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五章手段
    正同柳二郎在书房谈论诗词的三小姐听到动静,问道:“牵扯上四妹妹?三公子一直同四妹妹一处?”

    她面带几分羞怯,提着帕子,泪水盈盈,“我该向柳夫人道歉的,是我没能看住四妹妹,让她惹祸连累三公子,害得三公子和柳夫人母子失和,全是我的错……”

    柳二郎温柔般安慰道:“同你没有关系,我娘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分辨得出你是个好的,她断然不会因不喜慕婳,而责怪你,你别太伤心了。”

    “可我听着三公子为四妹妹得罪程大学士,惹上程门这样的庞然大物。”

    三小姐心头暗喜,柳三郎忽视自己,欣赏慕婳那个死丫头,这会儿闯祸了吧,面露几分关切之意:“你们不在京城,怕是不清楚程大学士在士林和学子们的声望有多高,太后娘娘明显维护程大学士,再加上他们程家几代经营下的人脉故旧,这样的势力轻易能抗衡的。”

    “就算二公子是魏王殿下的骨血,一日不能认祖归宗,一日无法借助魏王府的权势。”

    “我担心二公子举业因此守阻,又怕魏王妃借此机会让柳夫人难堪,毕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本来柳夫人胜算很大,偏偏闹出这样的事,宗室子弟也会因言行不孝,狂妄无知被宗谱除名。”

    柳二郎听闻目光一滞,恼怒道:“我不曾想过去做宗室子弟,更没想过认祖归宗!魏王同我有何关系?我也不会似三郎一般,去讨好皇上,我自幼勤学苦读,没有他们关照,不靠魏王,一样可以出人头地。”

    三小姐嘤嘤婴低泣,泪珠滚落,哭起来也是很美,很惹人怜爱。

    柳二郎心头不忍,声音放柔安慰道:“我不是冲你发脾气,媛儿,我是……是受够了外人的阿谀奉承,好似我只能靠魏王,不是魏王的儿子,我便什么都不是了。”

    “我知道二公子是有本事的人,可血脉亲情难以割舍,二公子没有办法否认生身父母,外人是羡慕居多,二公子不必过于介怀。二公子做出一番成绩,做得高官,受皇上重用,他们就该说魏王殿下是二公子的父亲了。”

    三小姐含泪浅笑,“我听母亲说过,头十年看父待子,后十年看子敬父。现在他们说二公子是魏王的儿子,十年后,二十年后,他们肯定明白二公子的倾世之才。”

    “二公子莫非没有信心让魏王和那群人刮目相看?”

    “媛儿不必激我。”柳二郎眸子闪烁着光芒,“我自然有信心,即便三弟得罪了程大学士,我也不怕科举无法高中。”

    三小姐水眸盛着敬佩,宛若柳二郎是世上最好的人似的,令柳二郎心头澎湃,看向三小姐的目光也再不掩饰爱慕。

    “二公子还是先去劝劝柳夫人吧,我身份尴尬,就不去了。”

    三小姐仿佛被柳二郎炙热的目光烫到了,微垂下粉面,脖颈完出好看的弧度,随意寻了一卷书,翻看起来,大部分还是再发呆。

    柳二郎扯了扯嘴角,“我先去看看。”走出房门口时,轻声说道:“媛儿的书拿倒了。”

    三小姐发出尴尬的低吟,柳二郎笑容灿烂,脚步越发轻快了。

    等到柳二郎身影完全消失,三小姐脸上的羞涩随之褪得一干二净,水盈盈眸子浮现一抹精光,嘴角嘲讽般勾起,她还不知书拿倒了?

    “三妹妹,我们还要在柳宅住多久?”二小姐慕姒捧着茶盏进门,“柳夫人不是好相与的,柳宅时常有人入出,着实不方便,既然四妹妹已经回到静园,我们还是去静园……”

    “二姐只要听我吩咐,其余事,二姐不必操心。”

    三小姐淡淡的回道,不是拉着已经嫁人的二姐,她也不敢在柳宅住着,“不替柳娘子解开心结,我怎好离开呢。”

    二小姐张了张嘴,无力般坐下来,三妹妹是看上柳二郎了,魏王的儿子的确是佳婿人选,可是这般没名没分的朝夕相处,旁人不会看轻了她们姐妹?

    以后永安侯府的小姐怕是说亲都不好说了。

    三妹妹只要她能嫁给柳二郎,并没有考虑过下面的妹妹们前途。

    *****

    柳大郎,柳二郎齐齐劝阻,柳娘子的教子鞭才没落在柳三郎身上,“你……你给我回屋去好好反省,柳澈,你别以为你长大了,有本事了,我就管不了你,你别忘了是谁为你延请名医,供你读书,你们兄弟几个,只有你最费银子,也最不让我省心!”

    “养你一个人的花费,养你两个兄弟都够了。”

    “我真是命苦啊,遇人不淑,又生了个不懂事,花费银子的儿子。”

    柳娘子一声一声的抱怨,柳三郎从地上站身,身影孤单,离开兄弟和母亲。

    这些话,他听了不少,也不会觉得心痛,或是渴望娘亲的疼爱,对不喜欢他的人,他亦不会再亲近。

    今日他希望隔壁的慕婳没有听到这些。

    怎么可能没有听到?

    慕婳又不是聋子,娘亲的声音又是那么的洪亮,她会不会同情他?

    “公子爷。”

    书童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柳三郎宛若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在宣纸上挥毫练字,直到写完最后一笔,他缓缓放下毛笔,书童赶忙递上了洁白的帕子。

    一块在整个柳宅也找不出的上等丝绸帕子。

    从柳三郎十岁后,他就不曾让柳娘子花一文钱了,吃穿用度全靠他自己,柳娘子愣是没有察觉,还以为她一直供养三儿子。

    柳三郎淡淡的问道:“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是,主子。”书童换了称呼,恭敬般垂手,“只说是太后娘娘庇护程澄,压制皇上……”

    “嗯。”

    柳三郎微微点头,缓缓闭上眼眸,宛若熟睡了一般,夕阳斜**来,令他脸庞多了一层柔和,冲淡他眉间凝聚着薄凉。

    “他们一个个都不想动荡折损学子精英,这次就顺了伯父和她的心意。”

    他的声音很淡,几乎低不可闻。

    书童躬身领命,悄无声息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