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六章达成
    “合作愉快!”

    慕婳向刚刚签下文书的夏老夫人伸出左手,明媚的笑容在脸上绽放,格外漂亮灵动。

    “……愉快。”夏老夫人放下水磨石的老花眼镜,目光从文书上移开,额头沁着冷汗,“能同慕小姐合作,是夏氏商行的荣幸。”

    同样站起身,和慕婳主动递过来的手轻轻握了一下。

    触摸的手感肌肤不大好,远不如她娇生惯养的孙女,亦比不上操持庶务的儿媳妇,然不够柔软,不够细腻的手给夏老夫人一股安心的感觉。

    选择慕小姐合作,甚至向慕小姐低头,夏老夫人认为是值得的。

    单是面前的合作文书就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夏老夫人自认不够了解西北局势,没有掌握过大局的人绝对无法考虑这般全面。

    “在老身似慕小姐这般年纪,整日想着花儿,朵儿啊,好一些为将来嫁人帮忙父母管管家里的庶务和仆妇,多还是长辈为主。”

    夏老夫人松开慕婳的手,敬佩的说道:“虽是高看慕小姐一眼,但老身还是低估了慕小姐。”

    慕婳从来就不是个谦虚的人,坦荡一笑:“我宁可如同老夫人整日想着吃什么,喝什么,身边有父母兄长帮衬,可惜……他们各有执念,各有关怀愿意为之牺牲的人,而我不在他们心中。想过得好,只能靠自己了。”

    磨砺自身很疼,亦很艰辛。

    夏五爷等人露出一抹心疼,明知道他们没有资格心疼面前的女孩子,心头还是泛起酸涩来。

    眼见气氛有点感伤,慕婳话锋一转,“我以为夏老夫人不会同我合作下去了,京城书院的消息莫非老夫人还没听到?”

    夏五爷呵呵笑着。

    夏七等少年双眸晶晶亮,看慕婳简直就是深入骨髓的崇拜。

    以夏家在京城的人脉,昨日在京城书院闹出那么大动静,夏家主子不可能全然无知,今日一大早,天色刚亮,慕婳还没练完拳,夏老夫人领着夏家人主动登门,言辞恳切商谈合作事宜,甚至把合作的条件再让了一分。

    慕婳吃惊不小,但送上门的好处,不要白不要,她就是如此好利的人。

    当然按照原先的打算,不会让夏家吃亏,共赢才是一切合作的基础。

    “哈哈,哈哈哈。”夏老夫人笑声朗朗,中气十足,头上的钗环乱颤,红润的脸庞精神焕发,整个人好似年轻上几岁,“我自是听到慕小姐大展雄风的事了,得知消息后,我除了佩服慕小姐外,只想着尽快同慕小姐合作,早早登上慕小姐的船,否则等慕小姐扬帆起航,夏家再也没机会了。”

    慕婳淡淡的说道:“我孤身一人,仇家比亲人多,除了二哥之外,亲人比仇敌更狠,就算有船,不过是一叶小舟,风浪大一点都会翻船。”

    “慕小姐何必调戏老婆子?”夏老夫人指了指自己的双眸,“老婆子别的不敢说,看人一向很准,当年夏氏商行只是个小作坊,在京城排不上号,我初掌家务,便做出向西行商的主意,而后更是搭上了沐国公的关系,这才有夏家商行的今日。”

    “您就不怕临老看错了?”

    “不怕!”

    夏老夫人眸色郑重不少,“就冲慕小姐敢作敢为,为战死英魂挣得夫婿,危难关头不计前嫌帮助陈四郎伸冤,夏家同慕小姐合作,放心!”

    慕婳对夏老夫人暗暗佩服,不愧是夏家实际的掌舵者,有气魄,有底线,亦有几分侠肝义胆的感觉,皇上在诸多商行选中夏家,的确很有眼光。

    只知追利,没有担当,不懂得付出的商贾永远成为不了大商贾,永远无法提升自己的地位。

    慕婳唇角微扬,“我可是得罪了太后娘娘,夏老夫人就不怕女儿因此被太后娘娘问责?”

    指尖轻轻划过茶杯的纹路,慕婳玩味般斜睨夏老夫人一眼,“我不认为您是个不顾女儿死活的母亲,纵然夏妃娘娘的选择令您失望,皇上始终是个孝子,我也不瞒夏老夫人,皇上还是偏重稳定。”

    “这倒是实话,慕小姐坦诚相告,证明我没选错人。”

    夏老夫人叹息道:“皇上是个孝子,但也是明君,同样太后娘娘辅政多年,亦不是胡搅蛮缠看不清局势的老太太,哪怕她有几分偏心,但辅政的气魄不曾失去,慕小姐就不必在试探老婆子了。若是夏妃娘娘因此失宠,那也是她的命该如此,我是痛心,心疼她,可不能为她一个,就让夏家上下失去最好的机会。”

    她的选择没有任何毛病,许是对夏妃娘娘狠心了一点。

    然而慕婳明白,夏老夫人也明白,夏妃在后宫没有任何危险,没准还因此消弭了皇上对夏妃的恶感,重获帝宠。

    慕婳从来就没有把太后娘娘当做一个糊涂的老太太。

    “同夏老夫人合作,我同样放心。”

    慕婳不再继续试探下去,说道:“而我的要求很简单,还是当初说定的那个——让珍宝阁木家一无所有,木家的生意全部归夏老夫人,您所得的银子也不必分润给我。”

    击垮珍宝阁木家,夏家自然会占据珍宝阁一些份额,同样夏家会有所损失,当然若是能让木家破产,以夏家的实力和精明,总会付出比收获少,没准夏家还会赚上一笔。

    “木瑾涉及陈四郎的冤案,我已经把他送去衙门了,这桩官司由三司会审,还有东厂在旁向太娘娘禀告,为洗脱书院的罪责,木瑾都不可能轻易放出来,就算木家动用所有的人脉和银子,他们也涝不出木瑾。”

    慕婳简单明了交代了几句,夏老夫人对昨日的事体会更深,做慕小姐的敌人,真是没有活路,可做慕小姐的同伴,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完全不必担心背叛。

    “木瑾是木家独子,是他们夫妻的命根子,他们现在所有心思都在木瑾身上,没心思再操持珍宝阁。”

    夏老夫人心领神会般点头,经商这些年,心不够狠,是不行的,吞并算计的事也做过不少,这一次她要亲自布局,做个漂亮……让慕小姐对夏家更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