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亲
    陈四郎转身离开,慕婳缓缓抬起头,眼见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夕阳之中,唇边缓缓扯出一个弧度,随即慵懒叫道:“我饿了,用晚膳吧。”

    吃吃喝喝才是慕婳首要考虑的。

    慕婳一边用膳,一边听胖丫说起隔壁邻居的动静。

    “方才好似柳娘子骂三公子呢,这会儿没了动静,也不知三公子是不是又被罚跪了。以前总有柳大郎帮忙求情,最近三公子风头正盛,柳大郎未必肯似以前对待兄弟。”

    慕婳闻言大摇其头,放下筷子缓缓说道:“你小看柳大郎,越是在关键的时候,他越是会表现出兄弟之间的情分。”

    “不过柳家的事同我们无关,用不上我去费心。”

    慕婳很快甩掉脑子中柳三郎的落寞身影,他是不可能会被柳娘子责骂伤到的,仔细回想一遍,慕婳不认为自己看破柳三郎。

    “小姐,小姐,是木夫人。”

    “……”

    慕婳沉默片刻,直接说道:“随便她!”

    她早就想到木夫人会到静园,毕竟木瑾涉案太深,陈四郎奈何不了程澄,还奈何不了木瑾?

    此时就算是程大学士也需要木瑾承担一切的罪责。

    小丫鬟欲言又止,见慕婳实在很坚决,刚要转身离开,听到慕婳的声音:“三小姐在隔壁做客,她养大三小姐,不妨去隔壁求求三小姐。”

    慕婳唇边的笑容异常意味深长。

    胖丫连连点头,“小姐说得太对了,三小姐不是常说自己认识的人多吗?外面又说三小姐极是孝顺,对木夫人和木瑾都很好,哪能眼看着木夫人受苦?进宫去求求太后娘娘,没准就……”

    慕婳端起汤碗慢悠悠喝着羹汤,“横竖别让她进门,我没空。”

    守在静园门口的木夫人听到丫鬟的传话,望着黑漆漆的大门,几乎崩溃,满脸的颓然,隐隐又有几分愤怒。

    自从儿子被抓走后,她整个人都垮掉了,耗费银子去衙门通融,衙门的官差是银钱照拿,不让她见木瑾,仿佛无底洞一般再多的银子都难以满足官差的胃口。

    木家虽是家底殷实,但大部分的银子都得永安侯夫人点头才能动,木夫人能动用的银子大多是这些年的私房钱,儿子没见到,消息没有打听出来,她的私房钱添进去大半,这时候木夫人才发此出大问题了。

    她厚着脸皮去永安侯,永安侯夫人只是在一旁宽慰她,看得出永安侯夫人无心帮木瑾,后来还是丈夫带来回了确切的消息,木瑾摊上大事了,一旦定罪,这辈子再无翻身的可能。

    丈夫直接给了她一记耳光,并且大骂她一顿,说,儿子有今日,都是因为她,好好的女儿不认,还把儿子弄进了监牢。

    木夫人至今记得丈夫凶狠的样子,往日丈夫对她一直很温柔体贴,儿子出事她比谁都难受,偏偏丈夫不仅不安慰自己,还责怪她害了儿子,木夫人听说罪魁祸首是慕婳,怀着满腔的愤怒直奔静园。

    “开门,开门,我是你娘,你不能这么对我!”

    啪啪啪,木夫人用力拍着冰冷且紧逼的大门,声嘶力竭的喊道:

    “慕婳,你没有良心!他是你亲哥哥,你竟然为了个外人,害你亲哥哥仕途尽毁……你……我当初怎么没把你掐死在血盆子里?”

    “为了你,为了救你,我背负一身的罪孽,对不住夫人,对不住三小姐,对不住……他们啊,可你活下来后,一直恨我。”

    “你有什么理由恨我?”

    “你有什么道理害你哥哥?”

    “是永安侯夫人救了你,你代替了三小姐是受了一些苦,可是你不也活下来了吗?你有什么可不满的?”

    “开门,慕婳,你给我开门,把话说清楚了!”

    木夫人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生下慕婳,唯一对慕婳那一点点的情分,也因为木瑾入狱而消弭殆尽。

    她此时恨极慕婳,若是没有生下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不必遭受这一切了?

    至于小丫鬟传话让她去见三小姐,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这幅鬼样子的她如何能去求三小姐?

    木夫人至今还存着让木瑾娶三小姐的念头,只要木瑾出狱,一切又能恢复原样了,她还是受人尊重的木夫人,有才华横溢的儿子,有漂亮贤淑的三小姐,有恩爱体贴的丈夫,一切都是那般美好。

    美好到她以为眼前的一切才是噩梦。

    也许只要慕婳消失,噩梦就可以结束了。

    柳娘子听到外面的动静,问道:“怎么回事?”

    自有仆从把门口的经过告诉柳娘子,“慕小姐没有开门,木夫人一直哭个不停,我是不是给三小姐说一声?”

    柳娘子目色复杂,缓缓摇头道:“我虽然不喜欢她,更不喜欢木夫人,她根本不配做母亲,慕婳毕竟是她亲生女儿,纵然有千百个理由,木夫人也不该怨怼慕婳。当时她还小,懂什么。”

    三小姐站在门口,听到这句话话后,她不敢再踏进门,寻思片刻,悄无声息离开。

    柳娘子望着门口的竹帘发呆,低声道:“明天让人送慕三小姐回京,回永安侯府。”

    一辆马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很快停在静园门口,车厢里跳出一人,身穿湖绸,身材瘦削,眉目儒雅,完全不似中年男子般发福。

    “谁让你来静园的,你是不是不明白我们根本没有理由同慕婳……要求她。”

    木夫人不可置信看着面前的男人,嘴唇蠕动颤抖,很委屈亦很害怕。

    来人正是木夫人的丈夫,木瑾的父亲木齐,本是永安侯府的一个小管事,娶了妻子后,便得了永安侯夫人青睐,外放做了当铺的掌柜。

    他精明能干,很快独当一面,备受永安侯夫人的重视,在永安侯夺爵后,他撑起木家,他经营出一片不小的家业。

    永安侯回京后,他依然认永安侯为主,不敢在侯爷面前放肆,木齐的风评很好,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插手三小姐和慕婳的恩怨。

    “我自然是来阻止你继续犯错,继续伤害慕婳,你不认她,我认。”

    ps从日本归来,剁手剁手,下个月爆更,否则只能吃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