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零六章 爱谁谁
    慕婳不轻不淡的说道:“坐一边去!”

    女子等人齐齐一愣,慕婳这是嫌弃残废的男人?语气过于无情了。

    谁知男人却好似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满脸喜色,拉着妻子乖乖坐在慕婳身边,察觉到妻子的狐疑和担心,他只是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背,“小姐认同我啦。”

    声音中蕴含着浓浓的兴奋之情,在军中时,他们都是这般直来直去说话的,少将军对谁越是亲近信任,说话越是不客气。

    曾经他多期望能靠近少将军,被少将军‘训斥’或是没轻没重的拍打脑袋肩膀?

    他只是个不出名的普通战士,离着少将军十万八千里呢。

    如今慕婳给了他期盼已久的感觉,宁可同沐世子为敌,他也要站在小姐这边。

    对少将军的盲目信任只是一瞬间就转到小姐身上了。

    帮闲咬了咬牙,连滚带爬去沐国公府报信,慕婳勾起唇角,“剩下的人,带着你们的马爷跪在酒铺外面去。”

    “……”

    这是还觉得沐国公府不够丢脸吗?

    “四妹妹。”三小姐拨开人群缓缓走过来,迤逦的长裙衬得她身材修长,摇曳生姿,“你不能这般侮辱沐国公……”

    “啪。”

    茶盏重重从酒铺扔出来,就落在三小姐脚边,茶杯碎片大半没入地下,地表只露出锋利的碎片尖端,阳光落下,刺人得狠。

    “我要做什么,轮不到你过问!”慕婳冷漠不耐的声音宛若重锤一般击在三小姐心头,令周围人亦涌起一抹凉意。

    “现在我心情很不好,没心思同你打嘴仗,也没空教你为人的道理。倘若你不怕被我揍,不怕容颜被毁,就站在我面前来。”

    三小姐咬着下嘴唇,脚步迟疑了一瞬,终究还是收回迈出的腿,双眸凄然,好似对端坐在酒铺中的慕婳极是失望无奈。

    慕姒目光从地上茶杯碎片移开,眼见三小姐宛若鹌鹑一般不敢动弹,亦不敢言语,心中暗暗称赞慕婳一句,原来武力威胁才是对付三小姐最好的招数。

    果然是安静了!

    慕婳平淡的扫过茫然无措的帮闲们:“你们不愿意跪着?”

    “不,我们这就滚去跪着。”

    几个人互相搀扶,亦有人爬着出了酒铺,排成一排跪在酒铺门口,马爷被帮闲拖拽出来,摆好跪地的姿势,面对竹帘后悠然品茶的慕婳,横竖马爷已经如同一摊烂泥,怎么摆弄都是一摊泥,只分摊平和半堆。

    围观百姓面面相觑,眼里压抑不住兴奋之情,精彩还在后面!

    亦有人替慕婳担心,沐国公府对慕婳来说,宛若庞然大物,不是她一个女孩子能抗衡的。

    “少爷……少爷……”书童喃喃的说道:“您去哪?”

    “要一杯茶喝。”

    人群中间好似被刀剑劈开一道缝隙,莫名的围观百姓向两侧闪身,闪出一条紧有一人能通过的小路,儒雅俊美,翩翩公子缓步走过。

    他唇边噙着清浅的微笑,俊眉朗目,雅致高洁,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三小姐看清楚少年是谁,脸庞微热,粉面俏红,更显绝色姿容。

    柳二郎是很体贴温柔,可比他来总是差上一点的,都是魏王的儿子,可他就是同他的兄弟们不一样!

    几次在他面前碰钉子,三小姐不敢多嘴,只是恼怒慕婳是个勾人的狐狸精,怨恨他眼瞎了,竟然舍弃自己而亲近慕婳。

    “怎么哪都能遇见你?”

    慕婳瞥了一眼坐在自己面前,自来熟一般端着茶杯喝茶的少年,他漆黑的眸子黑得发亮,却又只印自己缩小的身影。

    “证明我同你有缘!”

    他回了慕婳一个明知故问的神色,好似慕婳问了一个极是愚蠢的问题。

    一直注意着静园动静的他,如何不知慕婳天不亮就‘跑路’了?不是怕追得太紧,引起慕婳的反感,他又岂会迟了慕婳半刻钟动身?

    不过该看到的,他都看到了。

    该做得安排也在讨杯茶前做了安排,沐世子别想动五城兵马司的一兵一卒!

    慕婳吞咽下茶水,面前的少年才是装模作样的鼻祖,他那份随意和云淡风轻犹如浑然天成,不见任何伪装的痕迹,慕婳这点道行,同他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在鼻祖面前,她只能认输!

    “下一次一定要把静园的树砍掉!”慕婳嘟囔一句,寻思是不是该换个地方住?

    少年浅浅勾起宛若涂抹膏脂的嘴唇,轻声说道:“你做好准备了?”

    “嗯?”慕婳挑起眉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也就是说你完全兴趣所致?一没计划,二没打算?”少年微皱的眉头见到慕婳一脸无辜的模样缓缓松开,下意识按了一下额角,“也是,这样的事你做了不少,每一次……”

    “我都赢了。”慕婳的拳头抵着桌子,“我凭自身本事取胜,拳头硬就是道理。”

    “……”

    少年漆黑的眸子盯着慕婳一言不发,黑瞳闪过一抹波澜,随后恢复往日的平静,“你骗不了我。”

    慕婳从来不是有勇无谋的人,看似莽撞只凭拳头,她缜密的心思不比他差上一分。

    “像今日这样的事,京城还有不少。”

    他言下之意单凭慕婳一人根本管不过来,今日正好是撞上打着沐国公府旗号的人,明日后日许是就另有豪门勋贵了。

    从疆场退下来的残疾战士永远生活在最底层,上位者根本不在意他们的生活过得如何,横竖皇上浩荡,给了抚恤银子,至于银子最后有几成落在他们手上,没有人会关心。

    “我知道皇上很忙,知道他尽力完善了抚恤等安排,我不怪皇上没有照顾好他们,再推后两千年,哪怕是在更加开明的国度,依然有不少这样的事情发生。”

    慕婳声音悠远,一如她看透一切的眸子:“不因善小而不为,不因恶小而为之,我不是针对谁,或是只看沐国公府不顺眼,看不惯的事,我就要管,至于我将面对哪家名门勋贵……”

    她身体靠后,慵懒般晃动茶杯,眼睑半睁不睁,半抬不抬,“爱谁谁!活该他们倒霉撞上了我!”

    ps慕婳是夜所写的女主最完美的,正因为夜做不到,所以把所有美好的愿望都加在慕婳身上,又有人说她玛丽苏了,夜的内心一直住着一个玛丽苏,苏遍天下的那种,哈哈。预告下个月多更,下一章沐国公就该出现了,这个人物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