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约战
    沐柏越是追着她苦练的身影,越是心疼她,亦是敬佩她。

    别说女孩子,那么多的训练和学习,便是沐柏自己都承受不住,可她唇边灿烂的笑容从未消失过,在面对兵痞军中老油条的刁难欺负时,她从容应对,以高绝的骑射功夫,以及果决的战法,赢得是军中上下的信任。

    他至今记得她身披铠甲,长枪直指苍穹的画面,她脑后梳起的马尾轻轻晃动,同将军的璎珞交相呼应,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明白这辈子都追不上她了。

    她若是他的亲生妹妹该多好。

    他绝不会似世子一般欺骗她,他会把她宠上天……倘若她是娇娇女,她本身的风姿会折损一大半,沐柏希望能追随她左右,驰骋疆场,把后背交给对方,可惜直到那一战来临,沐柏都没有入过她的眼。

    少将军身上好似有魔力,追随她的人战斗力都会提高,并且以死报效。

    沐柏不是不疼自己的亲生妹妹,只是少将军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极特殊的存在。

    她不在意父亲,以为父亲最疼沐柏,其实多少次酒醉之后,父亲充满自豪得意的念叨着她的名字,直言她是他一生中对帝国最大的贡献。

    可是他们之间误会太深,又有世子他们母子从中作梗,她更愿意相信同胞兄长和母亲,不愿意相信在她眼里偏向庶子,冷落母亲的父亲!

    ……沐柏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脾气火爆,性情轻浮,又做过许多让她失望的事情,的确不招人待见,少将军一心都在怎么练兵打仗上头,心无旁年自然不会过多去关注‘烂泥扶上墙’‘好色偏心’的父亲。

    每一次父亲把她叫回来,都是想要好好同她说几句话,可她那冷漠疏离的样子,唇边的讥讽总是让父亲一改初衷,好似闹脾气的孩子,偏偏挑她不喜欢的话说。

    父亲以为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改变女儿心中的不好印象,最后让女儿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承认看错了自己,然后沐国公再揽住女儿的肩膀,慈爱般说自己从未怪过她。

    这个场景,父亲在酒醉后念叨了无数次,木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最后却是天人永隔,他再也没有机会说明一切了。

    她几乎所有的信任和感情都给了兄长和生母。

    可惜他们辜负了她。

    沐国公维持仰望苍天贵人风范,沐柏唇角微扬,许是碰到了慕婳,他才记起这些事。

    横空出世的慕婳根本无法同少将军相提并论,不过是女孩子哗众取宠罢了。嘉敏县主被太后娘娘看重后,京城多了许多将门骄女,英姿飒爽,果敢飞扬。

    少女们鲜衣怒马,张口闭口谈论战事,好似这样才不会落伍,才能得太后娘娘的看重。

    慕婳只是所有女孩子做得最好的一个,甚至比嘉敏县主还要好。

    可是对沐柏来说,少将军无可取代,慕婳不过是诸多仿品中最精致的,仿品始终是仿品,少将军所承受的压力和所受的磨砺,不是慕婳能够想的。

    一人破五百兵士就被人称道?

    曾经的少将军闯下过单枪匹马在万人包围中七进七出的壮举,包围得他们得是敌军精锐,根本不会对少将军手下留情!

    可少将军愣是带出了陷入重围的麾下,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战士。

    血染将袍,体力透支的她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身上留下不少的伤疤,哪怕他暗中送去再多的外伤药都无法完全消除伤疤。

    少将军的神勇深深镌刻在敌我双方战士的心中,至此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心甘情愿追随少将军的战旗。

    慕婳哪一点能同少将军比?

    世子……该死,让少将军的蒙羞蒙羞,可是他许下过承诺,哪怕少将军已经不在了,他还是要遵守的。

    她不曾承认过沐柏,他却一直把自己当做她麾下的战士!

    木柏剑眉中间蕴一抹阴郁,面上却是挂着平和感激之色,迈入酒铺,大体辨明慕婳所坐的方向,大步走过了过去。

    慕婳眸子半睁半合,对突闯入的沐国公父子不曾在意,慵懒般品茶,好似在酒铺中享受宁静悠闲一般。

    听从沐柏建议的沐国公脚步一顿,眼角的皱纹深上许多,自从女儿战死后,他的心就没有跳得如此快过。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沐国公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指望一向精明的沐柏是不是也有不寻常的感觉。

    沐柏大步走近慕婳,眸子隐含真诚,深深一躬到底,“多谢慕小姐为沐国公府除此祸害,没有慕小姐仗义出手,我们怕是不知竟有人打着沐国公的名头欺凌落了残疾的战士。”

    慕婳落落大方般受了沐柏一礼,屁股不曾抬起,随意说道:“不客气。”一抹倨傲之色跃然脸上,“沐世子怎么没来?他的内伤还没好?”

    “世子伤势已是好转,不过世子身兼皇命,政务繁忙,特意把此事交给我来处置。”

    沐柏慢慢挺直腰杆,冷冽不悦的目光投向慕婳。

    上辈子她总能感受到沐柏这样的目光,慕婳讥讽道:“皇上竟然还敢对沐世子委以重任?”

    “慕小姐是何用意?”

    沐柏不知为何胸中很是烦躁,他不在意世子被人轻视,可眼下世子就是少将军,慕婳这么说,就是在侮辱所有西北军心中的战神!

    慕婳目若晴空,把玩茶盏,随意说道:“你回去同沐世子说,等他内伤完全好转,我便去沐国公府,同他再真刀真枪比试一场。”

    既然已经决定打破沐世子身上的光环,慕婳就不会再犹豫迟疑。

    今日残疾战士受辱的事更是坚定慕婳的决心。

    转世重生太过惊世骇俗,没人会相信这样荒唐的灵魂附体的事,就算是最后证明她就是少将军,她也不愿意再去做少将军了。

    所有的激情和热血都留在前世,今生她只做慕婳!

    木柏冷漠道:“世子脱不开身,不如慕小姐先同我比试一二?倘若慕小姐连我都不如,上门挑衅世子只会输得更惨,成为京城笑柄!”

    ps可怜的庶兄,你心中的战神就在你面前却认不出,你还不如蠢爹,一会还有一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