂行夸赞沐柏的人竟是无言以对。

    倒不是慕婳比沐柏强太多,而是慕婳太了解沐柏的招数了,自然轻而易举看到他的破绽,灵魂被困住十年间,她也不是光用来听小姐们八卦家长里短,谈论金龟婿的。

    慕婳在骑射功夫上比战死时领悟更深,许是佛法听多了,心境越发开阔,五感更加敏锐,更接近长青师傅宗师的层次。

    此时她能同长青师傅打成平手,沐柏超过众人,但还没摸到宗师的门槛,自然打不过慕婳。

    柳三郎好似不忍见沐柏丢人现眼一般低垂眼睑,他的书童隐隐瞧见自家公子嘴角抽搐,公子爷是被慕小姐吓到了。

    这般强悍的慕小姐,公子爷能承受得起?

    书童有点同情公子爷,更想见公子爷被慕小姐‘教训’,毕竟公子爷那般厉害,他从未见过有威胁到公子爷的人或事!

    单以身手看,柳三郎完全没有胜过慕婳的把握。

    突然,沐柏停手,他气喘吁吁,汗水淋淋。

    慕婳悠然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你身手不错,只是少了一些变通,拳法完全按照师傅教导的顺序用出来,难道你脑子里就没有想过重新衔接的问题?”

    “额。”

    木柏怔怔望着慕婳,面前云淡风轻,一派高手气度的女孩子只是赝品?

    她还没用上神力……他根本破不开慕婳的气势,败得异常狼狈。

    残疾的男人对失落的沐柏感同身受,少将军不知道,他们这些麾下却发觉沐柏的目光只追随少将军,充满同他们一样的信服和崇拜。

    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兵自然无法同少将军说上话,不过簇拥少将军的裨将们肯定提过,只是少将军根本不信庶出的兄长,不愿意多谈府中的事。

    何况少将军厌烦的人,他们也不会给沐柏好脸色看,追随少将军的人很多,不缺沐柏。

    “你……你是慕婳吧。”

    沐国公推开指望不上的儿子,一个箭步窜到慕婳面前,一改方才贵人的矜持冷漠,热情亲切的笑容堆满脸庞,“永宁侯府上的四小姐?听说你是永宁侯义女?”

    慕婳下意识点头,身体微仰,好似被沐国公的热情逼退了一步。

    “我是皇上册封的沐国公,于帝国同戚,帝国不灭,爵位永在。”

    慕婳跟不上他的思路,淡淡的说道:“册封的世袭国公也有夺爵的。”

    沐国公甩手道:“那不重要!”

    “你到底想说什么?”

    慕婳完全不知道曾经的父亲也有这么一面。

    “我比永安侯爵位高,俸禄也比永安侯多,更受皇上重视宠信,我的儿子也比永安侯的儿子本事,将来肯定能为你出头。”

    沐国公讨好的笑着,“你来做我儿媳妇……不是,做我女儿如何?”

    ps继续求月票,好吧,夜承认沐国公新人设就是个二货,男主已经哭晕在厕所了,岳父太特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