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四章责骂
    只要慕婳回到静园,三小姐定然不敢去敲静园的门。

    先不说三小姐想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就是三小姐的性情那也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慕婳的霸道彪悍留给她太深的印象,没有完全把握之前,她断然不会再同慕婳当面冲突。

    她的腿上看似严重,其实只是皮外伤罢了,大夫来看过后,说是不严重,伤点外伤药就行,三小姐本是乘势告辞,然柳二郎非让她暂住,三小姐勉为其难住在柳宅客房。

    摆设布置不够奢华,饭菜也多是寻常的样式,锦衣玉食长大的三小姐有点适应不了,木家给她最好的一切享受,回到侯府后,永安侯夫人着重培养她尊贵气息,任何富贵于三小姐而言都是寻常。

    柳娘子虽有些积蓄田产,但要养大四个儿子,还要供他们读书习字,柳家其实也只是小富之家。

    住进柳宅后,不过几日功夫,三小姐就消瘦了不少,下巴尖尖的,平添一抹我见犹怜。

    不过她并非没有收获,柳娘子看到娇滴滴的她,并不怎么喜欢,然而柳二郎却是她裙下之臣,对三小姐越发迷恋。

    操持柳宅成熟稳重的柳大郎对三小姐亦很客气,颇为另眼相看。

    三小姐同柳二郎谈论诗词歌赋,同柳大郎谈论一些田产的经营,显示出多面的才华。

    柳大郎私下同柳娘子说,不愧是商贾木家养出的女孩子,算账精明,寻常人根本骗不过她。

    柳娘子心说,三小姐还算有点用,不是富贵人家养大的无知少女。

    别人许是看不上三小姐偶尔在经营上的精明,柳娘子尝尽辛苦,自然同勋贵人家的命妇不一样,在危难时刻,唯有自己精明,才能活下来。

    不是靠着恩人和那人留给她的银子,她就算逃过魏王妃的追杀,也会被生活给拖垮了。

    哪有今日?

    柳娘子让柳大郎把心思用在京城上,也顾不上担心柳三郎闹出的动静,她有三个儿子在手,还怕魏王妃不过来向她磕头认错!

    她心头堵着一口气,发誓要当日受到的侮辱。

    魏王送来再多的东西都难以消她心头之恨。

    天色渐晚,柳三郎领着随身侍奉笔墨的书童回到宛城,他眉头紧皱,似有烦心事,冠玉般的脸庞儒雅不再,显得极是倦怠。

    “三郎?是三郎回来了!”

    “大哥。”

    柳三郎眼见欣喜的柳大郎,勉强挤出一抹笑容,不亲不淡,一如往日。

    相反柳大郎却是很高兴,亲近般挽住柳三郎的胳膊,“听说你受伤了?身子骨可还好?你这去京城,我和娘都很担心你,娘亲的脾气倔强刚硬,不让我去京城寻你。”

    噼里啪啦柳大郎嗓音洪亮,说个不停,柳三郎安静的听着,偶尔露出感激之色,眼见他说个没玩,连忙道:“让大哥惦记了,小弟只是被刺客吓了一跳,并无大碍,最近几日帮着朋友处理一些琐事,去了一趟京城书院,这才回来迟了。”

    “我先去给娘亲请安,再同大哥说话。”

    柳三郎轻轻挣开兄长的热情,不紧不慢向柳娘子住的正房走去。

    柳大郎对兄弟的寡淡不以为意,三郎就是这样的性子,永远不慌不忙,永远的淡漠,他就没见三郎情绪外露过,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又好似什么都难不倒他。

    柳三郎对兄长恭敬,对兄弟仁爱,对柳娘子孝顺,然柳大郎总觉得三弟不好亲近。

    “咦,三郎去了京城书院?”

    柳大郎追上三弟,有些几分羡慕的说道:“可曾见到程大学士?三郎肯定聆听程大学士的教诲了吧,这对三郎的举业甚有好处。”

    “消息迟早会传开,我也给大哥和二哥提个醒。”柳三郎知道瞒不住,也不想瞒着,向正房走时,讲起去京城书院的经过。

    柳大郎都听傻了,面色变了又变,“三郎你竟然……竟然得罪狠了程大学士,真是糊涂啊。”

    三郎此举固然扬名了,以后科举上肯定要蹉跎艰难。

    “你再说一遍?”

    柳娘子听到门口有动静,心急三郎安危,更挂心京城的诸多消息,毕竟她困在宛城,京城魏王府的动向,宫里的消息,她一无所知,只能听市井上的流言。

    她在屋中坐不住,主动站在门口,正好听到柳三郎讲到他是如何指责程澄,如何协助慕婳替陈四郎翻案……只是简单几句话,柳娘子却是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鸡皮疙瘩布满全身,挑开竹帘出门,冲着三子指责道:

    “我早就说过慕婳是个惹祸精,你偏偏同她凑在一起,你是不是不长记性?忘记她是怎么踹断你的腿的?”

    柳娘子叉腰高声叫骂,滚滚的骂声直接传进隔壁的院落,慕婳正大快朵颐吃吃喝喝,听到隔壁的动静后,差一点喷出米饭,纳闷嘟囔,“柳娘子这脾气是怎么养出柳三郎的?”

    他们母子没有一点相似之处,莫非柳三郎如同传闻那般像足魏王殿下?

    胖丫心低声抱怨,“柳娘子不分好坏,小姐也没求着柳三公子帮忙,她怎能把一切的过错都推给小姐?”

    慕婳继续夹着饭菜,对那边的动静充耳不闻。

    不过片刻,柳娘子的声音都停下来了,慕婳手腕轻轻一颤,看来是柳三郎阻止柳娘子。

    皇上竟然放他离开京城?

    在狠狠得罪程澄之后,皇上不是该看牢柳三郎?

    当时皇上向她那一礼,慕婳微眯起眸子,皇上指定不会不管柳三郎,那是柳三郎主动离开京城要做些安排……算了,算了,柳三郎深不可测,他的事情,还轮不到她来操心。

    还是指点宛城闺秀们打好马球吧。

    “母亲,京城书院所做全是儿子的主意,您要责骂尽管责骂儿子。”

    柳三郎直挺挺跪在柳娘子面前,沉声道:“道义所向,儿子必须出言问责程大学士。”

    “……你冒失的乱说一通,不仅得罪程大学士,还让太后娘娘……”

    柳娘子喉咙干涩,宛若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或是人,“你不仅耽搁你的前程,还连累你的兄长举业,让我……十几年的苦楚白白受了,你……真是我养得好儿子啊。”

    柳三郎垂下眼睑,一声不吭,亦不曾辩解一句。