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零八章 国公
    沐国公双鬓斑白,仰头望着天空,周身笼罩阴沉气息,并没有回头看一眼芝兰玉树般的儿女,亦不在意沐国公夫人。

    “我已经听说了外面的事,以后再有人挑衅沐家,你们就不必再管了。”

    “国公爷。”

    沐国公夫人慌忙解释,“慕婳针对沐家,格外嚣张跋扈,还是交给儿子处置吧,她一个女孩子,用不上您亲自出面。”

    “女孩子?”沐国公略带一丝嘲讽,“女孩子就不如儿子么?”

    沐国公夫人和沐世子几乎同时呐呐无言,过了好一会儿,沐国公才再次开口,“我不会违背当初的承诺,世子就是沐家的继承人,后宅的事,我亦不会再偏向娴娘,夫人总不会让我只守着你一人吧。”

    沐国公夫人死死咬着下唇,贤惠说道:“柳妹妹温柔体贴,同国公爷早有情谊,让她侍奉国公爷,妾身也是放心的。妾身从未想过您身边再无姬妾,只盼着您多体恤妾身抚养儿女的不易。”

    她向前靠近沐国公,沐国公却是向旁边闪开,站到柱子后,沐国公夫人眸子暗淡一分,他连照射在地上的影子都不愿意让她碰触?

    “国公爷身上还有旧伤,正是需要静养,以前儿子还小,家里家外靠您支撑,如今儿子出息成才,能干且得皇上信任,早该承担起沐家重任,况且还有女儿在旁相助,外面闹出的那点动静,用不上国公爷出面。”

    沐国公夫人自信说道:“他们自会处理好的,断然不会坠了沐家的名头。”

    “是啊,慕婳算什么?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

    嘉敏县主感到一抹不善的目光,茫然住嘴,母亲是怎么了?为何这般看着自己?

    沐国公内感伤道:“慕婳?果然是这个名字!”

    “国公爷……”

    “你不必多说了。”沐国公斜睨自己儿子一眼,“你们害怕什么?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大有人在,慕婳也只是同音而已,夫人竟然怕我见她不成?我便是再风流好色,也不至于对个尚未及笄,如同我女儿一般大的小丫头下手。”

    沐国公夫人面容一僵,讪讪的说道:“妾身从不认为国公爷是好色之徒,您只有两房妾室,在勋贵人家算是洁身自好的,您正当壮年,就是再纳几房姬妾为沐家开枝散叶,妾身也只会欢喜,以前是妾身不懂事,让国公爷为难了。”

    “能闯过三关,在沙盘推演上击败世子的女孩子,无论如何我都要见见。”

    沐国公眼角皱纹很深,“何况她为英魂请命,做了我想做,却无法做得事……”

    “父亲,儿子只是一是不察,不是输给她!”沐世子再三强调,“回来后儿子仔细复盘,倘若儿子不是吐血,单凭着勇气面对面迎战,再而衰,三而竭,不讲究战法,她根本赢不了!”

    “你忘了以前你是如何领兵出征的?在疆场上,少将军又何曾只注意战法?”

    “……”

    沐世子差一点咬掉自己的舌头,笼在袖口的手再一次死死攥成拳头。

    “世子,你不做噩梦么?”沐国公转过身,认真打量面前的沐世子,眸子深沉透着死一般的寂寞,“玉门关一战后,你就没有做过一次噩梦?”

    “国公爷。”沐国公夫人将要出口的话,被一声断喝鯁住。

    “我在问世子,让他亲自回答我,总不会他连这个问题,都需要别人代替他回答!”

    “……我……”沐世子面色惨白虚弱,“自是做过梦的,梦到……袍泽兄弟灵魂升天,永世享受福报,战功卓著的人证得果位,不受世间轮回之苦。”

    “世子的意思是她已经去了西方极乐净土,再不会回到人间,再见到至亲家人?”

    沐国公唇边噙着苦涩到极致的苦意,扶着额头,好似受不住明亮驱散一切阴霾的阳光,“罢了,你在自欺欺人,我何尝不是如此?当初既然那般做了,现在后悔忏悔又有何用?”

    他推开沐世子伸过来扶住自己的手臂。

    沐国公自己稳住摇晃的身体,下垂的眼袋破坏他五官的硬朗,“我整日不得安睡,一闭眼睛就能见到他们,她问我为什么?”

    “明日我再请得道高僧进府,实在不成,我让女儿亲自去请法相高僧,他一定能排解国公爷的心魔。”

    “夫人啊,国公府请到的高僧道士还少吗?”

    沐国公苦笑,“外面不是已经传说我有出家斩掉一切红尘的念头?听了那么多的经文,同高僧恳谈过,我得出一个结论,夫人可想听一听?”

    沐国公夫人面露犹豫,真心不想听,她不想做恶梦。

    然而她的意愿从来无法左右沐国公。

    “自己造得孽,永生永世都还不完,永远得不到解脱。”

    沐国公一瞬苍老许多,步履蹒跚向府外走,“沐家的满门尊荣是列祖列宗和桦儿打下来的,我不能眼看着被世子毁掉。”

    沐国公夫人尝到了血腥味儿,嘴唇上留下深深的齿痕印记。

    “世子,我最后教你一句,一个连麾下将士都不肯入梦的人,不配为将!”

    沐国公爬上马车,簇拥马车的侍卫中有一个身材魁梧,英俊沉稳同沐国公有八分相似的青年。他向沐国公夫人躬身一礼,翻身上马,挥手道:“去酒铺。”

    马车很快行驶出沐国公府,在他们眼前消失了。

    沐国公夫人冷笑一声,“什么沐家的荣耀被世子毁去?他还不是为让那个庶孽出头?”

    “母亲切勿动怒,庶兄就是去了酒铺,也得不了好。”

    嘉敏县主顾不上分析今日看到得蛛丝马迹,宽慰沐国公夫人,“慕婳宛若疯狗一般,见谁都咬上一口,哥哥不出面,反而更好,就让庶兄同一个女孩子斗嘴去吧,赢了庶兄也没光彩,父亲再抬举他也是白费心思,输了……他更加没脸同哥哥争什么了。”

    沐国公夫人眸子冰冷,抓住嘉敏县主的胳膊,“沐家一切都是我生得……儿子争来的,贱人所生的庶孽从来就没有资格争,贱人只配被我永远踩在脚底下,仰仗我的鼻息活着!”

    ps二更求保底月票,一会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