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零四章 围观
    他背影略显悲壮,议论沐世子丰功伟绩的百姓纷纷停住口,疑惑般看向冷艳中流露出一抹锋利的女孩子。

    “最近是怎么了?又出一个杀伐果断,令人生寒的女孩子?”

    “……她就是慕婳慕小姐,大闹帝都书院的奇女子。”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就是说嘛,慕婳这样的女孩子出一个就好,再多几个,天下非大乱不可。

    缺腿的男人意气用事冲进酒铺,还不得被马爷那群人打死?

    “小姐……”

    “没事。”

    慕婳淡淡勾起嘴角,拍了一下担忧男人的胖丫,目光直视酒铺,“我的人岂是能轻易被欺负?谁动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哪怕是堂堂沐国公府。”

    一派理所当然,听得胖丫心头一热,有为小姐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的感觉。

    小姐是重视她的。

    撩起帘子,慕婳缓步迈入酒铺,而酒铺外的街道上站满了围观的百姓,更有许多百姓闻讯赶过来,慕婳慕小姐又‘闹事’了!

    人潮涌动,街道被堵住,马车行驶艰难。

    坐在马车上的三小姐一脸不悦,任谁被柳娘子赶出柳宅都不会高兴的,虽然柳娘子的话说得很好听,但是三小姐从柳娘子脸上感到了生疏和嫌弃。

    回京的路上她一直回想在柳宅的事,只怕是木夫人去静园才惹得柳娘子不快!

    三小姐绞着帕子,又是木家,她怎么这般倒霉摊上木家?

    木夫人生下的慕婳就是她的克星,一切不如意都是从慕婳开始的。

    还有丢人现眼的木瑾,懦弱无能的木齐,一个个都是累赘,三小姐暗暗决定回去不管永安侯夫人怎么说,她都要摆脱木家的一切,再不让那群腌臜的人缠上自己!

    因为木瑾陷害陈四郎,柳二郎对她颇有微词,她装无辜许久,落了多少的眼泪才让柳二郎重新心疼起她。

    三小姐满怀心事,连同车的慕姒都不敢同她多说话,慕姒对离开柳宅是暗暗庆幸的,毕竟柳宅有三个于她同龄的少年,柳大郎沉稳老成,柳二郎儒雅风流,柳三郎那更是人中之龙,飘逸俊美,慕姒就没见过比柳三郎更出众的少年。

    一旦闹出事来,慕姒笃定三小姐会把一切都推到自己头上,她刚成亲没有半年,婆家还在考验她,她绝对不能做出任何越格的事去。

    即便柳家三个公子都比她的夫婿有才有貌,她从未生出任何念头。

    从来她都明白天边的云彩再美也同自己无关。

    眼见三小姐气色不好,慕似抬高声音:“外面是怎么回事?闹腾腾乱哄哄的,不能换条路走?”

    “回……回二姑奶奶,听说是四小姐进京了,就在前面的酒铺,风闻而来的百姓非常多,他们都想见一见名扬京城的四小姐……”

    “够了!”

    慕姒喝止仆从的话,没眼色的废物,再让他继续说慕婳的风头正盛,三小姐还不得呕吐血?

    别管三小姐嘴上怎么说慕婳这般风光无限不好,太锋利不够圆滑,并得罪了不少人,然而慕姒却知道三小姐巴不得自己才是最出风头的那人,压住嘉敏县主,逼得沐世子吐血,让千万的学子和将士感激她。

    可惜三小姐再多羡慕嫉妒,也做不到慕婳所做的一半。

    仆从抿了抿嘴角,轻声道:“道路都堵上了,想要回府只怕很难,三小姐先去茶楼歇息一会儿?”

    那岂不是要她亲眼看着慕婳风光,受人追捧?

    慕姒刚想说话,听见三小姐笑盈盈的说道:“我们当去给四妹妹助威,也有几日不见四妹妹了,娘亲甚至挂念她,既然在宛城我们没见到四妹妹,这会儿知道她在京城,无论如何也要把四妹妹请回侯府,一家团圆才好。”

    “……三妹妹说得是。”慕姒对三小姐刮目相看,亦是感到一股心寒,提醒自己以后还是尽量远离三小姐吧。

    四妹妹真够可怜的。

    慕姒随三小姐下了马车,三小姐直奔慕婳,慕姒无奈只能紧跟上去。

    酒铺外的百姓越来越多,一个个跳脚张望,“哪里?慕小姐在哪?”

    “我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就为见慕小姐一面啊。”

    “别挤,别挤,都能见到。”

    “呸,这么多人都想见一见单人破一千的慕小姐,不挤哪见得到?喊着别挤,你倒是出去啊,我看就你挤得最凶。”

    “我已经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怎么还是挤不进去?”

    “因为酒铺里的女孩子是慕小姐,懂吗?名扬京城的慕婳慕小姐。”

    不管朝廷上的官员和名门世家对慕婳是怎么个看法,淳朴的百姓崇拜慕婳,他们没有多余的念头,只觉得慕小姐厉害。

    为含冤待雪的陈四郎陈述冤屈是为义,为战死英魂求得封赏是为大忠大义,让京城书院的学子不再嚣张,对寒门子弟来说亦是增加他们中举的几率,让许多普通人家对慕婳感恩戴德。

    当然他们也会感激柳三郎,毕竟柳三郎和慕小姐是一伙儿的。

    三小姐脸上笑容坚持不住了,周身似笼罩在阴霾之中,生生折损了她姣好的容貌。

    “这位姑娘家中是不是有丧葬事,还请节哀顺变,切勿伤心太过。”

    旁边的百姓好心好意的安慰三小姐一句,“多好看的女孩子,怎么就摊上了坏事?哎,为见姑娘的相貌……着实也不是福泽深厚的,恕我多一句嘴,姑娘还是看开一点好,命里有时中是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慕姒强忍着笑,“三妹妹,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那人胡说八道。”

    三小姐勉强勾起嘴角,“我不会同愚昧的百姓一般见识,四妹妹不明白,百姓算什么?收揽的民心越多,上面越是容不下她,决定帝国的人永远也不会是百姓!”

    慕姒连连点头,却见到三小姐指尖染血,想必三小姐手心已被自己掐破了。

    “砰砰砰。”

    酒铺传来打斗声音,同情缺腿男人的百姓不忍直视,除非慕婳帮忙,否则……“咦,他竟然打赢了?”

    “不愧是上过战场的,随着沐世子出征的勇士。”

    倒地不起的人多是马爷的帮闲,男人凭着一只手就收拾了一群健壮的汉子。

    慕婳悄悄活动手腕,在她站着的桌旁,少了一碟黄豆,倒地的帮闲身上亦有几块豆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