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零五章 本能
    曾被马爷强抢的女子泪水盈盈望着单臂单腿站立的丈夫,嘴唇微张,感动莫名,她的丈夫又活过来了。

    遗憾丈夫疆场受伤,她亦庆幸丈夫活着回来,哪怕四肢残缺,他是活生生回来的,比失去丈夫的女子,她觉得幸福上许多。

    从不曾嫌弃过丈夫,不管旁人怎么说丈夫是怯战的逃兵懦夫,她都不曾抱怨过或是轻看丈夫一分,可丈夫自暴自弃,她做得再多,丈夫也总是处于暴躁绝望之中,好似留在她身边的人只是一个躯壳。

    如今她的男人为了自己,重新站在她面前,遮风挡雨并保护她了。

    帮闲都被打趴下,马爷冷笑道:“行啊,你还不算完全废物,今日我就同你过两招,让你知道你天生就要被我踩在脚下。”

    随即马爷直奔男人冲过来,男人慌忙躲闪,但缺少的手脚束缚了他,很快他落于下风。

    慕婳双手负在身后,看似云淡风轻,眸光一直落在交战的两人身上,她并没有急于出手相救,眼见男人陷入危险绝境,马爷处处占据上风。

    围观的百姓发出怜悯同情的惊呼,残疾的士兵被马爷打得很惨,半边脸都被打肿了,嘴角亦是渗出鲜血。

    马爷一个扫堂腿把男人带倒,顺势压在男人身上,碗口大的拳头一拳一拳砸下来,“求饶,向本本大爷求饶,把你的妻子乖乖送上,本大爷就饶了你。”

    拳头很重,身体很痛,男人睚眦欲裂,双眼瞪得宛若铜铃,目光坚定,勉强抵挡着,始终不肯吐出求饶的话语,“你做梦!”

    女人想要冲过去救下丈夫,或是求马爷放过她的男人,可她却被慕婳伸出来的胳膊挡住了,“姑娘,我……救救他,他的伤还没好……”

    已经不忍再看下去了。

    慕婳微微眯起眸子,冷声道:“军中的绝学你莫非完全忘了?最后保命的武器该拿出来了。“

    被马爷压住的男人突然爆发出激昂的吼声,他使劲一拳砸向身上的马爷,随后翻身而起,男人手上多了一个带着铁钉的套子,谁也不知他把这玩应藏在哪里,怎么就突然拿出来,但是每一个人都被铁钉所吸引,鲜血顺着铁钉滴落下来。

    马爷的胸口多了五个血洞,摊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你……”

    男人单脚靠近马爷,明明很狼狈,但每个百姓都不由自主的后退半步,满是敬畏看着曾经嘲讽过的残废懦夫。

    “不是,你不是少将军的兵!不是少将军训练出来的兵!”

    男人高高抬起唯有的手臂,铁钉寒芒闪烁,落下即可要人性命,马爷吓傻了,“不,饶了我。”下身湿润一片,屎尿同流。

    经过疆场磨砺出来的气势,很吓人。

    马爷面对不是一个残废,而是一尊要人性命的勾魂使者。

    气势压制往往能扭转战局,让敌人心生恐惧,十成的力量只能用出五成。

    男人放下了套着铁钉的手臂,鲜血从眼眶嘴角流出,显得异常彪悍嗜血,居高临下盯着崩溃的马爷,“少将军说过,不杀没有战意的人。”

    马爷刚刚松了一口气,一道女子好听的声音传过来,“少将军还说过,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砰砰砰,男人的拳头落在马爷的脸上,鲜血飞溅,“没错,少将军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不适用疆场,而且很扯淡!战士的尊严不容践踏……荣耀既吾命!”

    慕婳放下挡着女子的手臂,轻飘飘提起裙子,坐在唯一完好的桌子后,嘴角高高翘起,眸光有欣慰,亦有几分的追忆。

    曾经的她是那般的张扬肆意,快意恩仇,塑造训练出许多的帝国卫士,这也是她受再多的苦,承受再多的孤独,依然还在做少将军的根本原因。

    不是沐国公夫人的期盼,不是兄长的恳求,而是她愿意车做少将军!

    即便遭受种种不公平,她从来不曾怨恨过那段激情和热血交织的岁月。

    慕婳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品了一口,缓和胸口的激荡情绪,扫过趴在地上连疼都不敢喊的帮闲们,“你们谁去给沐国公府送个消息?”

    “……”

    帮闲彻底呆愣住了,“不敢,不敢去报信。”

    一旦沐世子到来,慕婳还有好?

    毕竟沐世子如今可是京城兵马司的掌印都督,皇上曾经特许沐世子可调动一部分部下。

    慕婳玩味般勾起嘴角,摩挲茶杯的纹路,随意指了一个帮闲,道:“就你吧,去同沐世子说,我在此地等他!”

    被点着的帮闲这呆愣愣看着慕婳,女孩子一派潇洒从容,在她身上仿佛有股浑然天成的气势,不卑不亢,不怯懦,不慌张,明明是个女孩子,坐姿岿然不动,任八面来风而不动摇。

    殴打马爷的男人停下手,狠狠抹了一把鼻血,“小姐让你去你麻利去报信,再迟疑,仔细我揍你!”

    他看都没看软趴趴的马爷一眼,在妻子的搀扶下走到慕婳身边,拳头横放在胸口,弯腰道:“我以后就跟着小姐了。”

    慕婳抬头看了他一眼,熟悉的军中礼节,在少将军麾下,是不用行跪拜礼的,她曾经觉得每次下属向上官行跪礼太耽搁功夫,上下级的差距不在行礼上,当然少将军也从不让军队没有上下级的规矩!

    她所有的部将都是以自身实力赢得战士的尊重和信任,得不到信任的部将,哪怕骑射功夫再好,她也不会让他领兵的。

    “你要明白,一会儿我同沐世子自有一番计较,有八成的可能会惹怒整个沐国公府。”

    慕婳眸子平静,说起荣耀满门的沐国公府时也不见任何的情绪波动,“你还要站在我身边吗?”

    男人身边的妻子手稍稍用力,手心沁出冷汗,在京城住着才明白沐国公府的尊贵,眼前的小姐单枪匹马怎是整个沐家的对手?

    “小姐让我找回了尊严,找回了自信,我愿意跟着小姐。”男人唇边露出一抹苦笑,把空荡荡的袖口亮给慕婳看,“而且少……沐世子未必看得上我这样的残废!”

    他推崇的少将军许是死在了惨烈的战场上……他战士的本能意识到慕小姐才是自己当追随的人。

    ps月底最后一天,继续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