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七章出狱
    送走夏老太太一行人,慕婳笑盈盈望着夏七,夏五两兄弟,“你们要做什么?”

    夏五是典型的话唠,一张口就停不下来,慕婳直接点名:“七少爷先说。”

    夏七盯着慕婳看了半晌,闷闷的说道:“你是怎么打趴下五百勇士的?我知晓你厉害,没想到你已经不是……不是寻常人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他是又惊讶,又敬佩,同时胸口隐隐有几分失落。

    慕婳还是他能配上的女孩子?

    “只要刻苦练习,谁都能做到。”慕婳笑道:“我不比旁人多长一双手,多出一个脑袋,除了力气比别人大一些之外,同一般的女孩子没有区别。”

    “关键看你肯不肯用心了,七少爷,我不是天才,纵然有些天分,仍然需要夜以继日的苦练。”

    所有人看到她的风光,但不知她为此付出多少。

    夏七眸子亮了起来,“我也能做到?”

    慕婳点点头,“你天分不错,自然能做到。”

    “太好了!”夏七狠狠挥了一下拳头,振奋精神,仿佛找到努力的方向。

    最让他高兴是慕小姐没有瞧不起自己,亦没有认为他配不上她。

    慕小姐这样的女孩儿怎会不让人动心?

    不喜欢慕小姐的人才奇怪!

    夏五似看傻小子一样看着七堂弟,心头隐隐有几分自豪,还是他看得明白,慕小姐不是他喜欢的女孩子,不过若是为自己心悦的女孩子奋斗一番,是不是少年时会更精彩?

    夏七就算最后没有娶到慕小姐,也不吃亏,许是还会在他们兄弟之间脱颖而出。

    莫怪祖母从不阻止夏七同慕小姐相处,祖母老谋神算,知道慕小姐就算拒绝夏七,也不会伤害他,反而夏七在追求慕小姐的过程中,褪去稚嫩青涩,骄傲自满,蜕变成优秀的继承人。

    听说孟家老太太看中慕小姐,也是因为慕小姐改变孟少奶奶的性情,同时让风流纨绔的孟公子似变了个人。

    夏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些精明的老太太把慕小姐当作指引孙子的老师。

    “慕婳,快同我说说昨日的经过。”

    杨柳等女孩子直接闯进静园,忽略夏家兄弟,小跑到慕婳跟前,如同听故事的孩子,缠上慕婳:“听到消息,我就跑来了,婳婳一定要详细说一说。”

    围着慕婳的女孩子齐齐点头,她们都穿着打马球的装束,太后娘娘寿宴将近,正该是加紧练习的时候,今日谁打马球,谁是大笨蛋。

    她们更想听故事。

    以往她们也听过优秀女孩子的事,感叹之余,只觉得离着故事中人很遥远,优秀的女孩子高不可攀,她们发现故事中人就在身边时,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想亲近慕婳?

    慕婳的表现,令她们拍案叫绝,哪怕听一听都觉得痛快。

    因差距太大,她们甚至没有一丝对慕婳的嫉妒。

    往日文雅的女孩子突然激动起来很吓人。

    被她们簇拥着,被她们星星眼看着,慕婳微翘嘴角,“其实没什么可说……”

    直接被杨柳拽走了,一群女孩子跟上。

    “怎会没什么可说的?”

    “明明婳婳很厉害。”

    “听说一千个男人都没打过你?”

    “我怎么听说是两千个?”

    “哦,那我可能听错了,应该是两千。”

    “没准是三千呢。”

    慕婳额头冒汗了,打五百已经很吃力,硬抗三千盔甲武士,真当她是铁金刚?

    “没有那么多人,只有区区五百。”慕婳诚恳的说道,“外面传得消息不准,不准啊。”

    “婳婳就是谦虚。”杨柳固执的认为,听到的消息才是准确的。

    况且人越多,证明慕婳越是厉害,传得神乎其神才好呢。

    慕婳就没弄明白,她们不是想听昨日具体的经过,而是想听慕婳最威风的事。

    一连几天,所有宛城都在议论慕婳,静园的仆从去街上采买,总是被好奇的人堵住,纷纷询问慕婳的消息,哪怕得到一点慕婳的消息,足够他们说上许久了。

    当然他们买东西时,商家会多送一些食材,或是直接就不收钱。

    人们纷纷感叹,宛城真是出人才啊,前有陈四郎和柳三郎,最后还有慕婳慕小姐,若天下才气共十斗,宛城占了八斗。

    宛城人走在路上都觉得扬眉吐气,以出身宛城为傲。

    ******

    陈四郎的案子是最先审完的,慕婳提交了足够的证据,三司又集中了天下读书人的目光,主审官不敢耽搁,听明白太后娘娘的暗示,把诬陷陈四郎的案子定性为木瑾怨恨嫉妒陈四郎,说动同窗报复陷害陈四郎。

    陈四郎很快被释放,被太后娘娘召进皇宫,勉励了他一番。

    “当日,程大学士向我赔罪,说,他教徒无方,让我受了委屈。”

    陈四郎坐在静园的客厅上,一边宽茶,一边向慕婳讲述经过,“太后娘娘赏了我百金,皇上一直没有露面,隐隐听到宫中议论,好似皇上不大满意太后娘娘……”

    “你直说就是,我没空同你完你猜我猜的游戏。”

    慕婳认真的擦拭马球杆,明日就是进京打球的日子了,她不能因为一时大意,辜负杨柳她们的期望,何况她看重输赢,胜负心极重,能争第一,绝不要第二!

    “我可是连家都没回,就跑来看你了。”陈四郎不满撇嘴,身上这身衣服还是为见太后娘娘,官府特意给他准备的。

    经历牢狱之灾,陈四郎同慕婳不再客气,“你除了给我一杯茶之外,还做了什么?茶水还是我特意管胖丫要的。”

    慕婳施舍般斜睨了他一眼,霸气外放:“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走!”

    陈四郎:“……”

    愤恨般起身,陈四郎大步向外走,外面有多少人想见他,听他讲述入宫的经过,他非来静园受气……“我真走了。”

    慕婳平淡嗯了一声。

    陈四郎挺住脚步,转身再次坐会慕婳对面,“我这次一定能高中,本着补偿我的心思,考官也不会为难我。”

    “恭喜,恭喜。”慕婳说着恭喜,他却听不出任何的真诚。

    陈四郎深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以后我会投效陛下,不会再让我身上的冤案重现,整肃吏治,还世间一片朗朗乾坤。”

    最重是他绝不会放过程门……放过为难慕婳的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